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语流声
初三 散文 752字 20人浏览 东亨物流指南

不知不觉中,我的周围有了朋友,虽然依旧孤独。

在太阳还未升起的黎明,独自在黑暗中穿行,任由寒风穿透我的身体,让冰冷侵蚀我的皮肤,冻结我的血。

树也依旧孤独,在寒冷中颤抖,摇摆着枝。叶也在颤抖,哭泣着摇曳,最终簌簌落下,停止了挣扎,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土地上,任人踩踏。碎了,便化为尘埃,归于尘土。 太阳渐渐升起,带着圣洁的生命曙光,向远处延伸,日复一日。

伴着冬日照在脸上温暖又带着寒冷的阳光,来到了学校,同朋友忆着流逝的过去。苍白的纸上,笔墨渲染,笔尖划过记忆的片段。回忆,前往流年的彼岸。

回望,不知遗忘到哪个角落里的一张照片中珍藏的回忆,就不禁黯然。遗憾悄然而来,没有察觉,留下满心荒凉,悄然离开。

荒凉的土地,没有雨水滋养,荒凉的一亩方田没有雨水浇灌,荒芜到近乎无助整日笼罩在我的心头。

内心的荒凉被短暂的快乐冲淡,但它仿佛不死般,生根,发芽,在心底滋生,将内心充满。 夜的精灵招来黑暗,太阳散发的生命曙光越来越淡,最后化为遗憾,在黑夜中弥漫。空气也变得荒凉,散发冰寒。

墨蓝的天空,几颗星顽固的闪烁,它没有忘记希望女神的嘱托,依旧顽强的闪着生命的光,虽然最终会暗淡。

曾记得有多少个夜,我抬头仰望浑浊的天,没有繁星点点,只有半轮残月孤独的悬挂在天边,让古人为你吟荒凉的诗篇。

夜里,静静的思考着渐渐懂得的人世间的道理,心灵之泉不再清澈、甘甜。目光迷离,只想守住心灵的那最后一方纯洁的土地,不让荒凉将心灵占据。

我是否该庆幸,在弥漫着遗憾的硝烟中,有伙伴分担我的痛,欢声笑语中,冲淡悔恨的伤痕。我是否该庆幸,有人能卸下我孤独的伪装,轻抚着迷失的心灵,虽然她只存在我尘封的记忆中,不愿开启。

声,流淌在天外。语,奔涌在星空。灵魂在诉说荒凉,心灵在倾听遗憾。这不是生命轮回时的飘摇,而是浮华散尽时的坦然。

夜语流声,诉说、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