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声音,一直在我心里
初一 散文 652字 1068人浏览 pangpanghe

“叮铃,叮铃„„当心!当心!”交错纵横的一条条小巷中响彻着这浑厚爽朗的为三轮车独有的铃铛声和吆喝声。

温州市一个小的城市,而且路都是比较窄的,所以这种穿街走巷灵活极了的三轮车便成了主要的交通工具。每隔三五条街便有的一群三轮车夫聚集处俨然成为了他们的“小驿站”而这些“小驿站”也组成了温州别有一番情趣的风景线。

驾车的三轮车夫大都是本地人,所以吆喝时用的也基本是方言,这一声声爽朗的声音在人群中写得格外响亮。自己想要乘车,只要向车夫挥挥手,报上地址,他便能很快选择一条最近的路,把你送到目的地。

以前每次回老家,我都定会坐上几趟。车夫的驾驶技术特别好。行车的速度极快,来往车辆很多,他操纵自如,毫不手忙脚乱。不管怎么拥挤,他总能左拐右拐地挤过去。遇到极窄的地方,他总能平稳地穿过,而且速度非常快,还能作急转弯。两边的建筑飞一般地往后倒退,我们的眼睛忙极了,不知看哪一处好。耳边回荡着车夫响亮的吆喝声。

在这一声声“叮当”声中,对这里的大街小巷了如指掌的把车的师傅总能把你带到有好吃的小吃的地方。“好吃不怕巷子深”,有时半路被某种香味吸引了,定会付了车钱,跳下车子,直奔那香味来源。这时是孩子们最开心的,因为可以吃了这家又吃那家,最后总是顶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一大群人拥出来,各自拦下一辆三轮车。簇拥在一起的一辆辆三轮车一会儿就散开了,消失在弯曲的小弄塘中,传来一片哗笑和聊天的声音,十来分钟之后便定能顺利到家。

这一声声清脆的铃铛声和朴实的吆喝声都饱含了我对家乡的回忆,他就同一缕金线,爸的心紧紧连在了一起。

李嘉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