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的拾荒者
初二 散文 1076字 21人浏览 ofmdo88e8gz2

情人節的拾荒者

就像划一道拱門一樣佝偻著干廋的背,上面馱著兩大包剛從上一個站點拾來的廢品,使得原本就已經彎曲的背更彎了,几近接觸到黑黝黝的發著亮光的快熔化的柏油馬路。抬眼(因為抬不了頭)望去,這條黑色的馬路就像冒著熱氣的黑米粥,天上那不可逼視的太陽就像個荷包蛋,呵!我想只有我奶奶才能煎出這么好看的荷包蛋,純淨的白色主體上面有几許金絲點綴,嗯,她總是那么慈祥,我開始想念她了,但愿她在天國的每一天都是愉快的。這么想著就又到了一個居住區,我那混濁的老眼(此刻可能還有分泌物)突然變的前所未有的敏銳,就像一只正在搜索獵物的狼,而且是餓狼,就像一個星期沒有吃東西那樣,發著幽綠色的光芒。

我是一個拾荒者。

我的背囊已經塞的很滿了,可是我并不滿足,我要更多!

我喜歡易拉罐,喜歡廢報紙,喜歡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因為這些都是別人所輕視的,也是得來最容易。

情人節,玫瑰,巧克力,燭光晚餐,浪漫,甜蜜,情調

仿佛所有人都在刻意的追求著,可是我知道我從來都不需要他們。

不需要玫瑰因為晚飯后我們可以一起散步,手手響印,感覺彼此手心傳來的溫度,四目相對,滿是愛意,深深的擁你入懷,就像要把你融入我的身體,永遠不分開,不分開。 不需要巧克力,因為沒有什么比每天起床第一眼就能夠看見你更甜蜜,我總是近乎貪婪的吸吮你柔軟的唇緣,這時你總是微笑并熱烈的回應著。

不需要燭光晚餐,因為你炒的菜很多時候是焦的,我需要明亮的燈光看你那羞澀的臉龐和那期待的目光。

我知道,我們從來都不需要情人節,因為我怕,我怕兩個相鄰的情人節相隔時間太長,所以我們每天都在過情人節。

一切,一切仿佛都是那般,淡淡的,淡淡的……

只是在那個瞬間,發現獵物的那個瞬間,就像電影《東邪西毒》里林青霞那歇斯底里、声嘶力竭的那一聲尖叫,可也還是淡淡的。

沒有人能夠持久的保持激情,沒有人,只有淡淡的情懷,淡淡的生活情節才是最刻骨銘心的。

和痴迷的戀人溫存,和朝思暮想的家人歡聚,和久別的戰友重逢,或許只有一個擁抱,或許只有一場歡笑,或許只能醉酒傾訴。淡淡的,淡淡的……

沒有人能夠持久的保持激情,沒有人,所以,我們需要情人節,偶爾的在平靜的生活里丟下一個物件,也許是做路基的石頭,也許是一塊朽木,也許是奪目的鑽戒。不管怎樣,目的只有一個,打破平靜。

我本喜靜,但是因為有你,我愿意,我們的生活是海,每天有潮汐。

我們用心,用愛,打破平靜,然后他們就會不停的拍打著細軟的白色沙灘,而這個時候我們,就在那里傾聽,傾聽彼此的愛。

我不愿放棄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任何。就像一個拾荒著,任何一個易拉罐都能夠讓我燃起戰斗的意志,盡管是淡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