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手套
初二 散文 836字 219人浏览 沉香小虫

父亲出差一个月未归,我此时才念起父亲的好,但最难忘的却是他那双露指手套。

我曾问过父亲为何不开车来接我,他笑着揉了揉我的头答道,“省钱。”自此一年四季便能寻得他矗立在校门前的高大身影,我竟从没有像那样感到茕茕孑立过。

杂乱的脚步声与喧嚣的嬉闹声错综涣入耳中,相互道别后我抬眼望向周身,只见白晃晃的手机荧幕映照着父亲消瘦的脸,而他原本挺直宽大的肩竟何时显得萎缩佝偻一样,我以往不及顾暇。他见我来了慌乱将手机塞入夹克内侧的口袋,一边推电动车一边笑盈盈地问我今天在学校过得怎样,他堆满面庞的皱纹活像一团揉皱了的废纸,我却故意表现出一副失落的模样好让他不再过问。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默不作声将手套褪下递过来,我习惯性的接过来套上续着他掌心的余温,尽管十指暴露在外。

劲厉的朔风呼啸尽世界的每一寸荒凉,星云浮沉,雾凇沆砀,冗杂过苍穹,泼墨干净每一息风落。呼啸而过的来往车辆,形形色色的霓虹灯托映着红霞燃烧,枯叶凋落,它用深褐色的线条笔笔勾勒出一副寂寥的画卷。背街疏少的行人簌簌从身边滑过,扑面而来的寒风刺激收缩着神经,路灯长久地焕发着它罅隙倥偬的星点光辉。

或许是惊鸿一瞥,父亲的手紧攥着车把。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冻得通红的手背上附着几道裂口,我知道那是常年冻伤以及与冰水打交道的结果。原本骨节分明的十指如今变得粗肥无比,指肚处的水泡依稀可见,而指尖肥厚的老茧更是触目惊心!这双手,为了我操劳;这个人,为了我而苍老。为何我以前没有感受过?父亲一天天老去,我一天天成长,他用他逐渐卑曲的身躯为我撑起一片天,给予我一个世界,而我心中却没有属于他的角落,我终究是愧对父亲的。那一刻我的感受,从未有过,以后也不会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翌日我为父亲买了一双厚实的手套,他没有收下,只是摇摇头道,“大红色戴出去不怕人笑话么?”那个沉默的人,被呼啸走了沧桑,被洪流卷走的时光,最终剩下那个让头部的穴位苍白地刺痛的影子。

写到这里,在恍惚流动的悲惘光景中又见父亲的露指黑手套,而我则坐在后椅上紧紧搂着他的腰际,父亲手带上他的手套紧握车把载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