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读后感
初三 读后感 2600字 471人浏览 jbl254

《南京!南京!》

——认真而冷静地不高兴

历史文化学院1402班 赵泽中 2014104010236

《南京南京》上映的时间是2009年,记得当时这部影片的风头一时无二,全网全国都在热议影片中的男主角为什么会是个日本人以及兴高采烈地讨论那直裸大胆的慰安妇镜头,时隔不久它在国内国际上接连斩获各项大奖的消息传来,那段时间里几乎每个国人都或多或少地听过这部影片的盛名。

但令人羞耻的是我没看过——因为当时我初三,老师总是一脸严肃地告诉我:考上高中你就自由了,想看多少电影都没问题。像我这么听话的笨小孩理所当然地从天理灭人欲,考上了一所还算凑合的高中,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高中老师也是这样对我说的,连表情都几乎没变,只是目标中的那个圣地换成了大学——至于大学发生了什么,我不说你们也知道;当然另一个极为隐晦的原因是我和我们中的大多数都一样,不愿意花宝贵的课余时间来看这么沉重的题材——又有谁愿意为一段与自己已没多大关系的历史而认认真真地坐在屏幕前不高兴呢?

但导演陆川愿意,而且他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认真地不高兴,我想现在的我实在没有任何理由来拒绝这样的努力和不高兴。

影片甫一开始就笼罩在一种让人感到阴寒的冷色调中,正如导演“我想要拍出一种特别冷、特别凉的感觉”所讲,黑白色的镜头事实

上也构成了电影的基本叙述语言,从城内对峙的军人开始到最后的角川自杀,一种冷静的克制在电影中一以贯之地弥漫,对,就是这种压抑中的绝望无奈,屠杀与反屠杀以这种可怕的冷静展开,就连最激烈的攻防战中都没有悲壮的呼声,驻守南京的中国残军首领陆剑雄连一丝勉强的笑容都挤不出来,只剩下一副空洞的眼神和军人的战斗本能,日军侵占和屠杀也进行得理所当然,也许中日双方都早已知道战争的结局,尽管还在厮杀流血,但屏幕内外的人对故事的走向都已了然,绝望的了然。

紧接的是唐先生、蒋淑云、拉贝、角川、伊田等人围绕难民营的问题开始角逐,上文提到的克制依然存在,与其说之后电影的线索是难民保护营的艰难生存和角川的自我觉醒,不如说是在大战争大屠杀语境下人性的破灭、重建与救赎,那个满脸谄媚、到处喊着“朋友”的唐先生出卖同胞换来的却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摔落阁楼、小妹被抓到集中营的惨剧;始终拒绝剪发的妓女小江却自愿前往充当慰安妇;大批中国民众被活埋、射杀和沉江,屠杀与被屠杀的群体一样沉默到让人窒息,让人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

没有人有资格坐在银幕前指责他们为什么不奋起反抗,怒其不争,拿出最后的骨气再斗争一次。我们只能看到的是戴眼镜的高个子、一直在努力救人的姜淑云、带着几分狡黠的小豆子、下跪的拉贝先生。。。只能看到他们这些人的无助迷茫,影片中所有的人都在问让人骄傲的国都怎么会突然变得残破凋敝了呢,同样是人类为何要这样自相残杀下去呢,设身处地,当我们的政府抛弃了我们,我们又要怎

么用自己的躯体和表情面对狰狞的敌人?

《南京!南京!》的高明之处是不仅从中国人的角度进行叙述和反思,还巧妙地用男主角角川的精神救赎来作为独立的线索(也许影名的创意正是隐喻着这样的两个维度?),角川作为一个刚刚进入兵营的新兵显然还显得青涩——也正因为这样的青涩而没有泯灭良知,面对着大规模聚集在教堂的中国民众会去惊慌失措地报信,失手杀死无辜平民时会有满脸的恐慌和自责,在自己成为滚滚铁流中的一员时,这种心理上的恐惧在慰安妇百合子身上得到了有效地舒缓和升华,生命意义的缺失在爱情的名义上找到寄托——尽管我们不知道应不应该或者能不能把它称之为爱情,但可以肯定的是角川对百合子的纯真恳切,确乎是没有半分作假。可是,我亲爱的朋友,这场可怕的战争根本不给你爱与被爱的权力!

情窦初开的角川亲眼看着自己深爱着的百合子一天天枯槁下去,精心准备的礼物也被她当做嫖资,最后一次的看望让他发现那个像母亲一样抱着自己的百合子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神采,想要表露内心却被急匆匆前来嫖妓的同伴所打断...... 到最后他只能无力地看着这个女人像垃圾一样地死去、被车运走,这个世界再没有一个人能够向他张开温暖的怀抱,向他温柔地一笑;唯一一个读懂了他善良和挣扎的女性姜淑云却只和他说着他在教会学校学到的英语:“shoot me”,角川只能选择杀死她,杀死象征着善良和人性的美丽姑娘,你看,导演到了角川跳太鼓、释放小豆子、自杀解脱的最后,也不愿意泄露出一丝丝情感上的放纵,所说的克制一直延续到影片的结束,你所有的愤怒、

痛苦和不甘根本不能在电影里的任何人物得到释放,你只能看着他们的无力到手脚发凉、全身冰冷。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大量的细节有着丰富的隐藏信息,百合子和小江、唐先生和蒋淑云、角川和伊田形成了一组又一组的丰富对比,但同样,影片的失败之处也就是在这里,因为想要表现的东西太多,临时起意改变的东西太多,导致了电影叙事系统的破碎,剧本中本应该活着逃离南京的陆剑雄在影片前半部分就沉默地死去, 视点生硬地转移到小豆子的身上(可见纪录片《地狱之旅:南京!南京!》) 。 缺点当然不能否认,但我大致翻了下09年网上对这部影片的评价,不免感到失望,也许是我们中的大部分都有评论一件事而不必了解和思考这件事本身的天赋技能,诸如“我宁愿深刻同情,畅快痛恨,也不要模棱两可地冷静。”“《南京!南京!》是不尊重历史的四不像。”“日本人是坏人。”这类的影评竟然占据了评论中的大部分,我不知道这种民族主义者为什么能够如此理直气壮地指责,难道非要让每一个中国人都对东边的大和民族恨不得啮骨食肉才罢休吗,从人类的宏观角度来指出战争对人性的摧残难道不是更有力量的控诉吗?我们当然不能不承认这部影片在叙述层面的断裂性的失误,但是亲爱的朋友,这只是一部艺术创作啊,就算是我们历史系的老前辈们研究南京大屠杀都做不到完全的客观公正、还原史实呢!

朋友,在这个人人都奉行解构主义的今天,我们已经习惯着把爱国、勿忘国耻的这些字眼视作无聊的教育口号,已经把认真的思考当做无聊无用的代名词,每个人不是忙着往下一个幸福天堂高速飙进,

就是自怨自艾、自娱自乐地看韩剧、刷淘宝,可是,朋友,有关南京大屠杀的30万你认为它真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

我们只能庆幸:这个时代还有像陆川这样的人在替我们认真地、冷静地不开心,尽管他可能只是不成熟、不完美的尝试,但毕竟它努力地让我们这些人去触摸到那段冰冷的历史,并由此认认真真地不开心。

我想这应该也是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一种值得尊敬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