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没有定义
初二 散文 2字 113人浏览 冷雨花祭

去学校接孩子,必经一条穿过“歌厅一条街”的路,所以就有女儿的同学问我:“姨,你是开歌厅的么?”那时女儿还不懂得虚荣,可我却在心里笑:我的精致时尚怎么是浓妆艳抹的歌厅老板娘可以比?用妹夫开玩笑的话说,我是“县城白领”,沾染了机关里矫情的气息,从不穿街上流行的便宜衣服,只去外地的大商场买化妆品,住小镇里贵一点的楼区,即使有苦也不会祥林嫂一样到处说,因此朋友也不多。大家看到的,只是进进出出送孩子接孩子上班下班的我,一副幸福小女人模样。 ­

可是当我带着女儿逛超市,耳畔是流行歌曲的旋律与嘈杂声,我的心里却感到了一种难得的宁静,不用像在单位里那样,对着电脑没完没了的写和改,也不用准备好表情应付不同的人和事,这时,我就很羡慕不太用脑子的理货员的工作,就象妹妹在油田做工程师时最羡慕家属区里换煤气罐的,而现在多少努力去北京做了白领,却又常常回忆那时工作和生活相对的简单。 ­

我家的路对面是一个很大的礼仪餐厅,因此在大门外会常常聚集一些叫花子,每人背一个脏兮兮的挎包,里面装着“打喜歌”用的快板甚至唢呐什么的,谁家办喜事就会去讨赏钱。天冷了他们还是早早的就去等,小鸡一样的蹲在一起取暖,太阳好的时候他们居然会旁若无人的扭起秧歌,让站在后窗向下看的我也笑起来。­

所以说,幸福它只是某种感觉,它没有阶级,更没有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