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痕迹
初二 散文 1050字 938人浏览 Paris丶Puzzle

岁月的痕迹

爷爷爱雕刻。

小时候,总看见爷爷摆弄着那些黝黑的泥巴,几把刻刀在他那双青筋凸显的大手中舞动着,跳跃着。而年幼的我总是歪着头,蹲在一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爷爷能雕出各种物品,有动物,有人物,还有很多东西,像花草啊,房子啊……每件作品都是那么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而我最喜欢的是他雕出的那些千姿百态的人物。 雕刻很难,雕人物尤其难。每当爷爷雕出人物雏形,需要雕刻眼睛时,他总是凝视许久,迟迟不下刀。爷爷说,眼睛是整个人物的精神之所在,只有将眸子刻出味道,雕刻出来的人物才会有生命、有性情。只见爷爷歪着头,将刀锋小心翼翼地插入了湿润的泥巴,随着手腕几下巧妙轻转,眼睛的轮廓便依稀可见了。指尖的一回一转,刀锋的一进一弯,点点都透着爷爷雕刻技艺的纯熟与精湛。

“哇!”我禁不住鼓掌欢呼起来。

爷爷换了一把更小巧的刀,身子也更靠近了一步,通过细密的挖划,人物清亮的眼珠呈现于眼前,炯炯有神,仿佛在注视着我,好像有故事要向我述说。接着,爷爷用刀的背侧慢慢拂去多余的泥渣,一件精美的作品就算完成了。

“爷爷,你为什么喜欢雕刻啊?”儿时的我总是天真地问。

“因为雕刻能把一个人留住、一件物品留住。”爷爷说。

“将一个人留住?”我若有所思。是的,雕刻把一个人的相貌定格,将岁月留住,爷爷雕刻的不正是岁月的痕迹吗?

岁月,如一杯忘情水,漫长的道路上它总会一路走,一路掉,满地熠熠生辉的记忆,或许无人拾取。

曾经渐远,岁月蹉跎……

“爷爷,你怎么不雕刻了?”长大的我,回到老家,看到仍旧是几个陈旧的雕像立在那儿,禁不住问爷爷。

“爷爷年纪大了,眼睛看不清了,手也不听使唤了,唉!”爷爷揉了揉眼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不禁心头微微一颤。

是啊,人,终究无力反抗岁月,爷爷老了,不能再刻了。但,岁月的痕迹是需要留下的,是需要我们一辈辈传承的。然而在物欲横流的今天,熙熙利来,攘攘利往,人们的精神家园越来越空虚,人心越来越浮躁,年轻人中喜欢或从事雕刻艺术的人已越来越少了,祖辈留下的传统技艺就要渐渐消失了,怎能不叫人痛惜啊?

传统技艺,其实也是一种文化。何谓文化?就是祖祖辈辈积攒下的那堆东西,虽然老,却是最永恒的时尚,就像这雕刻的技艺。而真正的文化,并非陈列在纪念馆里,或者出现在展览会上,它应该是活的,即来自民间的热爱及人们对民间精神的传承。唯有这样,这个民族才有了生命,有了荣光,有了精气神。

想到这里,我走到当初爷爷刻的雕塑前,人物清亮的眸子上已覆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我用手轻轻地拂去,然后端坐在桌前,拿起了刻刀,就像当初爷爷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