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零零的传奇
初一 散文 613字 42人浏览 范静kk

一九零零的传奇

凡世饿喧嚣,世俗的沉沦,令他整个人生都是一场悲剧。宿命念他天然地对世俗深怀戒意,给予他某种天赋。

名为1900的钢琴师,生于海上,死于船中。

那是对钢琴的执着,还是对爱情的放手,抑或是对维吉尼亚的不舍? 有人说,站得越高,看得越远。

他终究没有走完楼梯,因为他看得太远了。那座城市,他看不透,看不到尽头,若是继续走下去,他会迷失。车水马龙,人与人擦肩而过,屡屡白烟和乌烟往上飘,好像为了到达某个地方。

当有人靠近你时就会有人得离开。

每次的靠岸,都有些人上船,就得有人下船。过客?那为什么他还是那么的伤感,献曲作别。哀伤的旋律是回忆的独奏。

小庄要独舞苍穹,我要独步天下。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追求。但1900,总是为了某种追求而一个人活着。

她的每一个琴键都被弹出孤独。轻灵的手指,疾速如风。眼神,伤感。 听,海哭的声音。

感受海浪的旋律。

他总能看到尽头,因为每次的航行都会靠岸。

快乐是什么?就是掩饰自己内心的悲伤对别人笑。那为什么,他还是那么地伤感,让人心疼。即使他会笑,有他唯一的朋友看到他笑得落寞。 离别。相遇。离别。

曲终人散。

船还是停了,就这样永远地停了。

他匍匐了那么多年

微笑着轮回了那么多年。

只等待与维吉尼亚的灰飞湮灭。

没有身份证明的人,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痕迹,就在人间蒸发,如他流逝了的音符,渺无踪影。

海上钢琴师

DannyBoodman

T 。D 。Lemo

NineteenHundred

硇洲高二:窦晓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