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父爱的作文
初一 记叙文 4227字 3697人浏览 Paris丶Puzzle

我翻开了父亲撰写的书,从此没再合上。

--题记

我喜欢阅读——我领略过曹操统一天下的豪情壮志,欣赏过朱自清笔下幽寂如玉的荷花,感受过鲁迅眼中暗无天日的旧社会,惋惜过 贾宝玉和林黛玉凄美的爱情……

我读完了书框里所有的书,唯独那一本——父亲撰写的书丝毫未动。我取下那本书,拭去上面的灰尘,醒目的大字映入眼帘——父爱,我小心翼翼地翻开。

第一页,是父爱=泪水+关怀。那一页记载着:我的女儿从小就不服输。5岁那年,我们一家三口到小区里跑步,我看她很懒散,就用“激将法”把她从睡梦里拖起来:“快点追上我,不然我会以为你跑不过我哦!”女儿果然中计了,“飕飕”地就追上来,跑的飞快,还得意地冲我笑。结果,她不小心摔倒了,是在夏日,我赶忙把她扶起来,她嚎啕大哭——她的两膝鲜血直渗。我连忙把她抱起来,直奔家里,轻轻帮她处理伤口。看着那伤疤,我觉得很不是滋味。

第二页,是父爱=作业+辅导。女儿上小学了,成绩一直不错,我非常欣慰。有时,她遇到了什么不懂的数学题,都会跑来问我。我会耐心地给她讲,不懂再讲,直到讲懂为止。刚开始,我都会给她检查作业,但从三年级开始,就让她自己检查。她曾和我顶过嘴,问我:“为什么要让我自己检查作业?”我说:“你不能老是依赖父母,不然你以后怎么办?”也许那时侯她还小,不太懂得吧,但也没事,总有一天她会明白的。

第三页,是父爱=学业+电话。女儿凭着自己的努力,不负众望,考上了一个好的初中。上了初中的她脾气变得有些暴躁了——因为她进入了青春期。刚进入初中,她每天放学都会给我打电话,汇报情况,我也很乐意听她讲学校里的一些趣闻。但时间长了,学习压力大了,她就忘了打电话过来,再后来,就是我给她打电话。她惜字如金,每次接电话的第一句就是“我在做作业,作业太多了。”此时,我就知趣地放下电话,可能是她嫌我哆嗦了吧。我有几次来到乐山,看到最多的景象就是女儿在台灯下做作业,常到晚上10点多,我则静静地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

……

我的双眼湿润了,父亲写下的文字太多,太多,直至我今生都读不完。那文字是不会因为岁月的沉淀而隐去。从此,那本书,我在也没合上……

父亲如树,父爱是树上的绿叶,总在被遗忘的角落里无私奉献着。

小时候,父爱在雨中······

郁闷的最后一节课,伴随着老师的语声不绝和空中的雷声不断,郁闷的进行着。提领望望窗外,瓢泼的大雨正无情的摧残着大地,耳畔响起了伙伴们的议论——他们害怕大雨。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如坐针毡。远望门外挤挤撞撞的人群,他们都焦急地向里望着,手里拿着早已为宝贝准备好的漂亮雨伞。我十分焦虑,真希望他不要来呀!老师站在讲台上讲些什么已记不清楚,事实上是根本听不进去,再次望望窗外,还好,他没有来,我长长舒了一口气······

致命的下课铃响了,我一拎书包,飞一般地冲出教室,一头钻进茫茫雨帘之中。雨水迅速地从头顶直浇身上,但我很庆幸,庆幸他没有来,回头看看校门口,同学们一个个穿上了漂亮的新雨衣正坐上他家的摩托车准备飞奔回家,马达的声音渐渐盖过了我思绪······“儿子”一声惊雷把我从“梦”中惊醒,这熟悉的声音······不!循声望去,他来了!他手上撑着一把旧雨伞,穿着一套平日里穿的早已破烂的工作服,杂乱的头发被雨水淋得贴在了头皮上,扶着一辆老爷自行车,车上的锈迹像他脸上的皱纹一般,满无规律。他脸上带着微笑,尽管很慈祥,但我觉得一身的不自在。“爸爸来迟了,快拿上伞,爸爸送你回家。”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擦干我的衣服,顺手把他的外衣给我披上。一路上父亲有些颤抖,从他紧贴我的肩上传来,我看见父亲单薄的毛衣被凉风吹了起来。

