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古城 游记
初二 散文 2174字 993人浏览 ccm1618

人自堤行江自流

——印象凤凰城

住宿边城的最后一晚,系里就张家界、黄龙洞、边城这一路的采风组织开展了一次漫谈会。参会者热情高昂、发言积极。其中一位男生强烈表示,边城远不及他原来的设想,这里民风并不淳朴、商业气息太过浓重。我当时真想立刻站出来反驳他——我曾与边城本地居民交谈过,比较家乡杭州、现居住城市武汉,这里不论从人或景确保留着一种原始、质朴的拙味,且边城的旅游业开发是远远不够的,小镇也未统一、较好地规划过。后来,许伟东老师有一个观点令我印象深刻:人们对物质的渴求是合理的,我们要宽容、理解世俗之人的世俗追求。

几天后,一行人驱车来到凤凰古城。

初来乍到,我对凤凰的印象并不好。县城路面铺的不平整、地面多有垃圾,所住宾馆房间异味很大,且马路上人满为患、人流出入像沙丁鱼罐头,感觉都没有落脚的地儿——我对凤凰的第一个定义:虚假城市化。当天晚上,我与一位湖南本地的姑娘一同散步;路过沱江,看见景区内一大片一大片漂亮的灯光时,她不禁感慨,这里近些年发展的很快,很多原汁原味的民风被一种更商业化、更艳丽的东西取代了。从她的话里,我猛然感受到了一种经济发展背后的悲哀与惊奇。 后三天,我与好友楚楚一同在凤凰城景区内游玩,我感到景区规划还是极佳的。不说凤凰城小摊上现做现卖、飘香四溢的小吃木锤酥和各个餐馆都挂着招牌、令人馋涎欲滴特色菜血耙鸭,不说清新悦目、

素雅大方的苗家蜡染和土家织锦,也不说这里的山有多瑰丽、水有多柔,少数民族的着装首饰有多俊美,就是或远眺或走进江畔那些整齐、依山就势而建的吊脚楼也让我暗自称奇,它不同于乌镇、西塘田园诗般的小桥、流水、人家,也不同于苏州园林考究有致的庭院建筑,它给了我对江南水乡的第三种视觉印象,一如沈从文先生描写的湘西吊脚楼“贯串各个码头有一条河街,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余地有限,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河中涨了春水,到水脚逐渐进街后,河街上人家,便各用长长的梯子,一端搭在自家屋檐口,一端搭在城墙上,人人皆骂着嚷着,带了包袱、铺盖、米缸,从梯子上进城里去,等待水退时,方又从城门口出城„„”

凤凰,因西南方有山如凤形而得名。凤凰城曾被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称赞为中国最美丽的小城;有句话说的很妙,凤凰的美,在沈从文的书里,在黄永玉的画里,在宋祖英的歌声里。这三天,我和楚楚购票参观、游览了凤凰九景,收获颇丰。九景中,有不少名人故居,包括沈从文故居、熊希龄故居、陈宝箴老宅,及明末清初修建的万寿宫(又叫江西会馆),凤凰城曾经首富裴守禄居住的四合院式建筑崇德堂,极富民族特色的杨家祠堂,等等。

总之,小城景区规划的相当不错,但谈到对古城原始风貌和文化气质的保护,还是欠佳的;这让我想到今年国庆的苏州之旅。不同于杭州为发展城市经济而破坏了城内诸多老街老宅,苏州很好地协调了文化保护与城市规划,使传统与现代相适应,且利用当地古建筑资源发展旅游业;这就较好地反驳了文章开头那位男同学“经济发展必定

破坏传统文化”的观点。不过,凤凰城景区周边环境状况堪忧,亟需整治。

再者,凤凰县内有不少不法商贩,为谋求自身微小利益,侵犯游客权益。如,我身边有同学反映去景区消费有故意不找零的,有临时抬价的,有付款后硬称未付要求重付的,等等。记得许伟东老师提出“人们对物质的渴求是合理的,我们要宽容、理解世俗之人的世俗追求”,我认为大众对物质财富的追求固然不错,不是所有人都渴求如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精神追求,但人们对物质的追求应以正当合法的手段,不能非法损害他人利益。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对小城一些商家进行素质教育,惩治某些商家的不法行为。

最后,简单谈谈几年前炒得火热的古城景区收费事件和我关注的景区内的某个小细节——

2013年4月10日,湖南凤凰古城开始实施捆绑售票,游客需要购买148元门票才能进古城。政策实施后引发多方关注,尽管该方案在短期内使政府和开发商获得较高收益,但景区游客人数骤减,当地个体商户受到很大冲击,从长远看,不利于发展当地经济。该政策最终于2016年4月10日取消。对比杭州,西湖景区就因免费而获益。2003年杭州拆除环湖围墙,全天免费开放环湖公园,一年后杭州又相继免费开放了花港观鱼、曲院风荷等“西湖十景”,真正实现了沿西湖免票。有人算了一笔账,沿着西湖的景点一年的门票收入约2600万元,基本可以抵消公园管理和园林养护成本,免票后这些成本都要由政府来承担,可是免票成本却换来了更大的商机和效益。2008年,

免费西湖以创造价值超过200亿元,比收费前增长10多倍,带动了西湖周边的商业繁荣,还为政府带来了巨大的税费收入。我认为,杭州市西湖景区的一些较好的规划的点子是凤凰县政府需要借鉴的。

景区如厕收费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古城景区内公厕较少,很多小饭店、商铺门前挂着“如厕2元一次”的牌子。既然不是公厕,持有者当然有权利按需收费,获得小额收益,况且清洁厕所也需要水费;比较德国,德国水费价格高,德国很多公厕也需要收费。但是,古城公厕少、私人如厕收费总让游客感到心情不快,继续此局面是否欠妥?这又是否会影响旅游业?我觉得政府有必要增加公厕数量。

我对此次凤凰之旅感到满意。纵观全文,该考察报告简单介绍了我在凤凰为期三天的游历,并由此观察、发现了某些社会问题,如城市如何规划、存在不法商贩等,后给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