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忘情剑》有感
六年级 读后感 1302字 65人浏览 victoriaFucai

读《忘情剑》所感

周末身体不适,费力费神之事皆不能做。前几天拿到友人的新书旧作《忘情剑》,正好将这两天的时间完全投入,逐行逐字的完整拜读。

近年来,所读网络小说很多,但都是跳读。不是因为我具有一目十行的真本事,也不是所读之书皆为小白文,而是这些书动辄上千万字,没有那么多时间耗在里面;当然,也有视力衰退,在电脑、手机等物件上看电子书的不胜方便的因素。既然实体书在手,又全身心的读完,当留下一点感受。

我的感受有三:

一、关于风格。

《忘情剑》名为武侠小说,实为武侠与悬疑的结合,个人认为同类小说广为人知的是金庸的《倚天屠龙记》,本书是乎看到了她的影子。

二、关于爱情。

《忘情剑》的重点在爱情上。乔山乔山先后有四个喜欢他的美女,一个是青梅竹马的阿莲,第二个是春风得意马蹄轻时遇见的流落风尘的奇女子徽音,第三个是作为大人物兼恩人棋子的静姝,第四个是绑架对象的侍女彩云。前两个关系简单,没有恩怨情仇的冲突,后两个其实是被他人(包括始作俑者的乔山) 算计而情感深陷其中的真女子。彩云犹如昙花一现,出现短、消失快,乔山并没有投入多少情感。阿莲认识最早,双方的用情也极深,

但阿莲最终放弃了魂牵梦绕的最为单纯的爱情,选择离开是非缠身的乔山而接受能给他安全与守候的黄岛主,乔山在自我的迷失中虽与徽音有了肌肤相亲并诞下一子,但与徽音生活在一起的还是对其痴情守候的杨慕楚,最后伴随乔山却是死去的静姝所带佩玉。

友人的种种情节安排,是传统武侠第一猪脚的共同之路,如《天龙八部》中的萧峰,宁可辜负阿紫也要坚守对已死阿朱的歉疚和对爱的回忆,又如《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结篇都不能确定情归何处。

刻骨铭心的往往是爱情,持久隽永的多为亲情。不管男女,凡优秀者,必爱慕者众。凡优秀者,必际遇多。故优秀者,多被儿女之情所恼,所谓有选择比无选择更难。写书者,也为此踌蹴。传统的作者,往往将其中的一至多位写死,或制造巨大冲突使部分“恰到好处”的退出,保留一位佳人与猪脚遨游于天地之间,虽然有些遗憾,但这样既不违背道德伦理原则,又留下一段美好纯真的回忆;现代的网络写家,则将猪脚定位为“种马”,只要情投意合,两大相悦,便顺其自然,虽有滥情之嫌,却不留情感遗憾。

三、关于格局。

书中的情节放在了南宋小朝廷内部纷争与蒙元南下灭宋的历史大背景下。开篇读来,有一种随乔山逐鹿天下的期盼,渐行渐远,才发现乔山始终走在个人复仇的路上。尽管预设了预言百

年天下格局的奇书和能使个人武功盖世的秘笈两大藏宝箱,但它们终究归入了雕虫小技,没有发出耀眼的光芒。

在这点上,我很佩服友人的想象力,将金庸小说中的部分任务和历史事件纳入本书之中;遗憾的是没有看到乔山酣畅淋漓、气势磅礴的一面。书中从开始多次提到乔山具有经天纬地之能,是儒家推崇的修齐治平之杰,但乔山对国、对家、对朋友始终没有贡献,反而成为一个衰神,给所到之处的朋友带去杀戮和灾难。即使终篇借传说暗示乔山已为武功第一人,射杀了蒙哥,但也仅此一逞匹夫之勇而已,未能将其传说中的治世之能显露一二。

总之,由于对友人太熟悉,知道他长期耕耘,硕果累累,其实此前真没有关注他的文字;这次认真读完《忘情剑》,我必须说:好!

2017.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