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有感
初三 散文 2739字 3003人浏览 baibeely

读《梦里花落知多少》有感

1608 刘昱彤

如果那是个美梦,我倒宁愿沉醉在那个梦里。但那个梦,它并不美,梦中,月被乌云遮挡,星星不再眨眼,银河不能再被看得分明。也因为痛彻心扉的思念,眼泪遮埋了笑脸,似乎花儿也有感知,悄悄地凋零,一切是如此的肃杀,如此的凄凉。因为她的爱人远去了。这就注定是个残败的梦。即使会有美景呈现,但也会稍纵即逝。因为赏花的人没有了欣赏的情趣。唯有一股思忧满载心头……

其实,以前的我,对文学的触及极为有限,对作家三毛的了解是从一个错误的认识开始的。我一直以为《三毛流浪记》中的那个小孩就是三毛,但后来才知道此三毛非彼三毛。也许是基于这个原因,才让我一直想读三毛的文章,了解这样一个伟大的女作家的心灵世界。 经阅读,我才真正对她与一个初步的认识。她曾就读于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系。毕业后留学欧洲,婚后定居在西属撒哈拉沙漠加那利岛,并以当地的生活为背景,写出一连串脍炙人口的作品。她是个性情向往自由的女性,她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她的作品也在全球的华人社会广为流传,在大陆也有广大的读者,当然,我也是这些人其中的一个。

事实上,她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是我最喜欢她的作品之一,但这部文集并不是以小说连载的形式呈现出来的,而是通过多篇文章共同组成的。而这些文章,在无形中又存在着些无形的联系。

初略地看一看,她的文字尽显苍凉。总是通过那些悲白的事物来描绘自己的无奈、惊恐与绝望。这也并不意外,因为《梦里花落知多少》是写关于她的丈夫荷西意外去世之后的。丈夫荷西是她的天,是她的依赖,是给她足够自由、爱护和理解是丰满的。一个懂她爱她的人突然不在了,我想任谁都是空白的。尤其曾经他们是挚爱的。

记得三毛在书中这样说道:“虽然预知死期是我喜欢的一种结束的方式,可是我仍然拒绝

死亡。”又如在《不死鸟》中她写道:“一年多以前,有份刊物嘱我写稿,题目已经指定下来:‘如果你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你将会去做什么事?’事后,我又想到这份欠稿,我的答案仍然是那么的简单而固执:‘我要守住我的家,护住我的丈夫,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其实,生死是命中注定。但他们的爱超越了生命,超越了生死。她为他,在幼稚地幻想她是可以拒绝死亡的。因为她想陪他和他一起去赏山赏水,走遍天涯,直到地老天荒。但是,荷西的意外之死打碎了她所有的梦。只剩她一个人在孤独处单想念。心是苦的,脸是被泪洗刷的。所以《梦里花落知多少》是她为追忆荷西寻找心灵解脱而作的,字里行间满是怀念泪,是悲苦的,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的爱是心灵的契合,是至死不渝的。

对比现在,这又会呈现多大的反差啊!一些人为了一己之利,贪图一时的享受不顾自尊抛夫弃子,想着有钱人奔去,这又是多么可悲啊!曾经,我就看过这样的报道。一位妻子,靠着丈夫在外打工的钱过活。丈夫本是年轻力壮,在外做劳力活足以养活这个家,她也是有尊处优的。可是好景不常,丈夫在一次事故中落了一个终身瘫痪的结果,她害怕了。在花完了丈夫受伤赔的钱之后,她害怕要自己打工,还养着瘫痪在床上的丈夫,所以在以后她跟着一个外地男人一起走了。只留下孤苦可怜的丈夫瘫痪在床上,靠着邻居的救济过活,不出几个月,就去世了。试问,这样的女人有存在的价值么?真的灵验了那几句话,“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却已经死了。”就算是一个目不识丁的人,她也会有点人性,也会懂得怜悯他人,在乎尊重他人的生命,不会只顾及自己。这样的人,没有点滴爱可言。别人可以为她洒热血流大汗,她却不肯他们付出点滴,她是可悲的。对丈夫只有索取,没有感恩与回报。这样的人,那些痛彻心扉的感动永远也不会有机会体会到。她的人生是遗憾的。尽管是荣华富贵的一生。

也许是天妒英才吧!关于她的死,我一直不得而知,有传言说是自杀。我想,这样的说法我是可以信服的。因为在她的回忆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前一阵深夜里与父母谈话,我突

然说:‘如果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的这条路,你们也要想得明白,因为在我那将是一个更幸福的归宿。’”这样,把她渴望结束生命的想法袒露无疑,并且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中,她一直在生死之间纠结。读者那些她对生死看法的句子,例如“流去的种种化为一群一群蝴蝶,虽然早已明白了,世上的生命,大半朝生暮死,而蝴蝶也是朝生暮死的东西,可是依然为着它的色彩目眩神迷,觉着生命所有的神秘与极美”,再有“我迎着朝野站在大海的面前,对自己说:‘如果时光不能倒流,就让一切,随风而去吧!’”读着这些语句,我以为她对生死已经看得很透了。她会为了探究生命的神秘与极美坚强地活下去,熟不知,她只是当作他人把生死看明了。当她做回三毛时,她还是放不下荷西,至终她选择结束生命,在另一个天堂和爱的人再一次相遇相守。

其实,我并不赞同她这种做法,她可曾想过那些挚爱她的亲人,她的双亲,失去她,又会是怎样的?她的双亲又会心痛难忍到几何?而这些她自己记录下来的,正如她的母亲对想自杀的想法。在《不死鸟》中,她的描写是“母亲听了这话,眼泪迸了出来,她不敢说一句刺激我的话,只是一遍又一遍喃喃地说:‘你再试试,再试试活下去,不是不给你选择,可是请求你再试一次。’”她的父亲,亦是如此,在她的描绘中,有这样的一段话:“父亲便不同了,他坐在暗淡的灯光下,语气几乎已经失去了控制,他说:‘你讲这样的话,便是叫爸爸生活在地狱里,因为你今天既然已经说了出来,使我,这个做父亲的人,日日要活在恐惧里,不晓得哪一天,我会失去我心爱的女儿。如果你敢做出这样毁灭你自己的生命的事情,那么你便是我的仇人,我不但今生要与你为仇,我世世代代都要与你为仇,因为是——你,杀死了我最心爱的女儿。’”这就是她的父母对于她说想要寻死的想法的回答,看到这些语言,任何一个子女,就算再怎么与活不下去的想法与绝望,都会为了爱自己的人坚强地活下来。可是,最终,她还是先走了。只留下双亲,亲人为她悲痛,失去荷西让她无法求生的感受,她是明了的。可是,她却是那么自私地让父母也在这种感受中煎熬着。这与她先前的想法并不一致,

先前她说“先走的那个人是幸福的,留下的人是无助孤苦的,她宁愿一个人承受这些。”也许,也是病痛挡不住她的脚步吧?

看到这儿,我想说,世间一切皆有命,无论在这场命运的征途中,我们失去了生命挚爱的什么,我们都应该坚强地活下去,为留下来的人制造欢乐,这样我们也会有快乐。失去的,逝去的,更能坦然处之。无论生命让我们如何绝望,总会有彩虹出现的时候。只是,时间让我们等待。

很久就听人们“人生就像一场梦”。是的,等到油尽灯枯的时候,我们蓦然回首,才会发现,原来我们已经经历那么多。有悲痛的,也会有欢乐的。只是,忙碌中的我们钻进了悲痛的胡同,把它给放大了,这样,失意中的我们才会更加悲痛。

独自怅然,我正行走在我的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