雨越下越大了,同学们和自己的父母在学校外的小饭馆吃饭,他们此时定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嘲笑我。我的脸涨得通红,感到了一阵灼痛······

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小心翼翼,缓慢地从被雨水淋湿的裤口袋中拿出一张五元纸币,父亲题向节约,这可是他第一次给我钱呀。我紧捏着那张已湿透的纸币。“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到小饭馆吃东西去吧。”“好的!”我痛快地答应了,显然我很高兴,因为我那样无知。 父亲跨上车,他的背影伴随着“吱嘎···吱嘎”的声音消失在雨帘中。

转眼,我升入初中。每天都看到做焊工的父亲蹲在地上躬着腰,戴着一副遍布划痕的墨镜,乱蓬蓬的头发随着电焊的剧裂声响而颤抖着。

清晨,那噪音赶走了爱唱歌的鸟儿;黄昏,噪音震落了高照的太阳;深夜,噪音叫亮了千家万户的灯,把睡梦中的星星也点亮了。

看着父亲工作时的背影与闪烁的火花相伴着,我有些心动。

我捂住耳朵给父亲端来一杯热茶,把成绩单递给爸爸,渴望得到他的赞扬。他看了一眼平淡地说:“再接再厉。”又默默地干起手中的活儿。看着父亲如此奋力工作,一股热流涌上心头,泪水已无法控制,模糊了双眼······

我想读懂父亲,但越是接近,便越觉得他是一首无语的歌,与我的心灵在对话。

风,萧瑟;雨,迷离。我站在窗前,望着父亲那渐行渐远的背影,想起他微笑时额头出现的皱纹,心里不知怎的,酸涩极了!

于是,我便开始“阅读”父亲:

父亲是一本厚重的“书”!其中九分欢笑加一分泪水,这也许就是“父亲的哲学”吧! 看到这本书的“封面”:那正是父亲欢乐时的爽朗笑脸:父亲的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洁白的牙齿;眉毛酷似那蘸水后的毛笔划过的印迹,轻描淡写;额头上的皱纹挤在一起,可以说是“沟谷分明”。而那双厚重的手,老茧“星罗密布”,使手增“厚”了不少。

不知何时,我翻过了封面,看到了“扉页”上大大的“爱”字,这正是这本书的主题! “思绪”的微风何时将书乱“翻”了几页,我又“看到”催人泪下的“正文”。

时光追溯到两年前,当时我家并不富裕,我却考上了一所要一年交五千元学费的中学,五千元呀!这对我家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况且爸爸只是个临时工,平时收入并不高,而且随时有失业的可能!当时望着爸爸焦急的身影,我的心都碎了。那五千块钱压在父亲心上,我能感到爸爸揪心的痛,他的心在滴血,他多么想让我上那所中学呀!可是„„ “爸,我不上了,上别的中学吧! 太贵了!”

“那怎么行,这是一所不错的中学,你既然考上了,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爸爸说着,眉头紧皱,“小鑫,爸爸就是没文化才吃了不少亏,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为家争光!至于钱的事,你不用管了,咱家有,不必担心!”然后他半天无语。

而后的一个月里,爸爸每天很晚才回家„„交学费的日子到了,时近中午,爸爸气喘吁吁地跑回家,从兜里掏出一厚打钱,“咱别误了交学费!”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那是怎样的五千元钱哪!有五元、十元的几十张,上面还有几张一百元的,钱上沾满了汗水,原来父亲这一个月每天在打两份工,白天上班,晚上去看门,即使这样还是没凑够,那几张一百的是他向朋友借的。

我从父亲手里接过这些钱,颤颤微微,哽咽无语。

“儿子,只要你好好学,爸爸砸锅卖铁也无所谓!”说着,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我激动得一头扎进爸爸的怀里,任泪水尽情流淌„„

“读”到这里,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突然滴在了最后的一张“扉页”上,思想的潮水放纵奔流着,我“拿”起笔流泻下此时的感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父亲在无时无刻的爱你,而你却一无所知;人生中最可悲的事情,不是贪和嗔,而是父亲在万般呵护你,而你却不屑一顾。好好珍惜父亲对你的爱吧!不要等到“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时候,空悲切!看完后,我“合”上了“书”。

忽然我看到了书后的“售价”——无价!

