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三分钟
初一 记叙文 1116字 607人浏览 gwxxa

房间里烟雾腾腾,本来不足二十五个平方米的屋子更显得狭小,气味难闻。

“再有三分钟我就要走了。”胖子抖动着两腮的肥肉,细声细气地像爸爸下了最后通牒。他眯着小眼睛紧盯着爸爸。

啊!这分明是在暗示爸爸:只有最后三分钟了!然而爸爸仍然不说话,又一次从烟盒里掏出一支“飞马”夹在嘴上。第十一支了!我在心底暗暗数着,戒烟达一年之久的爸爸在三小时内抽了这么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谁不知道,这个胖子的后台是那位通天的副局长。副局长官不大,但实际的经济效益要比局长还大。这位副局长靠着他手上的一些紧缺商品简直成了本地的土皇帝,他说的话,听从者,不出三个月定会加官晋级;不从者,不出三天就要碰钉子。厂里王科长不就是因为顶撞了他几句,从而被调到公会去当了个没事做的差事了吗?这个胖子不就是因为整天跟在副局长后面,会察言观色,会溜须拍马而由一个干事提升到局长秘书这个显要的、大有油水可捞的位置上来的吗?

爸爸又点上支烟。爸爸是位老党员了,他十年来一直以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高尚品德来要求自己。从来不揩公家的一滴油。自从爸爸当了房管所所长这个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大有油水的肥差后一直如此,自己家里一直只有二十几个平方米。最近新建起了一幢地处市中心但环境优雅的楼房,许多人眼红了,争着往家里找爸爸,往我家送礼物,可是都被爸爸坚决地拒绝了。然而这个胖子来给副局长女儿要一个大套时,爸爸却沉默了三个小时。

秒针“滴答,滴答”地响着。啊!还有一分半钟!爸爸仍不作声。香烟还夹在手里,不过没有抽,就这么夹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谁不知道,家里新买了一套家具放了半年了,就是弄不到油漆。为什么呢?副局长从中作梗啊!只要爸爸开口说个同意,肯定是上好的清漆到手,因为副局长管着这油漆呀!如果爸爸不同意,那……就不用我说了!

谁不知道,厂里的老工人周师傅四世同堂,家里是漏人挤在一间小屋里。然而周师傅从不向厂里提任何要求,总是默默地干,为厂里出力。爸爸早就看在眼里。这次唯一的一个大套是准备分给他的。可是现在……

“还有最后半分钟!”胖子的声音矜持而又傲慢,仿佛他已经稳操胜券似的。啊!爸爸的眼睛起火了,他的眉毛耸起形成两座山峰,牙齿紧紧地咬住了,腮帮上的也肌肉鼓起了,双手攥成了拳头,好像要把空气,不!这腾腾的烟雾捏成面团似的。我知道,决战的时刻到了。爸爸的脑海里正在进行着艰苦而又痛苦的斗争,爸爸处在两条长矛的枪尖之中,面临着旁人难以想象的矛盾。正义和邪恶正在斗争,像大海的波涛一样此起彼伏,此伏彼起。良心和困境正在斗争,有人说良心丧于困境,究竟是否如此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时,我被妈妈叫了出去……爸爸出来了,他神采奕奕、自豪地向我看来,这道目光就像一把锃亮的钢刀刺了过来,又稳又准,击中要害。我的良心多少次丧于困境?我要向我的党员爸爸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