雪乡游记
初二 记叙文 8384字 1149人浏览 15667wyb123

雪乡游记

我是伴着冰雪长大的,对冰雪总有一种解不开的情结。在知道雪乡这个名字之后,就一直想去看看皑皑白雪压在低低的小木屋上是什么样子。于是,在这个冬天,我终于忍不住了,去看雪,看纯白色的雪。二月六日我和单位一位同事跟随“哈尔滨户外休闲网”组织的雪乡两日游,从哈尔滨出发经过六小时的颠簸,在下午一点钟我们终于来到了慕名已久的雪乡。

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一壶老酒”是一名老驴,对雪乡十分熟悉,他首先把我们三十人安排在家庭旅店,然后大家分帮结伙的走进了雪乡。雪乡散落在一个山坡上,百十户人家,大街小巷游客人来人往。我和我的同事漫步在雪乡街道中,仿佛闯到一个雪的童话世界。雪乡的雪真美,它美得奇特,美得让人不敢相

信,真像童话故事和画片中所描述的那样:厚厚的白雪覆盖的小村子起伏连绵,涌起像蘑菇一样的座座小房子,在房顶和拌子垛上卷起一层层雪檐;“她们就像刚长出来的一株株矮矮胖胖的“雪蘑菇”,慵懒而立。老房子外面的小院,都是用木栅栏围起来的,线条简洁而不规范,如同炭笔画,漫不经心的勾勒。当栅栏的木枝披上银色外衣之后,则酷似一根根即将融化的奶油冰棍,和中间的“蛋糕”相应成趣。”房顶、大地、山上隆起的雪堆和线条柔润如棉絮,洁白像陶塑银雕,在阳光映照下变幻万千,韵味无穷;家家户户贴满五颜六色的挂线春联,挂起串串红灯,把那素雅的银装世界装点映衬得更加美丽生动。我们频繁地按动着相机的快门留下这美好的景色。

在苏州,能看见雪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可雪乡的雪还是令我吃惊得有些恍惚。在踏及雪乡的一刹那,我竟然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还真的置身于尘世之中。

也许一切的美丽都是在艰辛忍耐后才能获得。去雪乡,我从哈尔滨出发,颠簸了五个小时的车程,穿越了苍莽延绵的林海雪原,才来到这淹没在山坳中、若隐若现的雪乡。

雪乡位于黑龙江省海林市长汀镇,从长汀往南走还有100多公里,藏在张广才岭深处,她其实是一个叫双峰的林场。之所以称其为中国雪乡,是因为这个隐在深山老林中,不足百家的小村落一年中有七个月为白雪覆盖,最深处积雪可达二米左右。

在冰天雪地中体验新奇,总让人思绪飘飞。这个美丽的冰雪世界,是怎样造就的呢?导游告诉我,每年十月,山外尚值金秋,这里就飘起了鹅毛大雪,并且一直能飘到来年四月。我问她这是为什么?她说,双峰是个小盆地,周围都是山林,这地方藏风聚气,它处在贝加尔湖南下的冷空气与日本海暖湿气流的交汇带上,由于地势高寒,水气便凝成降雪,倾泻在这个小盆地上,把它变成个“雪盆”。

雪乡之所以令我吃惊,是雪乡的雪,它美得奇特,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那皑皑白雪在风力的作用下,层层叠絮,随物赋形,千姿百态。最独到的景致,莫过于雪堆成的屋檐。每家房屋上都有一个不断向外延伸而不落的雪屋檐,低低悬垂,有的竟从房檐直垂到地上,就像一张洁白的大棉被完全盖在上面,严严实实地把木屋包成了雪屋,只是剪了一个口,把门和窗子露在外面。小院都是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在阳光照射下,雪地上形成了一排排琴键一样的光影,黑白分明,线条简洁。乡村的小路都是经过挖掘的,两侧堆砌着齐腰高的雪墙,很窄,弯弯曲曲的延伸,却又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地通向家家户户。这份独特,不动声色地夺走了人们的视线,掳走了人们的心。

