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株绛珠草
高一 散文 621字 42人浏览 OO秋儿

有时候,听到别人对颦儿略为不满的评价,我会激动地吵嚷,我总由不得别人说颦儿,他们并不了解那份哀愁的心情,自然没有权力说颦儿如何的小心眼。那只不过是玫瑰样的刺罢了,刺痛别人的同时,也刺痛了自己。但是,除了刺,又叫无父无母的颦儿怎样呢?那样敏感的一颗心,自然是因为缺少母亲温柔的爱抚,缺少父亲的保护而形成的。比不得薛宝钗的,她尚有哥哥和母亲。

读着《红楼梦》,我总禁不得会怜悯颦儿。但是我知道,颦儿她并不需要别人的怜悯,说她柔弱,其实她是再坚强再热忱不过的。她对爱情的执著,对封建体制的抗争,是在那个年代被拒绝的,但是她又何曾惧怕过?就如葵花面对太阳那般炽热,她的灵魂里有着高洁,她的骨子里含着坚韧。一个柔弱的外表之下,往往是一颗坚强的心。还有她的情怀,她的才气,她的那份略带高傲不着凡尘的气质,又怎是众人所有的呢?是的,她本就是仙草,本就是那为还泪而下界的绛珠草,不属于这滚滚红尘。

我总愿意反复地吟读她的诗,她的诗永远有着一种芬芳,一种纷繁的哀伤,瘦弱却极有力量,有着仙界的冰凉和那份烟云缭绕。她常常是爱开些刻薄的玩笑,用的尽是文邹邹的词,却将某些丑恶一语中的。然而,她终究是含泪而去,这也算是宿命。她终将是泪流干,神归天的那个,终将在贾宝玉与薛宝钗成亲之时怀恨离去。我想,她临终前恨的并不是宝玉,而是当时那封建的制度吧,她如那追寻阳光的鸟,终在这片黑暗里被扼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是,黛玉,颦儿,这个绝不一般的女子,她的一颦一笑深深地刻在我的生命里,断难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