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山的云
六年级 记叙文 1315字 21人浏览 晨曦下的吸血鬼

夜宿玉山县城,心里无限向往着“三清山”的那些云,其实山一定也很奇秀险峻,可爬山始终是让我觉得很痛苦劳累的事情,只有那藏在山里的云才是我的动力。一直期待能有机会看到壮丽的云海,如果运气好的话,那云朵还有阳光勾勒的金边,或者是霞光染红一片天空,一整匹锦缎般呼啦啦地在天际扯开。美丽的云海只有雨和阳光都恰到好处才会出现,所以当前晚的雨点噼噼啪啪打在窗玻璃上时,不知道期盼这雨是该大还是该小了。

第二天天空没有放晴,站在半山,望见索道彼端的尽头延绵没入远山一片蒙蒙的云雾中,心里跃跃然,有些偷偷的小快活在心里荡漾着,只想快快地投身其中,去感受感受“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的意境。

蓊郁的水气从谷底冉冉升起,栈道的路面微微地湿润,路旁细长的草尖凝着小水滴,湿漉漉的蛛网沉甸甸地挂在枝桠间。呼吸着饱含水分的空气,有淡淡的土腥气,清清爽爽新新,心肺好像被冲洗了一样洁净,心情好像都是湿润润的。

群山中没有阳光的驱散,水气很厚重,看不到奔涌如千军万马的云海,只有雾在无边际地弥漫,满谷灰蒙蒙的一片,天空往下层层覆压着的应该是云,林里往上蒸腾积聚着的应该是雾,鼓动着的山风使得它们没有了界限,白色的云雾在林立的山峰里迅速地飘移、流逝,再重新聚拢,一幅幅地游移飘忽,没有白云那么凝滞,也不像雾气那么清薄;没有一整片那么笨重,也不是一丝缕那么寡淡。眼前的一切都云遮雾绕,看不真切,只有云破雾淡时才隐约可见青黛的山廓,待要看仔细点,又一层飘来的雾罩住了视线。

走着、看着,等待着、辩认着,雾聚时有啧啧的称奇,雾散时有阵阵的惊呼,忽而开朗、忽而迷离。浓淡飘飞的云雾幻化无定,一切风景都因雾霭浓重而朦胧,因朦胧而神秘,如果清晰毕露,反倒会失去许多意趣与兴致。

迷雾一点点地散去,眼前渐渐开朗,山峦和峭壁层次开始明晰起来,雾降在山腰,云升在峰顶,视野里是美轮美奂的水墨山水,透明干净的淡墨泼洒出流动的雾,浓墨和湿墨渍染出群山叠嶂,皴点着苍松,或明或暗,浓淡有致,墨渍未干,似乎隐隐有墨香袭来,这样的山水怎么看都是米家父子烟云出没,峦气逼人的宋画。

午间的阳光终于冲破了云层,天空像洗净的蓝水晶一样清澈透亮,白云聚成絮状的耀眼的长滩,散落成一团团轻盈的泡沫,蔓延开去成为洁白的烟雾,浩荡如波,在山峰中奔流涌动。鲜亮的蓝天底下是一片片赭黄的石山,山上绽开一朵朵的绿色的松,沟壑里嵌着一道道绿色的灌木,天地鲜亮了起来,心里也好像撕开了一条缝,照进来明亮欢快的感觉,山谷里响起游人快乐的吆喝“哦„„呵„„”,此呼彼应,回荡盘旋。

恩赐的阳光短短只停留了一个多小时,浓雾从四面八方滚滚涌来,有如神灵指引般疾动迅捷,没容得脑袋转过弯来,眼前的色彩转瞬灰黯了下去,噼噼啪啪的雨点敲打下来,路面击起一层薄薄的水雾。

隔着薄薄的雨衣感受雨点敲在身上,雨水在身上蜿蜒成细流,踢踢沓沓地走在石阶上,脑袋里想起苏东坡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样的意境多潇洒。返回索道时,雨淅淅沥沥地渐渐止住了,坐在缆车里慢慢滑向山下,笼罩周围的雾还是一样的地浓厚,似乎一切和来时一般无二。心里默念着“回首向来潇洒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