雪乡的美离不开四周的山。大凡来过雪乡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在山前驻足。导游说,正是这山,让雪乡走出老林。有一个摄影家,“咔嚓”把它摄入镜头,拿着照片去参加国际影展,结果得了奖。从此,这座山与山下的雪乡就走出深山老林了。仔细打量,远远地,青山早已披上圣洁的雪装,似银铸的屏风,伫立于广阔的蓝天之下;近处,厚厚的雪象棉被一样从山坡沿伸到屋顶,柴堆,大地,雪白雪白的,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我想,面对这秀美奇山,画家们是难以落笔的,因为它美得有些失真;作家们也只嫩能望而兴叹,觉得穷极所有也难以描绘它的神韵。这山,不用泼墨点染,也不用刻意着色,她的原貌便是画中的经典。 我一天都在雪乡倘徉。

早上七点,天已开始亮了。山上挂满雪的松树映衬着美丽晨曦,山间的丛林里也撒上了一片片淡粉色的彩妆。村东头伐木工人的民房,盖满积雪的小木屋纵横错落,被霞光笼罩着,仿佛大自然的聚光灯。踏着没过脚髁的积雪,房顶及屋檐下的积雪在晨光照射下发出一种神秘的淡粉色。屋前屋后的木栅栏在淡粉色的雪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一缕缕的炊烟在这童话般的世界里更是耀眼夺目。中午,路上人渐渐多起来,狗追逐嬉戏,穿狗皮长袍的东北汉子驾着马拉扒犁当街而过,狗拉着的雪橇,儿童蹬上的滑雪板,村中偶尔传来的几声犬吠,令人觉得置身天上的街市。走过村里惟一的一条小河,看着小河边的人们破冰取水,感到冬天在这里变得丰富而有温情。

北方的冬天黑得早,才4点左右暮色就降临了。看着屋顶白雪上的袅袅炊烟,忽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微风过处,卷起的雪雾像一层白纱将整个雪乡罩住。而房檐上那不经意挂上去的红灯笼,使雪乡变得更加宁静。远远望去,木屋门窗上的大红福字、小木屋透出橘红色的灯光,更有那盏盏红灯笼,放射着格外耀眼的色彩,把雪乡装扮起来,令人沉醉。踩在冰上发出的“咯吱咯吱”声,伴着远处不时传来的一两声犬吠声,我拍掉身上、脚上的雪走入热烘烘的小屋,恍如风雪夜归人,幸福无比。

小居的主人已经准备好晚饭,站在门口的红灯笼下迎接。四菜一汤,小鸡炖蘑菇、山笋煮林蛙、厥菜炒肉片、黑木耳拌大白菜,鸡蛋汤。东北大米清香甜糯,盘腿坐在烧得热热的土炕上,低矮棚屋,粗茶淡饭,忽然感受到雪乡人隐约闪露着一份淡然和从容。

晚饭后,在雪乡的一片空地上,主人为来客点起篝火,燃起烟花,华丽的烟花在空寂的夜空中缓缓盛开、滑落,辉映着木屋上的红灯笼。繁星满天,如水的月光在雪地上照出人影。山里人和山外客感情的交流与融合,使雪乡平添了许多灵气,这灵气足以驱赶夜空里那刺骨的严寒。

晚上的雪乡,气温降的很厉害。放完鞭炮,回到家中,脱下棉鞋,才发现进到鞋的积雪融化后结成了一串串的小冰球,挂在毛裤和袜子上没有察觉。睡上大火炕,选了东北人家里地位最低的人睡的炕尾,不算太热,温暖舒服。雪乡人家的火灶,烟道直通墙和炕,做饭时,墙和炕就都被烧热了。

躺在火炕上,就有了与雪乡人充分“唠磕”的机会。这儿虽然獐子、狍子满山跑,在这里生活是艰难的。双峰林场的居民收入主要靠木材,那些闯关东的人们,被大兴安岭无尽的宝藏吸引着,扛着油锯义无反顾地走进这冰天雪地的老林子,如今树砍光了,经济来源也随着减少,出门打工吧,舍不得雪乡。

