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届济南二模作文“翅膀是鸟的悲剧”的写作指导与例文
初三 其它 5993字 10123人浏览 金丰船长

2015届济南二模作文

“翅膀是鸟的悲剧”的写作指导与例文

原题再现:

七、(60分)

23.阅读下面的材料,按照要求作文。(60分)

翅膀是鸟的悲剧,它把生命带入永恒的异乡 —(俄) 伊万·日丹诺夫 对这句话,你有什么看法? 请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感悟,写一篇文章。

要求:自选角度,自定立意,自拟标题,自选文体;不得超出材料的含意和范围;不得套作,不得抄袭,不少于800字。

一、 审题指导

审读几个关键词:翅膀 永恒的异乡 悲剧

鸟的翅膀是能让鸟飞翔的前提凭借。从这一比喻来说这个前提凭借可以是先天的。但因为比喻的喻指还是要落脚到人身上,所以也能指人身上后天的能让生命飞翔的东西。就人而言先天的翅膀应该是身高,容貌与生俱来的出身门第等。后天的翅膀是让生命飞翔的凭借,通过后天努力得到的文学才华,施政水平,书画造诣,襟怀抱负等等。

永恒的异乡应是一个具有文学、哲学等多种内涵的概念。异乡应是相对故乡本原起点而言,永恒一种理解是异乡才是生命的常态,一旦离开就再也不能回去,这就成为了悲剧。即使回去也早已不是原来的本源起点。其实人生自出生时,就是没有了回头之路的,就开始了告别故乡去往永恒的异乡的飘泊之旅。永恒还可以理解为虽然离开再不能回去的结果是悲剧,但在飞离原点的过程中所呈现出来的精神价值是悲壮崇高的。

悲剧点明的是人在追求过程中遇到的一种普遍的无奈,这是很多人在个人命运遭到难以抗拒的阵痛时一种无奈表白。生命中异乡是永恒,困境是永恒,选择是永恒,谁都要面对而无法逃避。这种悲剧感叹,其实是个体生命在某种境况下的无耐,这是大家所谓的消极,这种消极才是催生文学、哲学伟大的根源。但站在社会的历史的旁观的角度和层面,社会的发展又正是一个个张开翅膀的人的飞翔所促成的。永恒的异乡也才正是美好的远方。

这个材料的重点应该在前半句上,关键还是对翅膀的辩证认识后面是对悲剧隐喻的具体的阐释。作文只要能介定好所写是什么样的翅膀,翅膀在造就个体生命成功的同时,也造成了生命个体的悲剧,至于这种悲剧是消极的还是积极的就看学生是站在个人感受的角度还是社会的发展的角度。

梳理一下,就是:

①翅膀(身高,容貌,出身,门第;文学才华,施政水平,书画造诣,襟怀抱负等等)在造就个体生命成功的同时,也造成了生命个体的悲剧。(顺着材料写) ②翅膀造成的这种生命个体的悲剧,从社会的发展的许多角度看,促进了人类的进步。(逆着材料写)

③把上面两者结合起来。其实就是辩证认识翅膀对于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在个体和社会中的不同呈现问题。

当然顺逆的角度之中都包含着辩证的对立统一关系。更重要的要看学生对这个命题的精彩回应。

二、 评分标准:

一类:53——60 透彻地解说清楚“翅膀”的内涵及对人生的改变,明确对这种改变的态度:消极的还是积极的,能够对“永恒”有明确的解读。参照表达、丰富等方面综合打分。

二类:42——52翅膀、悲剧、异乡、永恒等解读不全、不清、不透,综合其他写作技巧打分。

三类:36——41部分偏离

四类:完全跑题。

三、 学生出现的问题:

(一)审题

较为共性的几类问题:

1、 将第二分句作文审题的重点,重点解读了“异乡是悲剧”这个角度,完全丢掉了“翅膀”这个前提,且将“异乡”写实,与家乡对应,谈家乡对人的重要性,立意成“不要远离家乡”“人不可无故乡”“无望故乡本原”,甚至进而解读为“要归乡感恩”。 整体判为四类文,若发现文中有符合正确立意角度的问句适当提分。

2、 由材料中这个人对此悲剧性的评价结合自己与之不同的观点,立意为以事物的两面性相关的角度,如“正反两面”“万物有利有弊”“事物有优势有劣势”“人对事物有不同的看法”等等,属于部分偏离

整体判为42分以下,合立意部分写得较好,适当提分。

3、 易中途易辄偏离的角度:

由鸟有了翅膀而成了悲剧,转化为“鸟有了翅膀,因为没有坚守本心(好高骛远、不知停歇等等)而成了悲剧”转而谈坚守本心的重要性等等

既然有翅膀是悲剧,就不要翅膀了,就不要飞了得出要脚踏实地,要懂得停留,要淡泊,要知足常乐,要乐观等等角度,进而转为谈这些角度并以此为重点。

有翅膀让鸟走向异乡是悲剧得出“只看远方未发现身边的美”论证要关注眼前当下。

(二)其他

与审题不清有关联的,学生不知写什么而导致的“多中心“”无中心“的情况突出,让人不知所云。

过度分析材料,对材料鸟的分析占据较多篇幅,主次失当。

书写问题严重,除了关注书写潦草的,还要提醒字迹偏小偏淡的学生。

优秀样文

悲剧命运,喜剧人生

中国人常讲:事皆无定。命运是对人的生命的一种必然的改变途径,它让原来一条直线似的生命弯曲盘折成其新的形状。人一生的最大悲剧在于认命,肌肤从一种所谓的“既定”和“必然”,而不在于命运的存在。所以生来便身负着命运的的悲剧的我们,其实可以有喜剧的人生。

王尔德说:人的悲剧有两种,一种是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种是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假设万物自诞生时变有自主选择的权利,那么当飞鸟生出鱼鳞或马蹄,他就失去了“飞翔”的能力甚至生命活力,于是他只能有翅膀。而后他沉浸在“命运既定”的悲剧里,却意外发现飞翔可以带他去更多的地方——活动范围远大于鱼和马,他便又喜剧了。人也是一样,悲喜交织,这才是是生命。

因而生命最大的意义在于,在命运的枷锁与束缚下,拼劲全力伸展出自由的空间。托尔斯泰出身贵族却一心扑向农民与大地的写作,说书大家袁阔成打破行规以十八岁韶华即成一号人物。王世襄老而弥坚著成奇文《锦灰堆》,黄永玉对墙化窗假想出久违的阳光。正是一种“不认命”的力量,或是对社会和世界中太多“约定成俗”的不屑,给予了他们成为时间史上最为传奇的一幕幕喜剧的伟大力量。这种精神和心态,其实多多少少的存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区别只是有没有把这种“挣脱”的目标无限放大成可以与命运相抗衡的一股信念的勇气和坚持。古往今来,凡成大事就大业者,无一不是拥有自己结实的精神力量和个人天地。正如茨威格在《世界正变得单调》中所说:“如果一个人打心底里就不接受外物的一致,就拒绝它,那么他就有了一个坚实的个人的地方和对一切同化与拉平嗤之以鼻的力量。”我们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类,我们有力量把悲剧翻转成喜剧,给生命一个华彩的落幕。

如今的人们,但确乎是逐日失去挣脱命运束缚的力量了:疲于奔命的上班族忘记梦想和自由,官员尸位素餐忘记为官的最初本源,学生只知死读书忘记“颜如玉”“黄金屋”,新闻媒体制造新闻忘记这份工作的本职等。我们只有在认清自己的命运后,不断地瓦解这其中消极的因子,拼命增添积极的动力,坚定地为自己心灵的自由和精神的安稳寻找一种适宜之道路,才能拥有喜剧的人生。

有句话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又或如梭罗所言:“不要到了生命的尽头,才

发现自己没有活过。”一个人真正活过的本质,就如同飞鸟借翅膀飞向永恒且未知的异乡一样,在于飞翔和改变,在如何把既定的命运之悲改写成一出异彩绽放的人生之喜。

请给我一双飞往异乡的翅膀

翅膀是鸟的悲剧,它把生命带入永恒的异乡。我却渴求这一双悲剧的翅膀,渴望不停息地追求生命中永恒的异乡。

翅膀是鸟的悲剧,也是鸟的生命,它赋予鸟高飞的能力,赐予鸟改变的力量。我渴望这高飞的能力,渴望这改变的力量。我渴望前往异乡,因为我害怕,怕我一固守就已经死亡。

生来就被系上这一双翅膀,就已注定高飞,再难爬行蜷缩。如在晦暗之中的曹雪芹,看那污浊的社会,那丑恶的男尊女卑,他心中的翅膀已经起飞,飞向异乡的《红楼梦》,如月下美丽的梦;又如尼采,面临蜩雀的不解,惟有振翅高飞,独自面对心中的世界。真正的超越者总能跨过一个个时代,他们飞过现实现世,飞向未来的理想。他们生时可能痛苦,死后方得解脱,可他们留下的精神异乡带给后世的却是无尽的宝藏。

