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苦绕于心窝一缕情羽化心境
初二 记叙文 1044字 135人浏览 krackhan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今天,没有诗中所述的那么凄凉,阳光依旧普照大地,闪耀着自身的光芒;清风没有那么的刺骨,依旧在酷热的空气中带给人们丝丝凉意,拂去,舔去人们额头上颗颗豆大的汗珠。一切都与诗中的情境相违背,没有那幅透着淡淡苦意的画面;没有渗入心络的冰雨;没有悄然无声的幽境。一切都随着这烈日散去,被这烈阳蒸发了只剩下身体的疲惫。然而,依稀不变的只是祭拜过后的抹抹忧伤;只是归往家中的千斤步伐;只是脑海中不断回播的旧历往事;只是在亲人临死那一刻时的撕心裂肺,仿佛整个天都塌下来的那般感觉。

一个忧伤的日子总会引起一大帮人的关注;惹得一大帮人的落寞;惹得一大帮人心中的喃喃压抑。我和父亲等一行人祭拜着我已去世的爷爷。爷爷,多么清晰的字眼,可他的身影在我的印象里却是模糊不清的,模糊到我连他的音容笑貌都不记得,也可以说成是根本不知道他的一颦一笑。在我还不知事的时候他便舍我而去,舍下了我的父亲母亲,舍下了仅一人孤零零的奶奶。多少次,我由心感到奶奶的劳累,独自一人的无奈,无尽的思念却无法被回应的痛苦。她真的累了,累到她已无心去在意自己满白的发丝,与光的叠影重合闪着白光的发丝。

今天,奶奶也来到爷爷的墓前,她没有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只是沉默着,我知道她是生生的隐忍着,不想再一次的放肆的流泪。我撇过头,不想再望着,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被这无尽的泪水所吞没,直到无法呼吸。在日光的暴晒下,干裂的大火熊熊燃烧,灰烟缭绕弥漫,像是挑衅着日光的张狂,浓烈的熏烟呛得我直流眼泪,强高的气温汗湿了我的浃背,令我大汗淋漓。在我想逃离的一瞬间,我看到了父亲,看到了他守在坟前专心的烧着纸钱,丝毫不受烟熏高温的残害。我不经意地问了父亲一句“你热吗?”父亲只是摇着头,继续攥着冥币投向无情的火焰,神情是那样庄重。刹那,我后悔了,后悔了那一念之间我产生了这种卑劣的想法。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再难熬的时段总是会随着时间逝去,停留在属于自己那一刻的历史河段中。一路上,清风拂面,抚慰着我那颗离愁的心。放眼望去,天空依旧是那么肆无忌惮的蓝,好似一不小心打翻的蓝色墨水,在苍白的纸上渲染散开的呈放射状的宝蓝。隐约的一两只鸽子飞速的掠过,如赶忙送着信件的使者,传递着无尽坎坷路程阻挡之间的藕断丝连、剪不断,理还乱的缕缕情意。双手自然地拢在胸前,默默地祈祷:带着希望与信念的白鸽,请将我虔诚的心放飞寄托于远在天国的亲人,愿他们一切平安安好……

梦里花落知多少,梦醒时分,月色泻户,苦汇暗夜,情融月光,一抹苦绕于心窝一缕情羽化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