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马思坠
初一 散文 1207字 350人浏览 珍珍和果果

“驰马思坠”即是说策马飞驰之时,要时常想到翻身坠马的危险,因此必须时刻警惕地拽紧疆绳、夹紧马肚,这样才能驰马千里而不至于坠下来。

孩提时,骑在自家养的白马背卜,旁边有父亲的扶持。当我在马背上飘飘然之时,从未想到“驰马思坠”,父亲偶一疏忽,我便翻身坠马,留下了难以忘却的肿痛。

正因如此,多少年来,当我读起“驰马思坠”这一古语时,便咧嘴大笑,屈服于先辈见解的精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么,何时容易“坠马”恐怕就在那“飘飘然”的一瞬间。不信你看,骑者在马踏细碎小步、步入坎坷不平的山冈,或扬起四蹄奔向险滩急流中,或驰骋在一望无垠的荒漠时,他们总是瞪着警惕的眼睛,is紧m绳,紧夹马肚,可谓“驰马”而“思坠”矣!而当马儿缓步于青山绿水之间,流连于鲜芳艳蝶之际,飘飘然乎“思坠”之时,于是可悲的“坠马”也常由此发生。历史上,闯王李自成“坠马”悲剧便是典型一例。这位曾破千关、斩万将,使明王朝走向覆灭的赫赫千古的英雄豪杰,却溺于牛金星的谗言之中,败于吴三桂的刀剑之下。我想,这位闯王的惨败与他的“战功”、金銮殿的琉璃瓦石、三足鼎上萦绕的烟云不无直接的关系。

由此可见,“驰马思坠”,对于每个献身于壮丽辉煌的事业,驰骋于理想天地间的有志“骑者”来说,都是一个值得深思熟虑的问题!

一种荣耀。“中原”、“中华”、“中国”,大概都脱不了“中央之国”的意思,而对东西南北,却惯于采取一种鄙夷或名褒实贬的态度。东夷、西域、南越、北胡,无一不是含有轻蔑意味的称谓。历史上尽管有张4二使西域,文成公主人藏联姻,然而“中土为圣”的思想在大多数人的心里却依然坚如磐石。推而广之,在众多人的心里,不仅是存在一国之内的“方位”优越感,甚至于国土之外的东西南北,也一概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对东夷、西域、南越、北胡的轻视,如果归因于这些地方的落后(事实上,也并非处处俱逊色于“中”),那么,对于国土之外的东西南北的不屑,却着实令人有些不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的确,在封建社会的早期和中期,中国一直领先于其他国家。9世纪,当法兰克人在欧洲率先进入封建社会时,中国封建社会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张衡的地动仪、祖冲之的圆周率,郑和的七下西洋,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之类,确实令欧洲人自愧弗如。诸事我为先,天下我为中,于是乎,东西南北的观念开始渐渐模糊了。这观念愈来愈模糊的过程,也正是这概念本身愈来愈坚实强大的过程。终于,船坚炮利,击碎了“中”的玻璃罩。

东西南北中东、西、南、北、中,这世界究竟姓什么封建中国的悲剧就在于“中”的观念过于深刻,而“东西南北”的概念过于淡薄。“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魏源能够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确当推为天下名士,然而如魏源者又有几人魏源是中国人中的智者,是中国人的安慰,也是中国人的悲哀。倘使历史上更有赵源、钱源、孙源、李源,中国又何以会经历那百余年的劫难魏源之伟大处,正在于他有“师夷长技”的远见和勇气。

扩展其言,便是要人们睁开眼来,看一看东西南北,学一学东西南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