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半张床
初三 其它 1514字 82人浏览 饶平大一医学生

冷清的病房中,不是唉声,就是泣声,毫无一点生气,再在这待下去,我怕我快崩溃了,刺鼻的药水味,让人感到一阵阵呕心,苍白的墙壁上死灰一般,似在预示着下个悲剧的重演。医院——让人多么寒彻的字眼。

暑假临近,妹妹的二次手术近了,整天游手好闲的我把陪床的妈妈换了下来。和我们邻床的是位老奶奶,年近花甲,身由金饰,一派贵妇人形象。听说是上个月为捡一对金耳环摔倒了才进了医院。“噔、噔、噔”多响彻的皮鞋声,还伴随着一阵阵清脆而又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一位年轻的妇女挽着一位成功男士的手,挺着腰杆,好似一对新人正向婚姻的殿堂迈进,可惜,地点错了。进门之前,男人瞥了一眼靠近门边的空床上,很不满意的回过头。走近老奶奶的病床,年轻妇女便吆喝着

“哎呦,妈啊,这几天累了吧,来,媳妇我给你弄点人参尝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贵妇人”有意的问了句:“哎呀,花了不少钱吧”

“不贵,不贵,一千多而已,您老人家放心吃吧。”

“这么多,哪吃得完啊,来,把这燕窝给那小朋友一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妹妹望了我一眼,她虽小,却深知这么贵重的东西拿不得,我便婉言谢绝了。

“我的妈妈呀,从不做事,在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帮忙帮忙。”其他病友也都一笑而过。妇人嘴里还在不停额嘀咕着:“这床怎么这么硬,怎么还没人来换被子……”妹妹童言无忌,对我说:“姐姐,那人真有钱。”声音极小。随后,便是妇人脆铃般的笑声,让人好生厌恶。

轮子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病友们同情的目光向门边,床上的病妇人,头发凌乱,轻闭着眼,像一朵娇娇欲滴的睡莲,但却少了色彩。脸色苍白,岁月的划痕辗过她美人蕉的脸,留下永恒的印记,想必是生活所逼吧。她身边跟着一位衣衫褴褛的男人,怜爱的目光始终不离妇人,这对夫妇曾经一定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不美丽,却难以忘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空空的病床上多了一个瘦弱的身躯,总算有了点颜色,年轻的护士小姐对那男人说要他待会去交病床的费用,男人却说了句不合情理的话

“大姐,我可以只要半张床吗?”浓浓的外地口音,让人半听半猜。

病房里的人都不禁失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额,这怎么可以,我怎么给你半张床啊。”

“大姐,帮忙一下,所有的钱都被手术花尽了,剩下的只够半张床了。”

几番争论之后,护士长来了,纠结之下,院长也被弄来了,为了不影响妻子休息,男人有意识地拉着院长往旁边站了站,院长拍了拍被男人拉过的地方,用一贯上级的口吻对男人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听我说,半张床是不可能的,要么你就交一张床的费用,要么你就睡地下好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男人却抹着眼泪,求道

“她跟着我这么多年,不曾抱怨,也没过过啥好日子,今天又遭了这个罪,我想让她睡一回真正的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哽咽着,早已泣不成声,院长咽了一口水,还是无可奈何。

“这不符合规定的,我,我怎么做主呢……”

“什么做不了主,你不是院长么,这点钱对你来说算什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位老爷爷打断院长的话,院长此时进退两难,旁边那对有钱夫妇一直绕着老奶奶忙个不停,时不时还望一眼那对穷夫妇。立在一边的我正思索着该去做些什么,那位老爷爷掏出鲜红的几百元钱,塞到穷男人的手中

“去吧,孩子,生活不容易,好好让你妻子养病。”

男儿膝下有黄金——说罢,男人双膝跪下,却又当即被老爷爷拉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去吧”

有人张口欲说,却又吞下了。病床上的妇人早已醒来,泪水已把苍白的脸洗刷了一遍。院长和护士长早躲到门后,偷偷地走了。

从那之后,那张不显眼的病床边的桌子上时常会有一些水果,小吃之类的东西。仔细一看,苍白的墙壁上还透着淡淡的粉,温暖,素雅。邻床的老奶奶早被人遗忘了,病床里时常能瞧见那动人的微笑。那个衣衫褴褛的男人是个木工,他还特地为我妹妹做了一个盒子,精美的形状,细腻的手工,这一刀一痕都凝聚着农民工那半张床的汗水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