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路在何方
高一 记叙文 5555字 522人浏览 violet潇霄

敢问路在何方

——二问中国教育的灵魂是什么?

近日,一同事向我推荐一篇文章,阅毕果然觉得很是给力。该文是2011年3月9日刊登于《中国教师报》上的一篇教育反思文章,题目是《叩问教育的灵魂》,作者系深圳市笋岗中学的宗春雷老师,他对古今中外的教育进行了纵向、横向比较,深刻地揭示了中国教育的弊端,指出了中国教育的灵魂之所在。读罢颇受启发,但仍然觉得其言未尽,其意未穷,笔者想再就《中国教育的灵魂是什么》进行深度探访。

一百多年前,中国近代著名的思想家梁启超先生曾写过一篇《少年中国说》的文章,文中言:少年智,则中国智;少年富,则中国富;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进步,则中国进步„„曾鼓舞和激励了无数中华儿女为之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然而一百多年过去了,中国的教育虽然改头换面,大有进步,却始终难登世界先进教育的大雅之堂,依然是穿新鞋走旧路了,照目前之现状持续下去,则会逐渐拉大与世界先进教育间的距离。直言不讳的讲:中国的教育已经步入了极端化、无情化了。如此发展,梁公的少年中国梦又只得是空悲叹而已了! 《叩问教育的灵魂》一文的作者剖析得很明白,中国的教育的的确确存在着十分严重的“马车现象”:学生这匹幼马拉着“中、高考成绩单、学校的名誉、老师的地位、家长的期盼、日后的工作„„这些满载着的超负荷的马车;车夫是我们的教育决策者(唯考试论英雄);推手是我们的教师和家长。我们所有的主宰者都希望马儿跑得更快些,却从不考虑它的负荷是否超标,它的体力可好,所走的路况可行,对它的成长是否有利„„一切的一切全然不顾,还美其名曰:“以人为本,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于是众目睽睽之下,挥鞭策马、挑灯夜战,其结果可想而知:成绩上去了,身体垮下来了(学生近视率居高不下,且越来越趋于低龄化,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名誉上去了,道德退下来(社会文明正义之风日逐衰落);对教育狂热的粉丝们追上去,普通百姓的热情降下来(读不起,不想读)„„正因为教育对人们的误导和人们对教育的盲从,追名逐利之徒从中怂恿与炒作,于是贵族学校诞生了,天价择校生诞生了,大肆制作和推销课辅书籍就司空见惯了。就连孩子上大学读书本应该再平常不过的事,却搞得到处请客、送礼也就变得极其普遍了。我不禁在想,中国人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如人们所说,是为了孩子好么?非也!即便如此,为什么我们的孩子总不喜欢读书、总不快乐呢?

以我们农村小学为例,上小学一年级学生就开始住读,喝水有时供应不上,更谈不上学生们的洗漱了,生活调润么?离开父母、缺少亲情,孩子快乐么? 为了安全,体育课也不敢上,课余时间尽可能地把孩子们关在教室里,学生自由么?为了表现出好的秩序和纪律,课余时间所有老师坐班压阵,有事无事地布置大量的作业,不让说话,不让娱乐、玩耍,学生幸福么?由于住校学生一天的在校时间很多,早晚如不上课,学生又怎么好安排和管理,没办法只有上自习了。于是,把一个个天真活泼的少年儿童活生生地培养成一个个很听话、很老实、乖巧、没有个性的小老头和读书机器了,学生的自然天性荡然无存,个性千人一面,学生的学习兴趣严重下降,厌学、辍学也就自然而然了。这就是我们的以人为本,这就是我们的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么?如今社会上,学生怨老师、老师怨校长、校长怨上级、上级怨家长、家长怨孩子,弄得人人怨,层层怨,然而就

是没有谁去理会孩子们心中那无可奈何的怨。

回想我们的少年时代,没有电视、摩托,教科书仅只有《语文》、《数学》和《自然》了,没有乱七八糟的课辅书和课外作业了,我们照样会读书、写字的,课余时间席地而坐,能自由自在地和伙伴们玩各种各样的土玩具,何等的快乐,偶尔碰到一本小人书,那可真是爱不释手,那样的自然、快乐真令人回味无穷呀!可惜得很,这种乐趣对现在的孩子们来说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孩子们在学校里老师们不允许玩,放假后回到家里,家长们又不允许孩子们出门玩,除了作业和电视,还是作业和电视,学生的快乐、自由有多少,幸福又在哪里呢?

