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蕙作文素材
初一 散文 3611字 68人浏览 末尾爱人cherry

周蕙:欣赏美,就得离美远一点

我问:“如果玛雅预言的2012是真的,你会做什么?”

她哈哈大笑:“我还真思考过这问题,那是不是应该放假了?那放假要干什么呢?在家看电视?好无聊。还不如电视讯号结束那一刻,我仍然在台上唱歌,死前在做最爱的事,很幸福。”

周蕙:欣赏美,就得离美远一点

文+陈稳

她曾经被誉为20世纪末最接近天籁的女声;

她曾经因为不符合传统审美而被包装成漫画形象;

她也是命运颠沛下的幸存者。

她是周蕙。

著名作词人方文山为周蕙写下一首《故事的某段》,暗合其人生,短短十几年,酸甜苦辣都尝过,如今,这些都只是她口中故事的某段而已。

回忆的画面有些凌乱

故事的某段被拉长

——方文山作词,周蕙《故事的某段》

另一种美丽

初识周蕙,是在1999年末那个充满“末日预言”的寒冷冬日,“远处的钟声回荡在雨里,我们在屋檐底下牵手听……”透彻又有几分似王菲的声音一下子让喧闹的四周安静下来,谁也不会关心世界会不会突然崩塌。

她有一个能让人瞬间安静下来的声音,古希腊人认为只有天使能做到。

周蕙最初只能以漫画的形象在专辑封面和MV 里出现,“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宣传手法却反响强烈,让所有的焦点回归到音乐本身,歌手的嗓音成为唯一卖点。这样的包装神话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被无数公司和个人复制再复制,却再难出一个声音如此经得起考验的歌者。

本来对自己很有信心,却只能默默地成为“配音歌手”,周蕙心里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她担心自己真人出现在听众面前时,会很不自信。可事实证明,人们对于容貌的包容度比唱片公司高很多。原来那个阔嘴、细眼、蒜鼻的漫画女郎,就是按照真人创作的。媒体也曾经嘲笑她的样子不美,周蕙却并不介意,只是专心唱歌,用歌声征服歌迷。她谈起当初的构想,不怨怼,反倒很豁达地开玩笑:“如果以后我60岁了还有这么好的嗓音,但样子肯定太吓人了,我也只能靠漫画代替真脸了。”

现在周蕙脸上多了一份熟女魅力,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也是她教会了21世纪的年轻人,有一种美,是无关乎五官的。

白羊座的慢哲理

白羊座是勇敢、热情、直接、简单的。有时候会因为太冲动或太急,把自己陷入困境。

矛盾的是周蕙说,人生应该过得慢一点,什么东西都不用那么急。那些繁华与喧嚣都来得太早,来不及消化,所以才会被挫折与脆弱击倒。要不是她口中略带哽咽,我实在想不出眼前这个笑脸盈盈的女子,曾经跌入过人生的谷底。挣扎过的痕迹在她淡淡的化妆下,让她显得更睿智、沉稳。她用淡淡的口气说:“人其实只有在困境和逆境的时候才会去检讨,才会看到事情的真相。现在回头看,还是很庆幸那四年的低谷,虽然很痛苦,但让我更懂得如何珍惜身边的人和物。”

她毕竟是个感性的女子。最近与相恋五年的男友痛苦告别后,因过度伤心,导致胃食道逆流,嗓子受伤,随后父亲也离开了人世。“一连串的打击快速上演,几乎让我的人生完全失去了动力,不知道生活到底还有什么意义,那段日子可以用„崩溃‟来形容,现在回想起来,还常常忍不住想哭。看着父亲冰冷的身体,我忽然懂得了,人生中其实没有什么放不下的,最终你还不是全都要放下?”因为她经历过,面对惯了,也成了习惯,习惯变成了勇敢。“人生中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要用最短的时间爬起来。”

周蕙是典型的白羊座,很直接,有什么事都藏不住,有事就说,就连她遇到问题时,也不像其他歌手一样隐瞒,因为她知道最好的解决方法不是逃避,而是面对。

于是 青春一格格微笑 快转

于是 过去一幕幕灯火阑珊

——方文山作词,周蕙《故事的某段》

那些辉煌的日子

周蕙说:“我从来没想过会当上歌手。”19岁那年,她只是一个学话剧的毕业生,命运却因为一张自费录制、自娱自乐的毕业纪念CD 而改写。经过很像好莱坞式的“灰姑娘”故事:那时台湾的录音室因经营困难,向一般群众开放,只需付上很少的报酬,便可以录制一张自己的CD ,一圆歌星梦。周蕙想做一张唱片来做为毕业纪念。录音室老板季忠平听到这嗓音,顿时惊为天人,于是推荐给唱片公司总监听,对方二话不说便决定签约。

兴趣与专业,怎么选?这是一个纠结过无数毕业生的选择题。面对抉择,周蕙也有过挣扎,放弃辛苦学来的话剧专业?但周蕙并未犹豫太久,她决定好好利用老天给予的这份天赋——嗓音,她最终用“无悔”来形容这一次人生抉择,“现在如果可以让我再选一次。我的答案还是一样。”

