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初一 议论文 1380字 67人浏览 shuijing7703

那是生命中第一次因成长带来的……巨大的茫然。

缘来缘去缘如风,缘深缘浅几人同?

飞机插向深黑的夜空,透过舷窗看出去,阡陌纵横的凰城城市灯光被逐渐的抛在云端之下,随后是黑沉沉一片,犹如陷入永恒之沉沦,最后略微颠簸过对流层,一轮巨大的圆月升起在黑雾般的云海上。

这个历经沧桑沉默的男人,他的腰脊像是旗杆一样笔挺的杵在病房门口,像是站立在无数个哨所或者军区部的营房那种宽阔雄伟的背影一样,但是现在这个背影却平添了几分野草寂寥的苍凉。

人生不能只如初见,所以才必须珍重,所以才不能失去。

所谓的命运,他娘的从来都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会理睬一个人的痛苦和嘶喊,也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下庞大齿轮绞合行进。就像是那句话说的一样,轰轰烈烈浩浩荡荡一去不回,无论是时间,回忆,还是不可再来的年轻面容。

其素春梅绽雪,其静松生空谷,其艳霞映澄江,其心笔走龙蛇,其神月射寒江。

窗帷罩住的教室半明半暗,外面是如泼墨山水画般在雨幕的天气里寥寥勾勒出墨线的景园——恍如两个世界。

人生有遗失的美好,人生永远都不可能只若初见。十年后的我们还会不会如十年前的我们一样,为细节而彼此在意,同做一件事会很有默契,同看一部没营养的娱乐电影会同样失声发笑。会不会在对方晚回家时热好饭菜,会不会因为琐事而争吵,会不会连争吵都没有了力气。会不会有一天形同陌路,相望只是点头,然后清浅一笑错身而过,于是将这十年间盛大的生活抛之脑后。

有的时候,或许正是因为看不见未来,所以才更加的放浪形骸。

每个人所做的事,所走的路都有不同的目的,有的问心无愧,有的理所当然,有的心怀鬼胎,有的胆战心惊,你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旁人其实并没有办法阻止,最重要的不是你选择走向哪条岔路口,而是你在转瞬即逝的机会面前,面临这无数通往各处的道路,却没有向前迈出真正要走的路,这其实并不丢脸。最可怕的是,你根本不知道什么事你真正想要选择的。

我脑海里一直有个梦境,自己在办公室前工作,忙于生活,会有一个女孩为自己端来咖啡,素手添香。这是曾经无数次辗转梦寐过的场景,平凡而温馨,犹如那些琴筝激越的岁月里,最悠闲散漫的侠侣,隐于南山,逍遥千年。

这份感情,已经摆脱了时光的桎梏,足以在世人面前狂放不羁,拥有无视众生的睥睨。

时间就在这样浮躁的日子间流了过去,留下一大片一大片海滩上飞舞的白鹭,有鱼群随着太平洋飘来的季风迁徙,有飞鸟斜着身子划破长空,有游鱼觅这水线隐没于海岸,还有碧蓝如水的苍穹上如棉絮一样飞散的云朵。

有树叶的影子在透明的水面上摇曳的画面,有高地上迎着海风扑簌招展的浅草,有被风吹起裙角的少女荡漾起的涟漪般的笑容,有空旷地面上你和我来了又走了的背影。

还有未来,不曾展开却已然开始的传奇。

当所有未来都已经划下轨迹痕迹的时候,当所有人安详地沉睡在午夜细数着梦想的时候,当你和我都能预见前方风景的时候,当天空衬着白云泛着平静和幸福的光芒的时候——一场巨大的足以改变所有人命运的风暴,在来去的时光中,暗涌成型。

天空的幕布已经换成了夜的舞台,慢慢的越来越深,直到再次拉上明的帷幕,隐没了星辰,喷薄出朝阳,凸显了远山的轮廓,消散了缠绕的雾气,化成清晨最透明的露,滴下璀璨的眼泪,湿透掩埋了四季春生秋长的泥。

就像是静夜里盛开的火,跳跃着隔绝了声响的音符,化成头顶上拖曳了整个夜空的银河,流逝成过去和过往的穿梭。

十年72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