房东是个直爽的东北汉子,他感谢上世纪80年代那几个闯进雪乡的摄影师,他们是双峰振兴的功臣。当时他们拍掉了身上所有的胶卷,意犹未尽地离开这里。次年,他们再进双峰,身后大批的摄影发烧友一拥而至。随着一幅幅让人痴迷的雪乡图景在媒体上发表,双峰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来这里旅游的人数开始成倍增长。每年冬季,有近万人来到这个偏远的小山村。游客可以住招待所,也可以住职工家,一天花几十元钱,便可以尽情欣赏美好的雪景,亲身体验迷人的雪趣,享受贴饼子、煲狗肉和热炕头了。而近期也传来了一个好消息,海林林业局已宣布双峰林场正式停止采伐,这对雪乡森林生态的保护无疑是一个福音。房东说,现在雪乡人日子殷实着呢。一到冬天,每个小院儿里都堆着一座小雪山,那是铲

雪开道时堆下来的。林场人家没有什么家用电器,大雪堆就是天然的“冰箱”,有什么食物需要储藏,往雪堆里一扔就行了。

夜深了,我躺在暖暖的火炕上。“一场厚天大雪,覆盖所有出走的欲望”,房东的话让我难以入眠。在人气噪动的今天,雪乡人以一种难以附庸和雕琢的品格看自己,看别人,也看这个世界,这无疑是一种天赐。随着岁月的更迭,雪乡正穿透历史的尘埃,穿过时空的交错,与外面的世界扑面相遇。当越来越多厌倦了纷繁与嘈杂的都市人来到雪乡,与雪乡相遇,在休闲中领略这份似真似梦的朦胧与缥渺时,我们能体会到雪乡真正的冬天吗?

雪乡的街道上,马拉爬犁、狗拉雪橇、雪地摩托、卡丁车满街招摇,挑逗着游客们温热的情趣;家家户户像过年一样挂着红灯笼,灯笼上赫然写着“好日子”三个金晃晃的大字,玉米棒子在木榼愣的房檐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木栅栏、柴火垛、酱缸、木梯子等院子里的家什都盖了一层白色的棉被。

最繁华的街道就是那商品一条街,每一个商铺门前都挂着两串红灯笼,象征着生意兴旺红红火火,糖葫芦串插在稻草扎成的柱子上,木栏杆上搭着野鸡、野兔等野味,铺子里典型的雪乡商品就是那些毛皮的货物,各式的帽子和整只的狐狸围脖以及一些毛皮的披肩衣物挂满商铺的墙壁,鹿茸、鹿角、五味子、刺五加、人参,木耳、银耳等山货琳琅满目地铺开在游客的眼前,充分地诱惑着游客口袋里的银子想去献身。

下午四点钟“一壶老酒”组织我们去打雪圈。我们来到一个山坡,游客们有的是单个坐在雪圈上,有的是几个人坐在雪圈上又互相抱着大腿连接在一起,从山坡的雪道上以每小时近

七、八十公里的速度风驰电掣而下。雪圈一会腾空踮起,一会顺着弯道偏立而下,一会闯到了两面的雪道上,人坐在雪圈上前后转动,雪圈上的游客发出一阵阵惊叫声。我看到了这个惊险场面,担心颠犯了腰病,放弃了打雪圈的念头。为了不虚此行,我的同事动员我先试着从半山坡往下滑,我刚刚坐稳雪圈,从山顶飞驰而下的一排雪圈将我闯得腾空而起,转了几个圈后,我随着这排

雪圈一直冲到了山坡下面。经过这场有惊无险风险的考验,我的胆子大了起来,也跟着大家拉着雪圈,一步一步爬到山顶,五、六个人连成排,一趟趟的打起了雪圈。我们好像回到了童年,驴友站在雪道两面有的用手,有的用纸盒,甚至有的用铁锹将洁白的雪扬向雪圈上的驴友,坐在雪圈上驴友惊叫着、呼喊着、还击着。

晚饭后我们和“物我两忘”夫妻一起走进雪乡的夜晚,雪乡的夜晚更是别有一番景致,淳朴的雪乡人在自家挂起大红灯笼,一盏盏的红灯笼在月光的映射及白雪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通红透亮。洁

白如玉的白雪在大红灯笼的照耀下,宛如天上的朵朵白云飘落人间,幻化无穷。

仰望苍穹,绚丽的烟花在夜空中交相辉映,犹如一盏盏明灯,一条条长龙。它们又像流星一样划过漆黑的夜空,时而像菊花;时而像柳条,他们被自己的烟花所包围,在夜幕下,如同给自己