我有时真的想不通,那么多的专家、学者们研究教育问题,每年的人代会、政协会也有人提到这个问题,咋就怎么想不出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呢?从报刊、电视等媒体我们也经常了解到中国的香港和台湾,他们的教育和欧美比较接近,他们均不像内地那样把教育产业搞得如此疯狂。他们的做法倒是值得借鉴:让不同程度的学生报考不同档次的大学,人人可以进大学深造,宽进严出,要想毕业和工作,必须得自主学习,努力地学习,所以他们的学生学习着、快乐着,学习自主性强,从没有听说他们的孩子因为上大学而到处请客送礼,难道他们就不出人才,社会不文明发达吗?不是的,他们很尊重客观、注重实际,尊重人格,他们不像内地这样,把有情的教育办的如此的无情而已,正因为如此,诺贝尔科学大奖往往就出在他们的身上,或出在先是中国人而后加入他国籍的人身上。他们对我们的教育从来是嗤之以鼻的,他们压根儿就看不起我们的教育观念和教育方式了。

再深度列举我们教育的无聊与无奈:中国的教育是逼着学生花大量地时间去记历史年代、历史人物、历史事件,花大量的时间,重复上百次的推导和演算,挖空心思地设计出高难度、转弯多且不切实际的题型以应付中、高考和各种竞赛,如不这么练习,那么在各类考试和选拔赛上必定功败垂成的,于是乎各类教育的精英们搜肠刮肚、相互抄袭,略作删改,一夜之间制造出“名校联盟”、“名校精典”、“考试必学”等名目繁多的课辅学习书籍,份量越来越多,变化越来越大,题型越来越复杂,至于对孩子们的成长是否有利、走上社会后是否管用全都置之不理,只要能赚钱就行。因为利益的驱使,以及为应付上级的查处,在各级学校领导的“市场运作”下,堂而皇之地推销给可怜的孩子们,一时间洛阳纸贵。试想,这得砍伐多少树木去造纸,而造这些纸又得污染多少河流、农田?家长们必须得掏多少钞票去为这些投机者买单。学生的个性成长、快乐学习、全面发展完全成了一句空话,最终结果是近视眼者普遍之、神经衰弱者存在之、跳楼自杀者涌现之„„于是乎,多少商人高楼饮美酒,多少家长流落在外头啊!这么多年愈演愈烈之势咋就视而不见、见而不治、治而不下呢?

还以我们农村小学现状为例,现在小学生的教科书有:《语文》、《数学》、《品德与社会》、《科学》、《英语》、《美术》、《音乐》、《综合实践》、《手工劳动与技术》、《信息技术》等国家免费科目,还有与之配套的《语文课堂作业》、《数学课堂作业》、《英语课堂作业》(此三样免费),收费类的作业有:《科学作业》、《品德与社会作业》、《美术作业》、《写字作业》、《语文综合阅读》、《首义精神耀千秋》、《国学教育读本》、语文测试卷、数学测试卷、《语文名校联盟》、《数学名校联盟》、《小学生天地》、《作文书>,如果是毕业班,那另外还有课辅书等待添置。我的天啊!这么多的作业都要我们的小学生去完成,小学生的书包里都塞不下去了!孩子们的书包有几十斤重,怎么背得动了?学生们做得完么?老师们又批改得赢么?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名校名家们编的书,完全不切合小学生的实际,

其高、难、偏、怪的题型最终在学生面前成了一堆废纸。事实求是地说:“中国最大的浪费在教育,最大的腐败也在教育”。也难怪中国的绿化速度老是赶不上树木砍伐的速度了。为了应付上级的收费检查,学校早就预备好了市场运作“预约单”这一挡箭牌。试想,上级发下来要收费的东西,老师强调要学生们买的课辅书籍,这些纵然有学生家长签名的预约单,它有多少公平、公正性而言,那只不过是掩耳盗铃、欺上瞒下之举了。几年前,国家为了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负担,也确实想了很多的办法,但现在课辅书的收费又沉渣骤起、泛滥成灾,咋就禁不住、管不了呢?答曰:中国人实在胆子太大,为人太虚伪、行事太猖狂了。这就是我们的一切为了孩子么?完全不是,实则一切为了个人和部门的利益。几年前曾有一河南官员在处理群众利益的诉求时,和单位领导有分歧,不禁拍案而起, 质问上级领导:“你们究竟是为共产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其实,那位官员的话我倒并不苟同,因为共产党是人民的政党,老百姓的利益就是共产党的利益,替老百姓说话,就是替共产党说话,替共产党说话也是为老百姓说话,二者之间并不存在矛盾。只不过,少数人为个人利益和部门利益,胆大包天乱作为而已,解决这一问题就得靠举报、查处和惩戒的办法了。与其加大宣传力度,倒不如加大案件的查处和打击的力度了。乱世用重典,动了真格,就没有不怕死的人。建国初期毛泽东挥泪斩杀有功之臣刘青山、张子善后,贪污腐败之风不就销声匿迹了相当长时间么?

