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来
高二 记叙文 2122字 266人浏览 流雪回风忘川

去浙江读书,因为教学水平不同,我被迫留级。

走进802班,我精神恍惚。教室里老师不在,学生们又是新学期刚见面,叽叽喳喳地讲个不停,闹哄哄的一片。连我这个外来客从后门进去都没什么人察觉。只有一个清秀的男生停在我面前,他穿着白衬衫,头发剪得干脆利落,怀里还抱着一叠暑假作业,似乎是个班干部。他微笑了一下,说了一声“借过”便离开了,而我却呆住了,“似是故人来……似是故人来……”我脑中盘旋着这几个字。这是一种多么奇妙的感觉,明明初次见面,却感觉很熟悉,像一个我多年未见的朋友。从那以后,我便对这个男生多了一份特别的关注。

渐渐地,我知道了他的名字,而我在心里则亲切地叫他“阿东”。阿东很受欢迎,成绩优异,喜欢打篮球,是班级的组织委员兼英语课代表,也是学校大队部的红旗班成员,算得上是一个光芒四射的人了。而对于已经学过八年级课程的我来说,我的跨越还是令老师和同学们大吃一惊。我成了数学课代表,成了纪律委员,也和阿东一样成了学校大队部的红旗班成员。从被大家冷落排挤到被大家崇拜,我心里的喜悦溢于言表。而阿东看我的眼神里也闪烁着欣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个英语午读,阿东踩着铃声进来了。他刚打完篮球,连额头上的汗珠都没来得及擦就拿着英语书站在讲台上领读。他还是穿着白衬衫,额头上的汗珠丝毫没有让他看上去脏兮兮的,反而像露珠打在脸上,可爱至极。我一恍惚,却再次深深地呆住了,他的四周竟然散发出光芒,像太阳一样!我揉揉眼睛,想是出现了幻觉,再向他看去,他似乎有感知似的向我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光芒依旧未散去!我听着心脏在突突地狂跳,每一次跳动似乎都在告诉我,我喜欢上阿东了。

那时班上都在传班长阿静和阿东相互喜欢,因为他们常常要留下来讨论班级工作,时间长产生感情也是难免的。再说郎才女貌、金童玉女,相互喜欢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听着虽心里感觉苦涩,但大多数时候还是抱着祝福态度的。

直到有一次,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同学阿蕾从后面追上来,我发现她哭了。她大声地对我哭喊:“凭什么大家都喜欢你?连阿东都喜欢你!我那么喜欢阿东,他却喜欢你!”她的声音都沙哑了,应该是哭了很久。说完她便走了。而我则从惊吓中清醒,没有一点良心地在心里偷着乐。“他喜欢我!他喜欢我!”我几乎是踩着云朵回家的。而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的面红耳赤总算消停了一点,我开始变得警惕起来,不安起来:“会不会是阿蕾搞错了?如果搞错了那不是空欢喜一场吗?而我用没有勇气向他询问,算了,不想了,烦死了!”我用被子蒙住头,却翻来覆去睡不着。那一夜,我失眠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海边的冬天照样寒冷。我低着头尽量把帽沿拉得低一点,好挡住那冷列的寒风。身后有一个急切的声音在唤我:“阿悠,等等我!”我一回头,是阿东。他加快了脚步向我跑来,我站在原地等,早已心慌意乱。“今天,我妈没来接我,我们一起走吧。”他很自然地与我并排。我低着头,有点不知所措,而他好半天也没有再说一个字。我突然想抬头看看他,谁知在我抬头之际,风把我头上的帽子吹跑了。我惊呼了一声,只见帽子落在了路旁的小河沟里。沟里的水没有结冰,帽子在上面漂着。阿东迅速地走了过去,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捞帽子的棍子。“算了,不要了。”我对他说,谁知他二话不说直接走进沟里去捡帽子,然后,他拿着帽子笑嘻嘻地向我走过来。而我只看见一个男孩在寒风里拿着一个帽子在轻轻地挥舞着,他的半条裤子和两只鞋全湿透了。天很冷,我知道,水有多冷,只有他知道。我接过帽子,推着他,叫他快点回家换衣服。他挠了挠头发,说了一声:“你也快点回家!”便跑进了半黑的暮色中,而我则紧紧地握住帽子,不让自己湿热的眼泪留下来。

初三那年,大家忙着毕业考了,却有几个人反璞归真,玩起了翻书的无聊游戏。我也闲得慌,便拿了一本书在第一页写上“请翻到第五页,有个秘密告诉你!”又在第五页写上“不在第五页,在第十六页。”以此类推,在最后一页写上“恭喜你!获得了'白痴博士'的称号!”然后我把这本书拿给了阿东。阿东玩得很认真,翻到最后一页他露出了很无语的表情,而我则开怀大笑。不久,他也拿了一本书给我,我算是礼尚往来,也认真对待。等翻到最后一页,我惊呆了,上面写着“我喜欢你。”善于演戏的我终是隐藏了自己的慌乱。我促狭地看了他一眼,说:“咦~~你这种小把戏还是去骗那些无知少女吧,我才不上当呢!”阿东的眼睛黯淡了一下,好像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吐出一个字。

毕业的那一天来得很快,我们在明晃晃的太阳下拍毕业照,我的悲伤被玩世不恭的表情掩盖,摄进了相机里。画面定格,我和阿东的距离也永远定格。他在最左边,我在最右边。还没开始,却已经结束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后续:毕业后,我曾打过一次电话给阿东,阿东讲了很多新学校好玩的故事。后来他说:“我把我们初中的毕业照带到新学校,大家一看就知道哪个是你,真神奇!不过也难怪,你总是那么特别!我同学还说你是我女朋友呢!呵呵,你别介意啊!”

“呵呵,我不介意。”我干笑着说,却觉得喉咙被棉花堵住似的难受。我听他说了很久,我们像两个久未联系的朋友,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挂电话的,也不记得是否向他说过一句再见。

也许从第一次见面时,我们就注定,这辈子会是一对很好的朋友。似是故人来……似是故人来……不知道他是否有相同的感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