风仍萧瑟,雨亦迷离,父亲蹒跚的背影使我久久难忘。

阅读父亲

他是个普通的父亲。但我知道,他是我爱的父亲。最特别的父亲。

——题记。

他总是抽烟。我看着他暗黄的面孔,想着他的脸是否就是被烟给熏黄的。他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根烟。有的时候是利群,有的时候是黄鹤楼,有的时候又是中华。他抽烟的姿势特别优美,拿着烟深深吸一口,然后缓缓的,仿佛品味这烟的味道一般,久久才吐了出来。那烟圈在空中的萦绕,是一种极为寂寞的弧度。

他寂寞吗?我发呆时常常这样想到,但是都没有达到答案。我没有去问他。 “木头。”他的声音在楼下响了起来。

此刻,我总会向窗台跑去,那小脚丫子不穿拖鞋在地板上跑过一道道岁月的痕迹。我隔着玻璃,看着他。

他不好意思地笑一笑,浑浊的双目中带着温和:“扔一包烟下来给爸爸。”

我点点头,向电脑桌跑去。他的烟总是放在电脑桌下面,一找就可以找到。当我拿着烟跑去窗台打开窗户的时候,他正在低头看着地面上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向下看去,正好看到他的头顶。那在一片黑发中极为刺眼的白色。

我这才深刻地认识到,人总是会老的。

年幼时我骑在父亲的肩头,任由他抱着我走来走去,那是一种享受的惬意,有着童真的笑声。他爱用他下巴的胡茬来扎我,我被他搅咯咯直笑。他从来不连名带姓的叫我,一般叫我木头。我爱这个称呼,这个让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木头,看什么呢?”他咧开嘴巴看着我笑。

我摇摇头,摸过他的脸:“爸爸,为什么你这么喜欢抽烟呢?”

他默然。

母亲常常会因为他抽烟而骂他,说他不顾家里的经济,说他不注意自己的身体。那种尖

锐在炎热的夏季充斥着,像被一种不知名的小虫子给咬过了一半,伤口虽小,却疼痒地厉害。 看着他的侧脸,有些落魄,有些憔悴。我突然间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那样的苍老,那样的无奈,一个年至中年的男人,没有特别好的工作,没有特别温柔的妻子,特别优秀的女儿,他感到作为一个男人,他失败的厉害。在他的梦想中,他有很多很多可以做的大事业,他有着很多很多的抱负。然而现实却始终那样的残酷,他实现不了抱负,他实现不了理想。妻子会在一些时候的冷嘲热讽,女儿会在一些时候不听话。他烦,可是他不能发作,因为没有理由。

他寂寞。

时常我会看着他睡觉时候突然睁开,然后在他的眼角会有点被液体濡湿的痕迹。 “爸爸,你咋哭了?”

“没有呢。被睡出来的。”

不知道。

他很少泄露出自己的情绪,很少。我看着他有时候落寞的背影,竟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爱喝酒,爱抽烟。每次总是喝个烂醉。然后醉醺醺的拉过我,酒气在鼻尖萦绕着,他念叨着:“乖女儿,你老爸我了不起吧!”

我呵呵的笑着,却悄悄地推开了他。

“去,别丢人现眼!”母亲推着他。他苦笑着,然后摇摇晃晃的去睡觉。

他变邋遢了。他变了很多很多。其实有的时候,他面对着家里也很难受。他就是憋在心里。就是不说。

我总是习惯去观察一个人,阅读一个人,却很无能,不能去安慰一个人。如果可以,爸爸,请开心。只想对你倾诉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