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天鹅湖
四年级 记叙文 2219字 65人浏览 alex83323

晚上,瞅着太阳已经迷糊了,我照例就出门了。出门没有任何担当,就是散步,去天鹅湖散步。家离天鹅湖不远,那里有水有树空气好。从小区后门量过去,也就几百步远近就到了。因为喜欢夜幕降临,一轮明月小心翼翼地浮在天空的那份感觉。走在林荫小道,任凭圆月穿过浓密的枝叶被撕成碎片,洒在身上,飘在脸上,灰色的斑斑点点,和着脚下沙沙的声响。散步就像梦游,经历的都是梦境。我晚上只要有时间,就天天梦游到天鹅湖一回。家门口的天鹅湖实在不是湖,是一条人工挖开的河,水面一千多亩。因为形意优雅的天鹅,所以好事者们给它取名叫天鹅湖。新区的天很蓝,可能与这湖水调节空气有很大关系。到过的人都知道,来天鹅湖可以感受摩登,怀古是没有可能的,因为它太年轻了,只有十岁左右。如果你想在它身上找点故事出来,告诉你吧,象荷塘月色的风情它是没有的,秦淮河的古韵也是找不到的。但是一种与现代文明相容的抵岸湖色和它所承载的这个城市想要腾飞的意愿,那是值得一看的。天鹅湖不是天然生成。在湖的两头,有两座孤岛,有树木隐住了,晚上更显得神秘一些,说她是天鹅的两个眼睛,有点勉强,因为两个眼睛相隔远了点,因为游人上不去,也不知道里面为何模样,就如人们不知道自己人生的两头一样,即不知道生为何样,也不知道死在何处。天鹅湖的背上附着文化广场,静的和动的人文在这里聚集;你如果喜欢静逸,那你就去南岸,那是天鹅湖的腹部,是最柔软的地方,夜色降临的天鹅湖,南岸和北岸是迥异的。沿天鹅湖漫步下来,就象把人生浏览了一遍。夜色的天鹅湖,有一些神秘,也有一些梦幻。出了小区门口一会就走到了北岸,来到了天鹅湖文化精神的储藏地。这里有文化大剧院、广电中心、文化报业、文化广场和群众健身公园。夜晚降临,北岸成了流动的文化世界,身入进去,你才可以领略这里的文化细节,不说这里有文化万象,文化百象是说得过去的。宽敞的广场,这边是舞动的旋律,看着如痴如醉的舞者,从他们的表情,从他们的舞步里,可以感觉到舞者对人生的幻想。抵岸一边,几位乐器演奏者,或坐或站,粗陋的器材,还有伴唱的伙伴,看得出他们自娱自乐的闲淡。此时你从他们辛苦劳作而来不及弹去浮灰的衣服上可以分辨出,他们是社会最底层的成员,每次我经过这里都对他们投以敬意的目光。夜晚的广场,到处是健身舞、太极拳,还有踢毽子的人们,一有尽有。来到这个地方,会有种亢奋的感觉。散步,有时荷尔蒙也会升高的。浮华以后必定是寂寞的时候。出了北岸,就是一些寂寞了。天鹅湖的东边,柳荫小道,抵着湖面,夜晚游人格外的少。只是几个古装的女子或坐或站,在那里弹筝、吹笛、抚琴,整日不知疲倦,也不管有人没有欣赏,她们就那么演奏着。看着这些雕塑,我想女人已经不易了,为什么不整几个男士在那里弹奏哩。寂寞一会就到了南岸,那浪漫就开始了。南岸是天鹅湖的窗口,天鹅湖的美,都放到了这里。夜晚,放开双眼,对岸远处的建筑,个个都成了入画的风景。位居天鹅湖正首的双子楼,如翻开的书,象一块通透的玉,看着这本书,想着这楼里的主人,我想起了“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古训。以这个城市命名的大剧院像出水的贝壳,在霓虹灯的妆扮下,流线的穹顶流光溢彩,粉的、蓝的、黄的、绿的交相闪烁。站在这里远处眺望,我不由得想起上海外滩和香港的维多利亚港。天鹅湖虽没有它们那么大的名气,但是,走出我们这个城市、代表我们这个城市未来发展,还是有底气的。再看近处,在月色的光下,河水泛着清波,一层一层、相互追逐,像调皮的少女在嬉笑。在河水嬉笑的间歇,可以听到随风飘来洪湖水的歌声。歌声有些生涩,但从水面上荡过来,就有些韵味了。湖岸之间百米沙滩,微微泛白,你走在上面,静静的体会,好像有一丝海滩的咸味。身前身后的的游人,一对一对,或大或小,或男或女,或老或少,在对岸的灯火隐衬下,一个个象流动的剪影。可爱的路边不知名的花草,它们都靠在石头暗处睡着了,你真不知道它们在做着什么美梦哩。不能怪它们,谁天天守在这里,都会视觉疲劳的。不像游人每一次来这,每一次新鲜。再往下走,就是天鹅湖的深处了。这里桥、苇、山、石与红、青、灰、黄色浑然一体是有一些野趣的。这是要找的,而且必须白天下湖去找才能找到。所以我劝你,最好白

天来此游览,一是好找,二是因为这里幽静的晚上是要留给恋人们独处的。从西边下湖,首先是一座廊桥,伸向湖底,它是湖的惊喜之作,这里没有廊桥遗梦的故事,但年轻的爱情在这桥上肯定也是不在少数的。我们还是来看看这桥吧。桥不长,也不险,灰色的桥板、三米间隔的红色的梁柱,远远望去,红的、灰的、印在青色的河面上,站在桥上远处眺望,红色的梁柱,像一个个画框,把自然的远景,定格成一幅幅山水。桥的下方,是一潭潺潺的流水,清澈透底,不时有一两条草鱼追逐打闹。廊桥的斜刺,有一处芦苇,我看到的几次,都是芦苇倒伏的时节,灰黄的满溏芦苇,可能它们站得太久了,不少已经东倒西歪,更有的就直接扑倒在河里,把整个池塘压迫得只露出一块块巴掌大的小脸。离开芦苇塘再往下走,是一处河滩,干枯的河道,留下一堆卵石。在远处,是一座石山,想不起来像什么山,断崖峭壁,缩小的景观,攀爬的人不少,多是些少男少女们。这些都是白天才能看到的景象。此时,湖的深处,传来悠扬的萨克斯风,那醉人乐曲是吹给恋人听的。我以加快离开的步伐祝福他们。渐渐的天鹅湖被留在了身后„„回到熙熙攘攘的路口,汽车的喇叭声喊醒了我,梦做完了,天鹅湖被丢在了梦乡里。回到人间,有点累的感觉,我也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