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灯下的孤独 作文
初二 散文 2056字 182人浏览 空白说菲言菲语

华灯下的孤独

郑州外国语中学 陈雨斐

黄泉碧落,绵延在穹苍间的水湄,寂寞低吟浅唱地融在夕影中,迷茫而亦步亦趋的离开;

紫陌红尘,留连于燃烛后的冷灰,孤单轻描淡写地蕴在窗棂上,旷世但擦肩而过的悲哀。

——题记

子夜,徜徉在深紫色苍穹笼罩的街道,看远处赤橙的霓虹灯将天空氲染出淡淡的光晕。万籁作响的现代城市中,川流不息的轿车显现出不可一世的繁华。夜色浓重,空气中弥漫着夜风温润的气息和柏油马路湿冷的气味,唤起我自灵魂深处散发的深深孤独。

那孤独,是一卷冰冷的饮水词的孤独,是一株春茶般碧绿的合欢树的孤独。线装的《纳兰词》,脆黄的纸页,映出寂冷沙洲血色黄昏的地平线上,一个孤独的剪影踽踽独行。

他是纳兰容若,是流光璀璨的宫殿前一株佛前修炼的金莲。他身处繁华,无奈毕生只希冀一个渔村蟹舍的梦想。这梦想装载着那样纯真的感动,成就那样举世无双的孤独。三番五次面对至亲至爱之人的死亡,他只有把眼底的凄清倾注在小小的词笺上。“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有如洪水一般的悲痛涌来,空无一人的庭院里,他望着天边堆积的卷云,惆怅着,惆怅着。“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内心的悲凉疯狂地涨潮,疯狂地发酵,疯狂地抑制,又在繁华落尽尘缘断绝的前一刻疯狂地安静。心灵的焰火燃烧,困顿,在终于爆发的

那一刹那,凝结在素白的纸上,是决绝而绚烂的词章。喧嚣的世界一点一点淡下来,到最后,演化为只能听到自己心跳声的静谧。花开月凝,云散萍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三十载的诗情换来亘古的寂寥与孤独。在平静无波的黑暗中,在指尖流逝的时光中,纳兰容若独坐在一片峭壁绝顶,望着虚浮的孤星。孤独伴随着冷清的心境,赋予他一个全新的高度。词章如火如荼地绽放在夜空,一瞬间照亮昏沉的诗坛。

望着街边的孤灯,那暗夜中仿佛一瞬间点亮尔后熄灭的灯火,我想起纳兰容若,这个封印在薄薄一卷词集中的灵魂。他自始至终都被孤独封禁,却也正是孤独,成就了他凌驾于凡世的灵魂。

徘徊在被华灯映得五光十色的夜空下,低而广阔的天空中,遥远的汽笛声断断续续地传来,纠葛在无边的寒夜里,勾勒出更深层次的哀伤。

那孤独,是一个漠然的边缘人的孤独,是一种几近荒谬的非理性的孤独。窗台上的《局外人》,光洁的封面,在辽寥的长夜里就像一扇散发诡谲光柱的门。那一片刺眼白亮的光中,浮现出一个孑然的背影,抽着烟斗,穿着松垮的工装裤,伫立在一片矮矮的坟茔前。

“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淡淡的语调,蕴藏着催人泪下的荒凉力量。主人公默尔索的母亲去世了,默尔索在葬礼上没有掉一滴眼泪。在周围的一片哀哭声中,吧嗒吧嗒的抽烟声像平静苍白的钟摆一般。默尔索在母亲下葬的第二天就去游泳。炽热的光线照射在闷热的海面,烧钹似的太阳倒扣在沙滩上。仿佛站在

很远处的那个阿拉伯人成为一团模糊的影子。天旋地转中,他扣动了扳机。默尔索杀了人。

法庭上,司法机关把对一切毫不在乎、漠然面对的默尔索说成一个冷酷无情、蓄意杀人的魔鬼。默尔索始终相信自己无罪。审讯从不调查杀人案件,默尔索被关进了牢房。

一切都安静下来,默尔索无动于衷地坐在黯淡的牢房里,开始思索这世界。黄昏的天空萦绕着海水的气味,整个世界好像一个庞大的迷局。默尔索觉得自己仿佛从来没有走出过这个黑白交错的局,又觉得似乎从来没有置身于这错综复杂的世界。在暗黑迷乱的角落,他独自舔舐心灵的泪珠,忍受所有人都认为荒谬的孤独。夜晚就像一个令人伤感的间隙,内心孤独的默尔索第一次向这个冷漠世界敞开心扉。他觉得自己过去是幸福的,现在仍然是幸福的。他安静地,甚至是轻描淡写地看着冷冽的空气,仿佛面对吱嘎作响摇摇欲坠的绞刑架,想象处决自己的那天,很多人来发出仇恨的喊叫声。但他并不难过,因为他的孤独之旅将要走到尽头,他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母亲了。看看四周,这个残酷的冰冷人间似乎从来都不属于他,他也从来没有属于过这个无情的世界。寂寞而荒谬地活着,毫无意义地死去,默尔索的内心一如既往地宁静。宁静下蕴藏的孤独始终折磨着他的心,也同样是孤独,使他成为冷漠世界的牺牲品。《局外人》的作者加缪认为:默尔索远非麻木不仁,他怀有一种执着而深沉的激情,对于绝对和真实的激情这也许是不错的。默尔索之所以一步步走向毁灭,是因为

他一直不停地与世俗作对。一点点看着他的人生灰飞烟灭,也许我们对默尔索都应该抱有的是一种同情。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情。

灯火辉煌的夜,我躲在一个昏暗角落里,面对城市的喧嚣起伏,看鸣笛的锃亮轿车,看沾满浮尘的鞋,看柏油路面承载的繁华。人们为自己的信念奔走着,匆匆而行的鞋发出嚓嚓的轻微声音。他们的灵魂静默着,沉寂同样深刻的孤独。这孤独不是一个人的,而是来自每个人看似淡漠的心境。在黑夜中默然,一手是升华,而另一手是沦落。亘古的孤独可以成就一个人,同样可以毁灭一个人。只是在你望向那璀璨灯火的一瞬间。而那天边,在万家灯火的城市上方,秋风呼啸,那来自上个世纪的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可曾停留?他们,可曾在这华灯初上的静夜,告别宿命的孤独,跨越天堂与地狱的天堑,找到属于自己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