增添了一道五颜六色的光环,显得分外夺目,煞是好看。我的相机由于两块电池都没有充满电,加之寒冷都天气,相机已经打不开来。幸亏“物我两忘”老弟的相机和高超的摄影技术,给我们留下来一张张美好都画面。

我们住的家庭旅店还是比较简陋的,三个住屋都是正宗的东北火炕,室内取暖用的是火墙子,烧的是木柈子。虽然窗户上都钉上了塑料布,一股股寒风从窗缝钻进来。我们坐在火炕上还真是“炕烙下身暖,风吹上身寒”。我担心半夜火炕不热,我组织了几个人到外面“偷”了一些木柈子藏在住屋里,睡觉前塞

满了灶坑。万万没有想到,炕烧得太热来,我真的成了烙锅饼,

翻过来覆过去的,再加上咬牙声、呼噜声我几乎一夜没有睡觉。

第二天我们五点半起床,早餐后“一壶老酒”带领我们穿越雪谷。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攀爬,我们来到了海拔1200米高的山顶,这才发现什么是林海雪原,羊草山的山顶竟然有这么大一片雪的平原,把北国风光那“山舞银蛇、惟余莽莽”体现的淋漓尽致,我们的鲜艳服装,也映衬了那句“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

渐渐地,我们来到了仙境!我们看到了雾凇!我们看到了雪淞!太美了!如果说雾淞让人感到的是灿烂与妩媚,那么雪淞表达的就是壮丽与浩荡;如果说雾淞是那种与世无争的清纯,那么雪淞就是就是豪情万丈的气慨,如果说雾淞给人的是惊叹,那么雪淞绝对是一种深深的震撼!

接下来的雪淞更甚!雪更大,更纯、更白,我们像梦游一般,一步一回头,林间的岩石、断树和枝杈,在厚厚的积雪覆盖下呈现出千姿百态,形态各异的景象,有的似猕猴仙桃,也有的像敦煌飞天,还有似狗熊憨坐,好似奔马、卧兔、神龟、巨蘑„„林林总总任你遐思奇想,真是到了童话般的世界!感谢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样美轮美奂的奇幻美景中,我们忘却了疲劳,在厚厚的白雪里尽情的嬉闹,不时的传来人倒在雪里的声响,随后就是一阵开心的笑声。在这仙境中穿越。简直不敢想象,怎么会有

这样的一个仙境!我望着这一片神仙地界,感慨无比地说:人的一辈子应该到这里走一趟!

走着走着天空中飘起了小雪,雪花飘飞着,跳跃着,娉娉婷婷,婀娜多姿,轻盈地自天而降,不择去处,不避寂寞,使纷繁复杂没了踪影,斑驳陆离失去了光彩,大千世界变成了一视同仁的雪白,雪白得凄清,雪乡中的雪单一中孕含着丰富,凄清中有大快乐、大境界。

从羊草山开始就是下坡的山路,从海拔1200米一直下到海拔200米。我们只能走已经踩过的一条小路,小路两面的雪很深,一般的地方雪深过膝,有的地方一米多深。小路坡度很大,再加上下起了下雪,路很难走。有时我们是双脚在雪地上趟雪滑行;有时是往坡下俯冲,然后双手拽住树枝或者用双臂抱住树干;坡度太陡的地方我们干脆坐在雪地上,打起了雪滑梯,从高坡上飞驰而下,一直滑行到坡底。

在前进的路边有一棵大树,树干上堆积着厚厚的白雪,树干的底部有一个上窄下宽的树洞,里面有半米见方。”一壶老酒“告诉我们这是过去黑瞎子(黑熊)冬天用来蹲仓子(冬眠)的

地方,这里成为旅游线路后,黑瞎子吓跑了,所以只剩下一个空空的树洞。我们索性钻进树洞里做一回蹲仓子的黑瞎子。

经过5个小时的穿越,在下午12点钟我们来到了东升林场。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离去的时间又到了,我们依依不舍的告别了美丽的雪乡。我出生黑龙江,这是一个冰雪的世界,每年都会下雪,我从不曾觉得它有什么不同。今天我对雪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赞美她。因为我去了雪乡,更近距离地品雪,读雪,感受雪。只有亲身经历才会明白

