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我记忆深处的花朵
初一 记叙文 2362字 538人浏览 白羊丰富和规范

开在我记忆深处的花朵

寒冬肃杀,百花凋零,万物枯萎,大地呈现出一片萧条的景象,但心中却温暖如春,只因记忆中的那朵花已经漾开,铺满心房。

冬,可谓是学子们最讨厌的一个季节了。本来中午出门就够冷的了,更何况一大早就要去上学。

我的家里学校较远,妈妈总是送我去学校。

当星星还在调皮的眨着眼睛望着大地的时候,一束温暖的灯光已划破黑暗,那是妈妈在为我做饭。

等我吃完饭,妈妈已推出电动车,于是我乖乖地坐在妈妈的身后,依偎在她身上,感受那一点点的温暖。

路上,车子疾速行驶,迎面扑来的刺骨的寒风钻入我的脖子,打在我的脸上,顿时感觉身体僵硬,我缩缩脖子。妈妈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将车速放慢,问我:“冷吧?”“不”我边摇头边说。“快到了,在坚持一会儿”。我点点头,泪水顿时盈满眼眶。坐在前面为我挡住寒风侵袭的妈妈,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小袄,而我却穿着厚厚的棉衣,裹得严严实实,而此时,妈妈担心的居然还是她女儿的冷暖。

这大概就是母爱了吧,世界上最无私的爱。

车子陡然一停,“到了”妈妈说。我急忙擦干眼泪,跳下车子,将来时母亲给披的外套有批还在母亲身上。“妈,回去时开慢点,天儿冷。”妈妈颇具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用那已经冻的僵硬的手摸了摸我的头,用力的点了点头。 朝妈妈离去的方向望去,冬日的阳光薄薄的洒落下来,轻纱一般笼罩着母亲,那一抹灰白的头发在阳光下分外耀眼。

心中某个柔软的地方突然被撞击了一下,开出了一朵顺不醒目但很美丽的花朵,我想那是母爱之花,它将永远开在我心底,开在我记忆的深处。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记忆深处,伫立着一朵小花,它一直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也一直绽放她的微笑。 ——题记

脑海中的那根弦慢慢地松懈,松懈,即使绷得再进他都让花香慢慢地迷失了方向。隐隐约约中我看到了小花的身影,摇摆着身躯。

从那一刻开始,我也便希望每天送一朵花给你。

婴儿. 母亲. 花香

孩儿时,我记得自己喜欢在半夜中哭闹,无可奈何地无亲只好抱起我坐在床上,母亲不想劳烦睡梦中父亲。偶尔会抱着我在窗台前踱步。月光下,窗台上花朵摇摆着身躯,散发着花香陪伴着我进入梦乡。

如若可以,我想送一朵花给你——母亲,让他送你发着花香陪伴着你…… 儿童. 母亲. 开花

上学了,沉重的书包压在我较小的身躯上,走起路有些蹒跚。母亲担忧的眼神时时刻刻地关注着我,隐隐泛出心疼。于是,你不管刮风下雨,都坚持骑着一辆自行车送我上学。路旁的野花随风飘舞,阵阵清香传入鼻腔,一路伴随着我们

进入学校。

那一刻起,记忆深处开出了花朵,那时你,母亲。

少女. 母亲. 深根

初三了,课业的压力越来越沉重,每天的学习压得我闯不过起来。看着满桌的书,有时真的很想大哭一场。橘黄色的灯光下,只听得母亲手中毛针碰撞的声响,显得那么悦耳动听。书桌上热了又冷,冷了又热的牛奶只发出奶香。偶然地抬头看着母亲,才发现皱纹爬上了母亲的额角,银丝也在母亲头上安了家。毛衣上的半朵小花似乎在微笑,好像母亲再说:加油,孩子。妈妈在这里。

月光下,奶香,花香,一起散发着,伴随着记忆深处的花朵一起舞动。从那时起,我天天看到了花朵的微笑。

清香一直散发着,记忆深处的花朵摇拽着,深深的扎下了根,它总有一天会结出的吧……

记忆深处开出了花朵,一直在摇拽着……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记忆深处,有一幅美景,想起他时,便给我些许慰藉——奶奶家破旧的泥瓦房,房顶上偶尔有几只麻雀、鸽子在上面歇脚,就在他们旁边,一截生了锈的烟囱,中午、傍晚总会冒出缕缕淡白的炊烟,它就像一个袅袅婷婷的仙子,轻轻地向天空飞去,慢慢地,慢慢地便不见了踪影。

这幅美景就像在脑海中生了根,淡淡的,却执拗的。奶奶家的炊烟是那样安静、祥和,令我身处异乡,却永世难忘。

每每我回家,奶奶就围着蓝围巾,踮起那双穿着老布鞋的脚,在门口眺望公路的尽头,但这尽头似乎是那样遥远,那样漫长……

上次过星期天,当我到家门口时,看见奶奶正从河边上背着一堆柴火,蹒跚地向这边走来。她弓着背,依然围着那条蓝围巾,双手紧握捆柴火的绳子。见了我,奶奶惊喜地说:“这么快就回来了,刚才我去给你带被子来晒时,你还没回来呢。来了好,快到屋里去,外面冷,我快些做饭,在学校里又没好好吃早饭吧……哎呀,你看看,我给你做的袄呢,也不穿上……”

说着,奶奶背着柴火进了家门,我在外面瞅着烟囱。一会儿,那缕淡白的炊烟又徐徐的冒出。我走进家门,站在火屋外,看奶奶正用那树皮般的老手拾起柴火,向膝盖上一劈,折断后向灶中送去。向上看看,奶奶的眼角噙着几滴浊泪,眼眶也微微发黄,我想,这是由于长期被烟火熏撩的缘故吧……奶奶的白发中,夹杂着些许柴火屑,尽管奶奶平时很利索,很爱干净,但这时,她已全然不顾……

天气是冷的,而屋顶上那缕淡淡的炊烟,正悠悠地向天空飘去,与圣洁的白云,与辽阔的蓝天掺在一起,是我的身、心暖暖的,令我难以忘怀。

“你回去和你妈说,明天晚上别让他做饭了,你们一家人到这儿来吃,咱包饺子。”“等等你走的时候拿上这些辣椒,你爸妈爱吃。”“又考试了吧,晚上别学到很晚了!”“回去记得穿上我给你做的袄,那多暖和,你看现在这么冷,要是感冒了不耽误学习嘛!”“你回去跟你妈说别让他来拿被子,让你爷爷去送就行了。”……

吃饱饭,我无事,便随手翻开日历——只见隔上十几页就卷了一个角——我明白了,原来奶奶早就算好了我在哪一天回家,日日夜夜盼着那一天……

那幅美景,像一朵神圣的花,开在我的记忆深处——袅袅的炊烟近似透明,在寒意浓浓的冬日中,它执着的、悠悠地上升。

就在牵挂、疼爱与关心间,他开出了神圣的花;在徘徊与踱步间,它的香气弥漫我之间,沁入我心田;在希望与亲切间,花的种子,植入我的心中,绵延亘古,永不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