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味道
初一 记叙文 990字 351人浏览 独爱卿手

幸福的味道

一丝丝白烟缭绕、升起,不,那不是烟,是水汽。蒸汽越来越多,渐渐变成了一层一层的,厨房里、小锅旁明净的窗玻璃渐渐迷蒙起来,上空像笼了一层白茫茫的轻纱似的。

我们一家在客厅里说着笑着看着电视,妈妈忽然一叫:“哎呀!不好。”就急匆匆地进了厨房。她脸上的表情,像弟弟用积木搭了“高楼”,却不小心被人推倒了一样,有些沮丧、慌乱、“大事不好”。我随母亲后进了厨房,扔下看《熊出没》的俩父子。

妈妈在煤气灶前站着,赶紧调小了火。她小心翼翼地用湿抹布撩起锅盖,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把粥烧糊。”我在一边看着她,什么也没说。只见她又往锅里加了适量的开水,用勺子在粥中轻轻地搅拌了几下她的眼里盛满了满足的笑,我发现她的笑是那么温暖,就像我小时候如此依恋她时看她的笑一样,有种说不出的安心。

我悄悄地走向她,瞅了一眼锅里:哎呀,怎么黑乎乎的一片呢,还不是糊了?妈妈笑着把我赶了出去:“别心急呢,小馋猫,黑米粥做好了会叫你的,让你吃个够。”我蹦蹦跳跳出了厨房,开始“汇报军情”:“大馋猫小馋猫今日极有口福,母上大人熬了一锅的——”老弟两眼放光,我故意拖了个长音:“黑米粥哦!”

结果是,不等妈妈“发号施令”,餐桌前已坐好了人。老弟一副猴急的样,仿佛再不做好,他就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了。这也给了我一个教育他的机会:“咳咳,姐姐告诉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老爸也有些迫不及待,但相比之下要比弟弟来的“矜持”,老爸特别喜欢吃这一类的“自家粗粮制品”,他总是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们,某某谷物含有某纤维素,吃了对身体有益什么的。说起来我和弟弟也是不负众望,个子蹿得一年比一年高。

“做好了做好了,我要端过来了,让让!小心点。”妈妈一番连珠炮似的话,我们都很服从。

老弟的迫不及待令他吃了一个亏,烫了嘴巴,他还一直嘟囔着:“早知道就不吃热豆腐了,其实凉的更好。”我们都哈哈大笑。爸爸则像一个品酒师般在品味,还一边深沉的点了点头。我呢?我看着碗里一颗颗仿佛吸饱了墨水的黑米,想着怎么让吃相好看点,却又忍不住狼吞虎咽起来。妈妈看着我们,满足地笑了。

接下来,是一个我们家的传统环节。“大家觉得味道怎么样?”妈妈期待地问。 “烫了点。”弟弟嘀咕着。

“甜了点。”爸爸点点头。

我咂咂嘴说:“里面有幸福的味道。”

我们都笑了。

是啊,那里面有妈妈细心的味道,弟弟淘气的味道,爸爸“深沉”的味道和我爱这个家的味道,那里有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