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葬礼之后的深思
初三 记叙文 1166字 94人浏览 卡卡西罗1

每当我想起那件事,便觉得哭笑不得,然而在哭笑之后我蓦然警醒__

2003年底,姥爷去世了,我们一家人来到了姥爷家办丧事.伴随着《潇洒走一回》的乐曲,我们一队人来到了埋葬姥爷的地方。大家刚站定,只听背后“扑通”一声,舅妈哭天喊地地跪在了姥爷的坟前,她脸上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哭得错天暗地,嘴里还不停地说着:“爸您死得大早了,我们都没能好好孝敬您老人家,您就……”我的目光不禁向了她,看着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样子,心想:“真是惺惺作态。”我的眼前浮现了这样一幕:有一次,姥爷下不来床,姥姥又不在家,姥爷叫舅妈给她倒杯水,可是舅妈好像没听见似的,姥爷一连叫了好几声,她还是自顾自地干活,最后,还是姥爷爬着下床自己倒的水。看到她现在那副“孝女”的样子,我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模糊了我的视线。“姥爷生前你没好好侍候他老人家,可是现在……”正想着,只听见我舅舅说:“志勇,快,快去给你姥爷磕个头。”我那听话的弟弟哭着跑过去给姥爷磕了个响头。这时站在两旁的人把目光向了我,当时我的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我不想磕头,但我会永远记住姥爷,我愿将所有的悲痛埋在心里,可是到场的亲戚们都一一地磕了头。善待过姥爷的、恶对过姥爷的都在以磕头的形式做出悲哀的样子。我怎么办呢?我的心里极其矛盾。正在这时,我听见旁边的人在窃窃私语:“都这么大的孩子了,还不如比自己小八岁的弟弟,真是越大越不听话。”面对周围那些向我投来的不可理解的目光,我不得不向葬礼上的习俗低头。我默默地走到了姥爷的坟前,轻轻地跪了下去,此时,我的喉咙就像充满了浆糊,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只是静静地在姥爷的坟前跪着……

回来的路上,我的心绪如黄河翻涌,我想平日里那些恶对姥爷的人真是后悔了吗?今日他们的悲哀淹没了平日里对姥爷的恨,这是发自他们内心的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到家后,家里就开始忙碌起来,不一会儿院里就摆上了八张桌子,很快酒菜上桌。我的那些所谓的“亲戚”们一改刚才的哭态,个个喜上眉梢,大口大口地吃起肉,大杯大杯地喝起酒来。我拿起筷子,看着桌上丰富的酒菜怎么也吃不下去,心里觉得十分别扭,听着划拳声、劝酒起,一股厌恶感在心中油然而生。我一想起姥爷生前病躺在床上的情景就难过。媾我这些“亲戚”父都不知躲到哪儿去了?几乎没有一个来看过姥爷一眼,没给姥爷买过一样可口的东西。想着想着,泪水再次模糊了我的视线。放下筷子,我跑到了屋里。屋门“嘭”的一声,仿佛要隔开那令人厌恶的叫嚣,仿佛要远离那些庸俗的礼数一样,我哭倒在了床上,泪水浸湿了被单……

晚上,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喜丧”结束了,这就是多年沿袭下来的风俗,谁也不能累而易举地改变它,但在这“喜丧”的背后,又是什么样的呢?我们现在生活好了富裕了,像舅妈那样的人精神上也富裕了吗?姥爷的丧事不能说不隆重,风俗礼都不能说不周全,但实际上又缺少点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