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是树的孩子
初三 散文 839字 57人浏览 过儿过儿88

枯黄的落叶繁华逝尽,幻为残翅黄碟空中飘洒。光秃的树干无法挽留住鲜活的生命。萎蜷的树叶曾为追求不受束缚的风,切断了与它们生命相接连的脐带。它们在嬉逐风的时候,也漠视了最重要的品质—感谢恩人。

我站在树下观望这生命的代谢,又看见它们破枝而出的重现生机的喜悦。轻轻抚摸树干上隆起的树皮,上面刻满了无尽沧桑。这是幼时和母亲一起载重的小树啊!可现在的它却树冠高插,英华正茂。看着想要触摸天空的枝丫,以及伸得长长的细条,我的心也飘回到了童稚时代。

回想那天的阳光也似这般和煦,我在锄土,母亲在拿小树苗,挖好一个大坑后,妈妈就把小树苗放进坑中,开始培土,而我则在旁边拍打身上的泥土,结果越弄越脏,声声埋怨这活儿又脏又累。妈妈笑着叫我住手,并告诉我树苗是要靠我们付出更多劳动力养活的。当时似懂不懂,而现在想起,这小树苗也确实是吮吸着我的汗水长大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年龄大点后,我对妈妈则是没有那么依赖了,更多的好像是排斥。在这个攀比的学校,原来轻微的唠叨,听起来也那么烦人,别扭。再大些上中学了,妈妈因担心我而接我上下学的举动,不仅被同学嘲笑,还被老师理解为“不能独立。”羞愧难当的我,对着母亲吼道:“为什么要来接我!”而母亲则是一脸平静地说:“那是关心你。”我对他更凶地吼:“以后别来接我了,少管我。”我还砸门以发泄自己愤怒的心理。隔着一门的我仿佛听见了抽泣声。

母亲很爱唱歌,唱那种老掉牙的歌曲。她曾经对我说,她在初中的时候,歌咏比赛还获过奖呢!说起这事时,母亲那张刻满了皱纹的脸上总会洋溢着一种自豪。

而两鬓斑白的她仿若把时光停留在那一刻,只会哼唱那几首经典曲目,每次在我不耐烦地说她老土时,她就会淡漠地说自己老了,跟不上潮流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现在,我推开了我家那扇橄榄绿的防盗门,只听闻厨房传来一首:“我等到花儿都谢了,我等到海儿都枯了……”这一刻,拼命抑制的泪水最终决堤。

人和树竟也是如此的相似,无私的母爱一代代传承,我们怎能忘记母亲的深恩。我们只能羡慕风的自由,应当少一些埋怨。多一些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