不能否认,中国教育的极端化,这其中有其升学指挥棒的政策原因所致。如果我们的升学机制也能仿效国外教育宽进严出,那么我们的各级教育大师们,也就不会挖空心思地编造各种课辅书了;如果我们的基层各级教育主管部门,不搞各种竞赛和排名,我们的教师也就不会拼命让学生加班加点的重复演算题目了;如果国家对基层教育多些微服私访,发现问题,严厉处罚,甚至将它提高到立法的高度来处理,那么这些阳奉阴违者、唯利是图者、顶风作案者就没有立锥之地了。快乐、自主、自由的和谐校园之风才能吹到孩子们的心坎上。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宗老师的文章,作者对中国教育的灵魂进行了深入的剖析,对中国教育的弊端进行了无情的挞伐。由于这篇文章属于学术性研究文章,刊载在了《中国教师报》上了,我和同事们讨论过,如果这篇文章要是被《中国教育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国家大报所转载,那就可以让更多的社会大众所了解,就会让更多的权威之士、有识之士去为之呐喊,或者以人大、政协提案的方式,递交到政府首脑的办公会上进行专题研究,那效果就非同寻常了,标本兼治的结局也就指日可待的„„

前面花了大量的篇幅去谈论教育的种种弊端,现在书归正传,我还要再探究一下中国教育的灵魂是什么这一重大话题了。

宗老师在他的文章里谈到教育的灵魂是尊重学生个性的发展、尊重生命、学会生存,是启迪教育的智慧等等。而我更要强调的是:

教育的灵魂首先是尊重自然客观规律。以农村小学为例来说明。小学生年龄小,处于启蒙阶段的学习,经济基础薄弱,学校软硬件投入均严重不足,特别是少儿正处于身心成长阶段,所以小学教科书不应该设置太多内容,只是应该更简单些、有趣味性些。教育学告诉我们,学生注意力的保持时间不长,自律能力不足,所以学生要在玩中学、乐中学,作业量要少而精。学生要想快乐学习,老师要留给学生大量的自由活动的时间,转变教育观念,正确看待学生的调皮和不懂,老师的作用有时是照看而不是强制干预,小学生不应该上早晚自习,那些时间应该让孩子们自由娱乐和看电视为主,课外书籍也应以少儿们所喜爱的英雄人物故

事、动植物故事、智慧故事之类的书籍为主,孩子们在老师的看管下既学了知识,又自在的玩耍着,他们就会有快乐感,就会有兴趣上学读书,怎么会厌学、逃学呢?我们总在责备孩子不够聪明,那我们为什么不去检讨自身的教育行为是否苛刻、是否适用、是否合理呢?

教育的灵魂是追求简捷、自然、实用性。中国的教育往往人为地拔高了难度,从而严重的脱离了生活实际,2010年11月25日《武汉晚报》上转载《重庆晚报》上的一篇文章《中国小学生的想象力倒数第一》,该文对21个国家的调查数据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学生的笔试成绩第一名,然而中国学生的想象力、创造力却倒数第一。这一结论证明了中国人爱纸上谈兵,喜欢钻牛角尖之类的无聊问题,而国外的教育崇尚简捷与适用性。恩格尔系数理论指出,一个国家的系数值越低,就说明该国的素养越高,经济越发达,幸福度越高。可我们却用的是强奸民意的手段来降低恩格尔系数值,以此骗取幸福指数的呀?

教育的灵魂是追求中庸之道。常人对中庸之道的理解只简单地认为是左右逢源。其实,中庸之道乃指的是事物的正确的生存大道。它既不能左了,亦不能右了,越接近其道就越接近成功。总揽风云世界,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只要是可取的、有用的、科学的东西,我们都要去探索、追求之,尽可能的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还事物以本来面目。

教育的灵魂是为人类的生存、幸福而服务的大众化之大道。人的一生是求学与做事的一生,既为着自己,亦为着他人和社会。我们的教育部门不一定都要把学生个个培养成专家型人才,我们也需要中、低档次的合格的劳动力资源,教育的过程是最大限度的让他们身体变得强健、头脑变得发达、道德变得高尚的过程,让他们能在各自的岗位上充分的发挥着主观性、创造性,让尊重劳动的人和热爱劳动的人,享受着生存的幸福与快乐。“文革”以前,中国的教育并不疯狂,学生们乐于学习、热爱生活,那时也是很出人才的呀?而那些以违背自然规律的所谓发展实则是混淆视听、得不偿失、残害人类的行为,是教育的缺失、不负责任和严重倒退呀?试想,车子多了,道路反而更加拥堵了,环境也更加恶化啦!好么?反季节种出来的蔬菜,味道香么?四个月出栏的牲猪科学么?夏天,人类因为新陈代谢而大量出汗,这可是保护人类健康的行为,可人们却大肆消耗电能使用空调阻止出汗,这是尊重科学的行为么?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劳动光荣、劳动快乐这些朴素的生存道理,有几多人能诠释其真谛呢?我们的教育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多大程度地学习、研究和宣传过呢?„„

作为国民我们热爱自己的祖国,作为基层教育工作者,我们热爱自己的岗位。但是,中国的教育呀,说恨你吧,于心不忍;想说爱你吧,实在太难。但愿我们国家里的居高层者,能深谋远虑、详察民情,虚心学习世界上先进的教育理念,正视自身之不足,大刀阔斧地、自上而下地、竭尽全力地去予以政策上的调整,倘能办出为世人所接受的、所推崇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教育事业的宏图伟业来,以此而服务于国民和世界,那真乃人民幸运、民族幸运、国家幸运、世界人民之幸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