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在
初三 记叙文 1597字 1733人浏览 可爱阿狸i

我一直都在

素白一纸,笑古诧嫣然

叹流古离生,波澜一场,终归一空

与他相见是在一片花海中. 我是出逃的新娘,穿着鲜红婚服,头上的凤冠依旧闪闪发亮. 我自以为找到一片净土. 只是,梦醒了。醒的很颓然,我对他说“你,愿意留下吗?”心中充满了期待,如同我想要永远想留在这一片美好的净土一般。

“不了,我属于远方。”

他说这句话时看着远方飘落的蒲瑛,眼神中有着一种深邃,他的期盼也许比我更为强烈。 “是...... 为了她吗?”我的心揪着,明明知道答案只会伤人,却偏偏想听到他的回答。即使...... 即使答案它很伤人。

“...是,你知道她曾经为了我付出多少. 我不能……”他的眼中是遮不住的无奈,也带有一思丝凄凉. 他的心像被撕裂般痛着.

“我知道了,别辜负她……”我噙着泪,倔强的不让它流出。

“那么,再见了。”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笑着的。我知道他的用心,他不想让我看到他哭,他也不想看到我为他哭,为他伤心。

他离去的背影很无奈,血色的辉光透过片片的流云打在他的身上,愈发苍凉,这一片净土也许已经随着他的脚步,一寸一寸的消弭逝去。最终,我的眼眶流出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划过我的裙摆,啪嗒啪嗒的落在绿色的草地上,它们在枯去,这个世界,这个梦已为残缺。

榕树后传出折扇的声响,我抬起模糊的泪眼. 只见一位眉目清秀的男子转出身来. “本想借此美景休息一下,这还没几个时辰还倒听了场戏.”

“打扰公子真是对不起了,还望公子原谅.”我的脸上泪水遍布.

“回家吧,难不成还要在这哭吗?”

“公子与我素未谋面何来的回家.”

“我就是你的相公啊你还这是不乖.”

我从未想过他竟是自己的相公,也从未想过他会什么都没说.

凤冠上的珠子被风吹的作响,缘分又被另一个人牵起……

模糊的脸,一样牵挂的记忆,在这一刻都清晰如昨。

枫叶翩跹,枯草凄离。

那时的我就如同这个季节的的一切,有着正处笈笄之年本部该有感苍悲凉,与周围的人显得格格不入,他们都会指着我,嘲笑我“木头人”,然后一哄而散,理所当然的委屈充斥着不甘的心,眼泪也会在眼眶中打转,这时我总会来到这里,这一片净土,靠在面前这一棵显得有些枯榆的榕树下,我会把它当做一个倾诉的人,向它诉说我一天的琐事。而它也像是一个静静的聆听者,不时有沙沙的回应。有时我甚至会对着这一棵绿意葱茏抑或是孤枯枝桠的榕树说“你能听见,对吗?”每当我说完这句话时总会笑笑,笑我的天真。

那一天我的姐姐出嫁了,我很羡慕她穿着鲜红婚服时的样子,美的不可仿物。还有她的相公,体贴,温柔,我姐姐会当着我的面大声的叫“相公。”脸上洋溢满了灿烂的笑容,然后转过身来对我说“琰琰将来也要找个好相公哦。”我也只是笑笑以表回应,表面的自若,心中的期盼。从那以后我都会叫那棵陪伴了很多岁月的榕树叫“相公”并说“我们以天地为证,结为夫妻。” 我看了看它,在树冠的顶端有着一点晶莹,那是什么,从未知道。

日子过的很安详,我每天都会去那片土地上,靠着榕树,看着蓝天,享受着柔和的风,与榕树阵阵的低语。

后来我遇到了瑾,他很爱我,很疼我,我去看望榕树的日子也越来越少,因为他值得我去依

靠。

瑾,走了,在我出嫁的一天,也就是今天,我没有想他会留下,他也真的没留下。“孤独一人多好。”我努力安慰自己, 让自己如风般平静,可风却肆意的一边又一边的拂过我的泪面。

“姑娘可否想起?”

默默点头。

“他走了,也是罢了。”它说的异常平静,随后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如同空中飘落的花瓣一般无力。

我望着他,木纳,呆滞。

“你会幸福的。”一如的平静。

我用手抹了抹濡湿的眼眶,一片模糊。

“要走了。”宛若尘埃落地般的无奈。

眼睛清晰,它不见了。一连失去两人,“呵呵。”冷冷自嘲。

攥了攥手,才发现手中多了点什么,展开手掌,是一片叶子。

我笑了,笑得什么,我也不知道,渐渐变成了哭,涕面横流。

“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你能听见了,相公。”我呜咽这。

树叶飘落,密密麻麻的字体

“娘子,我永远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