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思念不绝的北京烤鸭
六年级 记叙文 1878字 42人浏览 春天的故事az

1

哦!思念不绝的北京烤鸭

第一次见到鸭,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在信阳光山姥姥家,看到水塘里会游泳的鸡一样的动物。第一次听说北京烤鸭,是上小学时,从大哥那里听来的。

问大哥,那要多少钱一斤?

“傻了不是?”大哥说,“北京烤鸭不是论斤的,是论只的。如果你吃不完一只,可以买半只,像你这么小,半只也吃不完,可以买四分之一只,就是一半的一半。人家卖烤鸭的,非常讲究,如果你买四分之一只,头要切成四分之一,每只翅每只腿也都要切成四分之一。”

可是我觉得切成二分之一就行,因为两只翅两条腿嘛。大哥说,那不公平,右腿都比左腿壮的。最神奇的是,这烤鸭不是拿在手里就啃的,是要醮了酱,用饼包着吃的。

虽然他也还没有吃过,甚至也没有见过。但是说得我,眼前就是活生生的烤鸭。心向往之!擦一把口水,等着吧,以后会吃到的。

这一等就是十多年。十九岁那年到北京,天还没大亮就到了北京站。一夜没有睡,也没舍得吃火车上的饭。出了站,便来到天安门广场。在历史博物馆的门厅,有卖全聚德快餐式烤鸭。见到这梦萦魂绕整个少年时期的北京烤鸭,自然是价钱也不论了,哪怕吃破产,也要大吃一顿。

一份恰是四分之一,打开盒子一看,头呀、翅呀、腿呀全给他们贪污了,只是些带皮的肉、酱、葱丝和饼,很失望。最让人痛心的是,吃了这四分之一烤鸭,比没吃的时候更饿。我算了一下帐,我这一顿起码得吃两

2 份,能将我全部的经费都花掉!算啦,不吃了,谁让他们贪污头、翅、腿了呢?

一晃又是十多年过去,终于打下了想吃多少烤鸭就能吃多少烤鸭的经济基础。这一年,我到北大来考博士,因为在家里太忙,根本没有时间看看书什么的,所以请了假,提前差不多一个月来到北大,名曰复习,其实就是休假式疗养而已,疗一疗烤鸭病。

北大南门的东侧有燕春园餐厅,离我住的48号楼(当时属于勺园管理)不远,每天到这里来吃饭。早上是我最爱吃的水饺,中午半只烤鸭加两个菜,一瓶啤酒,晚上是半只烤鸭两个菜,加一瓶小二。早上吃过饭转未名湖、转校园,中午吃过饭转中关村,晚饭后找电影看或者就在住室看电视。考完试回到郑州,体重增加了十多斤。都说烤鸭的鸭肉是靠填的,我这多出来的十多斤肉是烤鸭填。

后来,到北大来念博士,又留校工作。如果哪天吃饭时间找不到我,请到鸿宾楼、全聚德、天上天、天外天、大鸭梨、金百万看看,没准正在吃烤鸭呢!

2002年的元宵节那天,我来到台湾高雄旗山上的一座很美的大学教书,这一教就是一个学期。以7-11的盒饭为主食,到镇上采购时,会带些速冻的水饺回来,这水饺和大陆的不一样,是煮熟后再冻的,买回来放冰箱,吃的时候开水一泡即可。时间一久,便开始思念北京的烤鸭。可是旗山镇上没有。

后来到高雄市开会,在车上看到了不止一家“北平烤鸭”店。很是激动,老蒋把北京烤鸭也带到台湾了!可是会议是管饭的,而且时间很紧,竟错过了尝尝台湾“北平烤鸭”的味道的机会。

3 再后来找个由头,自己跑高雄去玩,心想,这次谁都挡不住我吃烤鸭!可是,中午饭时间到,我一条街一条街地转,完全没有心思看高雄风光,什么爱河,什么85大楼,全没有兴致看,只是一门心思找烤鸭!最后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只好就近找个比较清静的店,点了丰盛的菜,吃了金门高粱酒。晕晕忽忽出来,没走几步,差点撞到电线杆上。抬头一看,“北平烤鸭店”!没有办法,还要赶晚班车回。

这一学期,最终没有吃到北平烤鸭便离开了。后来又几次到台湾开会,因为都是会议统一安排,时间又短,想想台湾的烤鸭绝对没有北京的正宗,所以也就不想它了。

2010年,到台湾巡回讲座,而且不用转机,直飞台北。第一天没有事情,和自由行差不多,对方只是事先联系了住处。在房间里,打开窗,可以看到外面热闹的市场,最醒目的是“北平烤鸭店”!

机会终于来,苍天不负有心人,今天的晚餐铁定吃北平烤鸭,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它。实在是太近,没几步就到了。这店铺不大,准备进去时,门口有人拦着,我说,吃烤鸭。拦我的人很客气地说,请到窗口排队,原来这里不是吃饭的地儿,这里的烤鸭只是外卖。这更好,我住的又不远,便先去一商店购一瓶金门高粱,然后回来排队。闻到味儿,不是北京烤鸭的味!很大的蒜香。轮到我,我说:“一只,整的!”然后就等了很长时间,烤鸭做好,装在两个非常非常大的袋子里,居然有点HOLD 不住的感觉!

原来他们是将烤鸭烤好后,将整只鸭先剁成小块,连骨头带肉,在大锅里爆炒,再配上蒜苗和多种调料。一只鸭装满四只大碗,还有两碗汤。

运回到住室。开吃,好在我有的是时间,慢慢吃。独享这一只没有被贪污头、翅、腿的烤鸭,还有这瓶600毫升的金门高粱。

4 有人说,酒都是别人灌醉的,无知! (李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