“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林逋,梅妻鹤子怡情山林;不歆羡“世间抬头看虚名”的沈复,一本《浮生六记》彰显率性本真。这些人都有一双飞往异乡的翅膀。

异乡体验是中国古代文人永恒的追求。“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崔颢写下这首诗时家就在不远的地方,他却只能感慨喟叹,不近家乡,这种情结并不少见。究其原因,是文人企求在不断置身于异乡的体验中完成对自身的反省,完成对生命的升华。越是离家,越是思念;越是思念,越是离家。中国古代文人就在这一次次痛苦与挣扎中完成蜕变,获得新生。正如所有大家一样,成熟于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成熟于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成熟于无人陪伴的异乡。李白对崔颢的赞扬正是赞同他这种异乡之感,正如他自己,游历万水千山,唯独不曾迈回故乡。

我渴望飞往异乡的的翅膀。相比于独居的苍穹的孤独,我更害怕蜷居谷底的虚假满足;相比于迢迢千里的劳苦,我更害怕碌碌无为的平凡。为此,我愿意承受孤独,扛下劳苦,我愿意独自一人,面对旅途。

我只渴望,赐给我一双飞往异乡的翅膀。

翅膀与风雨

草蜢轻笑鸟儿的翅膀,终日令鸟儿流离异乡,却不知因为双翼,鸟儿尽览人间旖旎风光;矮草嘲讽大树高耸招风,有雷电磨砺,却不知树梢与云端逗弃之畅快。为了梦的翅膀,历经流离困苦,但终识人间美景,四海为家,心自为家又何妨?

拥有梦想,正如拥有了双翼,纵有困苦孤独,但亦拥有了自由的太空和世间的风景。

诗词是叶嘉莹的翅膀。自幼研习诗词,诗词世界令她流连忘返。也正因诗词,叶嘉莹一生流离,没有安身之所,经历生死离别。但也因为诗词的爱抚宽慰与保护,她不忘初心,笑看人生,心甘做诗词的摆渡人,引渡飞行中迷茫之人找寻自己内心的安巢。诗词的翅膀带她飞过了疼苦,到达了士的彼岸。

真理是卢梭的翅膀。为了追求真理和自由,卢梭断然拒绝国王送来的斗金,自己却过着温饱都不足的生活,“我不为面包而写作,我一生只为真理。”正如卢梭所说,为了让真理的翅膀可以自由飞翔,他放弃了名与利,历经穷困潦倒,却收获了单薄的人生,自由的人生,真切爽朗,充满真理的人生,他自己正真珍视喜爱的人生。

国学是王国维的翅膀。王国维生活朴素,节俭,潜心研究国学,面对生活的艰辛不曾抱怨,当翅膀补折,前朝文火破败,他却毅然投入湖中,随文化而去,随伴他一生的双翼而去,这是何等的坚贞,任性如他,认真如他,为了心的理想,为了自己的翅膀,生命又如何,他们便是生命的全部。

翅膀是鸟的悲剧,但因惧怕翅膀带来的苦难风雨,终日藏匿于地面才是更大的悲剧,正如惧怕社会的磨砺的青年,空有一身本领,终日困于家中心甘啃老;正如担心扶起老人后负责,便匆匆而走却在网上谩骂不扶老人的过客;亦如社会上众多之人,身边之人等等所为......

拥有翅膀,会经历风雨,会远离他乡,但拥有翅膀,你也将拥有更加广阔的天空,更加旖旎的风光。

不要惧怕风雨流离,挥动双翼,向更加高远的青天飞翔!

不要让“翅膀”沦为悲剧

翅膀是鸟儿赖以飞翔的骄傲,何以沦为悲剧?有了翅膀,鸟儿便要远离地面,不得不飞行,不得不背井离乡,这便是悲剧。

而人类,由远古野蛮时代走到今天,也进化出了“翅膀”——科技。跨洋通讯、日行万里、上天入海。人类依仗着这黑色羽翼,肆意地翱翔。人类开始变得狂妄,化工废料倒入大海、铲车开进丛林,平原沦为导弹试验田„„

人类不停地为自己增添羽翼,但我们可曾看到过自身的悲剧?

