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严带一本书去旅行
初三 散文 743字 71人浏览 icy鱼鱼

带一本书去旅行

初二 张 严

我去乌镇是两年前。温州虽然也算是水乡,但东面临海,心中总还是有几分海鸥飞过大海的那番雄心壮志的。但到了乌镇,却是全然不同的一番景象了。

曲折的青石长街上偶尔冒出几分翠色的青苔,白墙黑瓦上沾了些水汽,散出几分潮湿的气息。还有基本上静止的河水,在微风的推波助澜下,轻拍着民居的墙壁——民居大多临河而建。古朴的青石板桥,就静静地立在那里,守护着水乡的静谧。真有一种“小桥流水人家”的感觉。

我去时是在春季,很有志南和尚《绝句》“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的那种感觉。

我自认为游览江南一带的古镇时,烟雨时节是最美好的。小说里的男女主角大多都在这天气里,“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雨水泠泠落下,沾湿了青衫,在水雾氤氲的雨幕中,相望,擦肩,回首。然后又“静默地远了,远了”,直到雨帘渐渐湮没他们的背影。只是那一瞥,便回味隽永,给这水乡古镇又蒙上了一层妙不可言的意味。似乎故事总是发生在江南水乡,郑愁予所作的《错误》中,“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这小巷中的某一扇窗户后,是否也站着一位“容颜如莲花”的思妇?

暮色落下,白墙黑瓦在透过云层的夕阳下显得更加分明。淡雅的楼房,再加上泊在楼旁随风微动的乌篷船,纵使没有周作人笔下“夜

间睡在舱中,听水声橹声,来往船只的招呼声,以及乡间的犬吠鸡鸣”这样富有情趣的经历,却也是无比的祥和静谧。

夜,擦黑了天空。雨又开始下了,雨水击打着屋檐。点一盏灯,听一夜雨声,望风和着雨吹过重门,感受只属于这里的清幽。或许,这才算真正地感受过江南,感受过乌镇。古人是“夜雨暗听笛”,殊不知,这雨声也是让人心醉的。

带一本书去旅行,或许只是带着那一份对江南水乡的柔情,去体会这诗情画意的乌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