像周蕙这样一个有天赋的歌手,嗓音出色、歌曲耐听、包装成功,具备了所有走红要素。一百多万张的销量,让她一跃成为台湾歌坛与蔡依林、萧亚轩、孙燕姿齐名的“四小天后”。如果时间能倒回,周蕙希望那段时间能过慢一点,甚至不要那么快就成名,“其实12年前刚出道,就有这么好的成绩,我当然开心,但是感受不会比现在深,一切来得太快,还来不及消化。但当我经历了事业的低潮,人生低谷后,我更坚定了。”

许多名人用经验证明了一点,辉煌与名气被过度消费后,很容易后继无力,甚至一蹶不振。周蕙并不抱怨,却愿意循循善诱地告诫后辈。

人生岔路口

正如泰戈尔所说,生活并不是一条人工开凿的运河,不能把河水限制在一些规定好的河道内。本以为一路顺畅的周蕙,也遇到了人生的岔路口。

就在周蕙演艺事业的最高峰,一手发掘周蕙出道的恩师季忠平,卷走了唱片公司的签约金600万元,一分不剩。那是风暴席卷的日子,一下子把她从高峰卷进了低谷,陷在泥地里。

突如其来的变故,换谁都很难受。周蕙也不能幸免。但她始终不愿用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不管怎样,“那个人”终究是她的启蒙老师。他们曾一起创造出那么多属于华语歌坛的奇迹与感动。周蕙提起过去总显得云淡风轻,但她始终不愿从嘴里吐出“季忠平”三个字,交谈中,她一直用“他”或“那个人”来指代,没有过多的着墨。

“我还会相信人。”周蕙坚定地说。

她仍然像孩子般地单纯认为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好人和坏人。我问,好人坏人哪那么容易定义?周蕙停顿了几秒,任何笑着说:“当然还是要先去相信,先相处才会知道。我们还是要学会保护自己,但不要因为保护过度变得神经兮兮。不要对任何事物失去信心,在这过程中虽然困难重重。还要时刻检讨自己,其实坏人能伤害你,有一部分责任在你自己,如果你够聪明够小心,坏人害不到你的。”

于是我们 拿出的童年的

糖果里 拆开了你我的 愿望

尝一声微甜的 梦想

——方文山作词,周蕙《故事的某段》

人生的蜕变

暴风雨来得太急,与其说周蕙是被击倒了,不如说她只是吓呆了。“第一年是人生最低谷期,真的是低到地下去了。”她把自己关起来,闭门不出,生活被风雨倾袭,老是湿嗒嗒的。她的朋友鼓励她说,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因为被一个人伤害就放弃全世界,太傻了。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觉得我实在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我应该离开自己的房间,打开我的心房,去接受不一样的事物。”

第二年,周蕙收拾行囊,开始旅行。“很多人想踏出第一步都很难。至少在那个内心世界还没完全修复的情况下,你愿意走出去,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了。”哲学家叔本华曾说,我们的生活样式,就像一幅油画,从近看,看不出所以然,要欣赏它的美,就非得站得远一点不可。这或许就是旅行的意义,修补自己,完整自己。

前些年遗留的问题不会因为逃避自动解决,该面对的还是得去面对,第三年,周蕙学会了面对。“继续耗下去是没有办法解决的,造成这个问题的人不愿意出来面对,唯有我自己改变,才能找到出路。我愿意去跟唱片公司做一个和解。”经多次协商后,季忠平终于同意制作一张新唱片来偿还之前的三张专辑之约,但做到一半他又消失了,公司只得承担了另一半的制作,2008年的《绽放》专辑便是在这样恶劣的背景下制作出来。取名“绽放”,也是周蕙自己的意思,她期望人生能再一次发出新蓓蕾。

自己的房间

赫胥黎说:充满着欢乐与斗争精神的人们,永远带着欢乐,欢迎雷霆与阳光。此刻,周蕙对苦和乐也有了更深的体会。

“这一路走来,苦是一定的,但如果改变成另外一条路,非常平顺,难道就开心了吗?音乐就像我的灵魂一样,虽然看不到,但感受得到,它给我带来快乐,我的人生是因为音乐而丰富。前方的路一定也不好走,还有很多困难在等着你。但如果遇到一点困难就裹足不前,那是不是太浪费人生了?”突然见觉得她的谈话充满了哲学意味。

周蕙的青春经历太多离合悲欢,如果换成别人,肯定早就找个安定的男人嫁了,躲在婚姻里头,不用这么苦苦奋斗。但她却说她没有一颗“待嫁”的心,结婚的事还是慎重点好。“虽然我内心也受到了很多的创伤,但我觉得唯有把自己的内心照顾好,唯有自己过得很好,才有能力去照顾好别人。或许很多年轻人还听不懂这一番话,但是过了五年,十年,再回想起我的这番话,一定会点头。”

她认为要获得幸福,一定要有自己的房间。她为自己的新专辑取名《自己的房间》,这房间,是无形的,是建构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或是任何一个你想到达的地方。其实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能卸下武装,面对真实自己的地方。心房,内心的世界。

我想起奥斯卡•王尔德说的:“自爱是人生漫长浪漫史的开端。”周蕙的人生漫长浪漫史才写下了第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