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触岁月的痕,听一曲长门悲歌
初一 散文 1210字 44人浏览 风歧

斑驳的宫墙仍在,岁月的痕迹犹在。只是当年的红颜,蹉跎了几度春秋。情断,只是流沙的一瞬间。轻触着岁月的痕,再也听不到当年的丝竹幽怨。有的,也只有一个有一个的说书人,在诉说着不同的版本,相同的痴。

(文,樱水寒)

看着电脑中的《大汉天子》,听着念奴娇的那首长门赋。心中思绪万千:晓梦太轻,青梅终追不上竹马

自从分别后, 每日双泪流。泪水流不尽, 流出许多愁。愁在春天里, 好景不常有。愁在秋日里, 落花逐水流。当年金屋在, 已成空悠悠。只见新人笑, 不闻旧人哭。可怜桃花面, 日日渐消庆。玉肤不禁衣, 冰肌寒风透、、、、、、。故事中的青梅竹马,故事里的金屋藏娇,终只是一帘幽梦。红尘多羁绊,晓梦太轻,青梅终追不上白马。

故事里的刘彻,少年英俊,才气凌云。一句金屋藏娇,该是如何的动人、动心。阿娇阿娇,何其悲。当初不过一句童言无忌,你却当成了誓言小心珍藏。入情、入心,终误了一生。

君王刘彻就是你一生的梦,一世的追逐。当年的你,又该是如何的明媚若阳,百媚多娇。惹得少年的他,愿意金屋藏之。金屋一诺,就此锁了心、锁了情、锁住了你一生的欢乐悲苦,孤单哀愁。不甘也好,不愿也罢!柔弱也好,骄横也罢。只不过盼君再次倾心意眼。

红颜空悲,誓言已远。留不住君亦留不住心。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青梅竹马,也不过是一场红尘的梦。人生怎能如若初见?未央宫内声声丝竹,长门内暗夜幽远。一声轻叹。叹不尽红颜悲苦,叹不尽君心似海。是情多,留下了几多愁。

长门内,你的心亦只为君守候。你的微笑亦为了那薄情的人儿扬起。思念的痛,纠结着你心中的记忆。甜蜜、忧伤。你的双眸早已经染上了哀愁。清弦一曲怎弹得出你心中的百结愁肠。你没有错,君一没有错。是时光太蹉跎,吹散了那年他给你的诺。长门深宫里,你在那片回忆里婉转哀伤,可怜桃花面,日日渐消瘦。玉肤不禁衣,冰肌寒风透。

青梅竹马,青梅竹马,终敌不过似水年华。浮生若梦,晓梦太轻。你终只是他一段逝去的过往,或者只是前程的铺路石。但你仍旧愿意相信,曾经那份诺言有着一丝丝真情。泪眼朦胧中,你在记忆的剪影中交错着甜蜜忧伤,最终凝结成了你指尖的悲凉的曲子。

轻触着岁月的痕,明月依旧,山河依旧。只是曾经的那份旖旎在尘世中的盛世烟火,就那般在永驻在了你的心中。只是君心已远,繁华亦不在。当年的倾尽天下,君可否也曾为了她?当年的倾城花嫁,主角也曾是那个金屋中的她。那年的笑靥如花,如今的悲歌白发,也只是为了那个青梅竹马的他。

斑驳的宫墙仍在,岁月的痕迹犹在。只是当年的红颜,蹉跎了几度春秋。情断,只是流沙的一瞬间。轻触着岁月的痕,再也听不到当年的丝竹幽怨。有的,也只有一个有一个的说书人,在诉说着不同的版本,相同的痴。

低眉,忧思,为君。颔首,展颜,为君。此情不过烟花绽放。千杯酒,万盏离愁。此去经年人憔悴。

长门赋,春秋几度?旧人哭,红尘苦。冷风幽窗,对谁语?晓梦迷离,恍若隔世,惊起泪涟涟。红颜已逝,秋叶迷离,长安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