它的魅力。我喜欢雪,不仅仅那一片洁白与洒脱,不仅仅那一份飘逸与无我,我喜欢雪的善解人意,更有浓浓的温情在心里。

在雪乡太阳升起得很迟,快8点了,整个雪乡仍处于睡眼朦胧之中;9点时,才被染上一层金黄色。 休息了一阵,带上队员去羊草山。乍到屋外,千里雪封的美丽。远处,青山早已披上圣洁的雪装,似银铸的屏风,伫立于广阔的蓝天之下;近处,厚厚的雪像棉被一样盖在屋顶,柴堆,大地上,雪白雪白的,在阳光下,晶莹剔透。门前的木栅栏在阳光的照射下,把影子拉得长长的,袅袅炊烟,环绕着小山庄, 渐渐地从睡梦中苏醒过来。雪乡,一个冰清玉洁的童话世界,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这里,没有城市污浊的空气,纵横交错的街道,嘈杂的噪音,更没有每天要处理的烦人的事务;有的只是暖暖的阳光、湛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无边的白雪、古朴的木屋……一切都那么简单,那么远离尘世的喧嚣,都是那样的纯洁、宁静、祥和,令人流连忘返。

大家信步走在雪乡的小径上,踏着那松软的积雪,沐浴着和煦的阳光,心里一阵舒畅。曾被告诫,在雪乡,一定要沿着别人走过的路,离开正道,齐腰深的雪会让你很尴尬的。几个队员就吃过亏,为了拍张照片,冒险踏上道边的一个大雪堆,结果,在雪堆里爬出来费了好大劲。雪块掉进了鞋里、手套里,袜子,雪化成水,经风一吹,一阵阵凉爽。真个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哈哈

据说,雪乡的狗很凶,其实并不总是这样,在那里,狗拉的雪橇是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如果没有它们,想在雪乡旅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狗狗很温柔,大家抚摩后,仍然露出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你。

一路上走走停停,雪乡的景是何等的美,以至于大家一口气拍完了所带的能量,似乎仍觉不够。无奈,想想出来也已有几个时辰,只得打道回府。吃了一顿比较满意的晚餐,已经到了晚上,皎洁的月光下,四周万籁寂静,小木屋透出橘红色的灯光,脚踩在冰雪上发出的“喀嗤喀嗤”的响声,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声犬吠声,更为这小小的山庄笼罩上了一层神秘感。

晚上大家AA 篝火,烟花,欢声笑语,配合音乐跳舞嬉戏,不亦乐乎。

雪乡其实不是一个正式的称呼,它的大名叫双峰林场,这是海林林业局下属的一个林场,位于黑龙江省海林市长汀镇秃顶子山西南侧,距长汀镇102公里。这里是西伯利亚寒流和日本暖流交汇的地方,受山区小气候影响,每年秋冬开始,风雪涌山,积雪深达2米,雪期也长达7个月,号称全国降雪量最大的地区。到了这里,你会体

会到真正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里居民很少,只有几十户人家,主要是以前的林业工人及家属,但这里却有典型东北民居,是东北冬季观雪景之佳处。

游记中说,雪乡的狗很凶,其实并不总是这样,在那里,狗拉的雪橇是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如果没有它们,想在雪乡旅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浪漫飘雪冬天的雪乡,大多时间太阳是斜照的,正是摄影的好时机,休息了一阵,决定带上相机出去逛逛。乍到屋外,我完全被眼前这千里雪封的美丽景色所迷住了。远处,青山早已披上圣洁的雪装,似银铸的屏风,伫立于广阔的蓝天之下;近处,厚厚的雪像棉被一样盖在屋顶,柴堆,大地上,雪白雪白的,在阳光下,晶莹剔透。门前的木栅栏在阳光的照射下,把影子拉得长长的,袅袅炊烟,环绕着小山庄,不远处,几个孩童在堆雪人,滑雪橇,构成一个恬静、平和、自在的世外桃源。

信步走在雪乡的小径上,踏着那松软的积雪,沐浴着和煦的阳光,心里一阵舒畅。曾被告诫,在雪乡,一定要沿着别人走过的路,离开正道,齐腰深的雪会让你很尴尬的。我就曾吃过亏,为了拍张照片,冒险踏上道边的一个大雪堆,结果,哗啦啦,诺大的雪堆被我压了个实,还差点将自己给埋了进去。