尼尔·波兹曼曾说:“毁灭自己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我们热衷于钻研科技,提高生产力,热衷于饲喂人类心中名为欲望的野兽。诚然,科技为我们带来了进步,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但是,当我们看到全球变暖、冰川融化,当我们看到首都笼罩在雾霾之下,当我们看到人类亲手制造的武器却对准了无辜的平民百姓时,我们还笑得出来吗?

高速的科技发展,更是带来了人类灵魂的堕落,物欲的追求空虚了我们的内心。“抬头族”习惯终日在电脑旁看“会动的图画”,“低头族”忙着在手机上晒照片刷屏。科技成了人类的信仰,在它的统治下,自然万物不再丰富、浪漫,仅仅成了能量的提供者。这样的人类创造出了机械一般的自己,对周围的人与事物与自然缺少了那一份爱,仅将自己封闭在空间有限的屏幕中。如同里尔克所说:“事物成了虚假的事物,人的生活只剩下了生活的假象。”

然而看到这些,就要把所有的罪恶归咎于科技吗?科技本身并没有罪过。科技无非是人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改变事物的手段,手段本身无所谓好坏。

纪伯伦曾说:“我们走得太远,以至于忘了为什么而出发。”是人类走得太远,以至于忘了我们所发展的科技的初衷。科技,不正是为了使人类生活得更好而存在吗?而现在,科技是把锋利的双刃剑,当我们拿着它披荆斩棘时,陶醉于前进的兴奋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它已划伤自己的手,正直指人类的心脏。

拥有翅膀,本不是悲剧;而拥有科技,更不应是悲剧。一味追求科技却伤到自己,是愚蠢的;而摒弃科技,重回原始,那更是愚不可及。我们何不用道德约束自己的目的,控制科技的后果,使之造福于人类与地球?

不应再让黑色羽翼下的人类的纯洁内心继续堕落!科技应为人所用,造福人与世界!

翅膀,应是我们的骄傲,不应沦为悲剧!

异乡与旧林

从安逸的角度来看,翅膀确实是鸟的悲剧;若从飞翔的角度来看,翅膀则是鸟的珍宝。

峭壁上的鹰将它的幼鸟推出巢外,幼鸟在坠落的惊恐中学会飞翔。从此,幼鸟的世界便不止巢上方的一隅天空,或许它飞往异乡,永远回不到这片旧林,但它的世界变得广阔无垠。在巢中固然安逸,但生命就少了波澜壮阔,浓墨重彩。不是吗?单调乏味地结束一生,才是真正的悲剧。

阿多尼斯曾写到:“什么是流星?飞出的箭矢,为了一个目标,粉碎并死亡。”那是尼米与海子的一生。他们是流星,是不愿待在旧林的飞鸟。深刻的思想是他们的翅膀,这双翅膀让他们一生都在不被世人认可接受的异乡。他们没有自折双翼来换取安逸,他们坚持着。一生的绚烂被后世发现,粉碎死亡后,他们留下了哲学与诗。他们感受到了身体里埋藏的倔强因子,他们愿意扑打双翼飞翔,即使在当时的人们看来他们是可笑的悲剧。但又如何?他们体验了飞翔的畅快淋漓,辛酸与甜蜜与他们一同埋进坟墓,那是他们想要的一生。

什么是玫瑰?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这悲剧之美就在于明明知晓死亡的结局,

也要奋力生长。草间弥生也像那拥有翅膀的鸟儿,不安分地飞往异乡。先天眼疾不是飞翔的阻力,亲友嘲讽也不是束缚的绳索。像她,在她的父母眼中,就应过平淡安稳的一生,然后终老。而她,没有假装看不见她梦想的翅,而是奋力飞翔——飞离日本“旧林”,飞向美国“异乡”求学绘画。她饱尝生活之苦,在别人眼中,那是她自找的悲剧。她早就预见了求学的艰辛,可那又如何?既然有翅膀,有梦想,那就要奋力飞翔,奋力生长。绘画是她的追求,安逸享乐在她心中犹如尘埃,微不足道。后来,她的努力得到回报,《无极的爱》让她蜚声世界,悲剧的开头有了喜剧的结尾。然而她永不止息,只因她有梦想的翅,愿作异乡的鸟,一生追逐。

现实升起来以便配得上梦想,不要由于渴求安逸而放弃飞翔的权利。羽翼渐丰时,不要惧怕飞往异乡。

愿你我,像流星像飞鸟,不负年华,自在展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