雪块掉进了鞋里、手套里,袜子,雪化成水,经风一吹,一阵阵刺痛。真个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那年雪下得不大,听人说,往年第二天起床时,门口常被大雪给堵了,只好用小推车,推出一条窄窄的通道,而人则只好在两面都是比人高的雪墙的甬道中进出。 晚上,雪乡的气温降的很厉害,戴着手套依然冻得发痛,不时就

要把手放入大衣内取取暖。我的佳能相机这次倒经受住了考验,除了拍照时,呼出的蒸汽会立即在机身上结成冰外,无它不适。

一路上走走停停,雪乡的景是何等的美,以至于我一口气拍完了所带的几卷胶卷,似乎仍觉不够。无奈,想想出来也已有几个时辰,只得打道回府。皎洁的月光下,四周万籁寂静,小木屋透出橘红色的灯光,脚踩在冰雪上发出的“喀嗤喀嗤”的响声,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声犬吠声,更为这小小的山庄笼罩上了一层神秘感。

听人说,雪乡的狗很凶,的确如此,都是大狼狗,没有栓的,离房子还有10-20米,恶犬就呼啸的冲出门口,对你狂吼不止,使你不敢越雷池半步,只好悻悻然撤退。据说,“狗怕蹲”,我尝试着,可那狗理都不理我,仍狂吼地向我逼近,只好作罢。后来,当地人教我,见了狗,别理它,继续做你的事,狗不会咬你的。这招倒还挺灵的! 回到老乡家,老乡已替我烧了热炕,屋子里暖烘烘的。睡在炕上,热得很,有点像电热毯,半夜,半边身子热得发烫,口渴得受不了。 雪乡地处山谷,太阳升起得很迟,快8点了,整个雪乡仍处于睡眼朦胧之中;9点时,才被染上一层金黄色,渐渐地从睡梦中苏醒过来。雪乡,一个冰清玉洁的童话世界,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这里,没有城市污浊的空气,纵横交错的街道,嘈杂的噪音,更没有每天要处理的烦人的事务;有的只是暖暖的阳光、湛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无边的白雪、古朴的木屋……一切都那么简单,那么远离尘世的喧嚣,都是那样的纯洁、宁静、祥和,令人流连忘返。

雪乡的后面是八一解放军滑雪队,附近还有一个滑雪场,价格便宜多了,现已对外人开放。今年增开了一班中午

抱着只看日出的心情,却发现在一片朦胧晨雾下,树木们都悄悄地挂上了一层白色外套,虽看得不是那样真切,但那分明就是传说中的雾凇嘛!

太阳还未探出头,淡粉色晨曦下的韩屯村庄显得格外羞涩

从韩屯渡口坐船到江西边(来回30元/人),那是赏日出的好地方。没想到人这么多,等了一趟才上了船。而且温度实在太低,船都粘在了岸边的冰上,现场凿开才得以开动。渡了江,大概7点半,太阳露出了半个头,各种长枪短跑架起来。

图片标题:拍摄日出的人们拍摄地点:雾凇岛

太阳露出了头,小半边天被染成了红色

西岸的树没有结雾凇,但仍然很美丽。大家在岛上各种玩儿~

江的西岸果然是赏日出的好地方!晨雾浦江,日洒金光。

蓝色冰冷的雾气逐渐幻化成暖暖的氤氲,映得对岸的雾凇若隐若现。整个画面宛如仙境。

雾凇岛的日出真心太美了!

我们脚下踩的,那可就是实打实的冰啊。厚厚的冰形成了天然的滑梯,大家在这里滑得很h igh~

看那凸起裂开的冰……虽然裂开了下面还是冰,但我仍然有些心惊胆战

8点多,日出拍得差不多了,准备坐车回对岸(韩屯)拍雾凇。雾凇的最佳拍摄时间在9-11点。再晚很可能就被晒化了。雾中的小船若隐若现,仙得都可以拍戏了!

拍摄地点:雾凇岛

图片标题:等船的人们拍摄地点:雾凇岛 看着冰有多厚,很像奥利奥来着……

突然漂来两块儿浮冰

慢慢驶向对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