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鲹子,你还好吗?
初一 记叙文 1282字 92人浏览 妈淘网淘淘

【导读】: 逮鱼、吃鱼的乐事实在说不完。想起这些,我就会想起鲹子汤的鲜美,可惜那香喷喷的滋味已好久好久没享受了。我不逮鱼,也有二十多年,来温州也已十年了。这么多年,每每去菜场,满眼里全是黄鱼、带鱼、螃蟹等海产,那魂牵梦萦的小鲹子啊,我睁大了眼睛,却怎么也寻不着它那苗条、白皙的身影。

像我这个年纪,生于60后,长在生产队,从小少年宫、体育馆没去过,但掏鸟蛋、抓野兔、挖泥鳅这些老人不宜的行当俺算是玩疯了,有些玩法堪称骨灰级水平。

逮鱼,是男孩都会玩两把。这与老家自然环境有关。淮北地区全是平原,每个村庄前后都有一两个很大很长的汪(即水塘),小到几亩地,大到上百亩或更大。据说,这些汪都是几百年前先祖从哪里迁来时掘地建房留下的。汪里水一般都在一米到两米深,长满各种水草。有水的地方就有鱼,鲹(读餐)子、虾、鳖这类野鱼都有。生产队里每年也会放养很多鲢子、鲤鱼之类家鱼,不过不准随便逮的。只有逢到端午、中秋或春节,队里才会按人头每家分几条鱼过节,给大人小孩开个荤。

小孩子都是馋鬼,只要能搞到好吃的,上天入地在所不辞!我那时十来岁,已是一名非著名逮鱼高手了。瞅着屋后汪里那么多家鱼、野鱼,要大有大、要小有小的,不逮真有点技痒啊。大的不好抓,俺就去欺负那些小的。有一种玩法专门针对小鱼的,简单易行、收效颇佳:在磁盆上蒙一层塑料薄膜,再用麻线扎紧,然后在膜中间掏个手指粗的洞,入水之前,再在磁盆里撒些麦皮、饼渣什么的,用来诱鱼入洞。这样骗其实多半是骗那种智商低的、几公分长的小鲹子。大块头的鱼想吃饵也进不了盆。

一切准备就绪,我把盆放进汪边浅水里。一分钟不到,就会有一帮子好吃鬼赶集似地游过来,也不管是福是祸,争先恐后地撅着屁股往盆里钻。我蹲在旁边瞅着,巴不得这些冷血动物全钻进去。见火候差不多了,我飞一般跳进水里收盆!这些弱智家伙见有动静,猛一惊在盆里横冲直撞,拼命往外冲,也不顾同伴死活了。情急之下,哪里找到门啊?那些如刘翔般腿脚快的,瞬间逃出生天;而那些吃得快撑死了的,就只有等着上锅的命了。多的一盆能搞个十好几条上来,但也不是每盆都能大丰收,少的有时才一条两条,说不定还会上演空城计。收成不好,有时是因为塑料布的洞大了点,刁鱼们吃一口就跑了;有时不知是鱼儿都在别地儿吃饱了跑哪谈情了还是看世博去了,来得很少;也有可能是几次一搞,老江湖们看出破绽了,结果坏事传千里,一传十、十传百都不来了吧。

个把小时逮个四五盆,几十条鲹子差不多能弄个一碗半碗的了。有一种白水鲹子,细细长长、肚皮雪白,算是鲹中极品。除去肚里的杂物,将鲹子放在面粉里拌几下,放进油锅一炸,黄亮亮的。不是定力好,那成色、那浓香恐怕早让你飞流直下了。烧上一小锅鱼汤,配上热馒头或玉米面饼,那种劲道、过瘾,就是鲍鱼、海参也要甘拜下风。

逮鱼、吃鱼的乐事实在说不完。想起这些,我就会想起鲹子汤的鲜美,可惜那香喷喷的滋味已好久好久没享受了。我不逮鱼,也有二十多年,来温州也已十年了。这么多年,每每去菜场,满眼里全是黄鱼、带鱼、螃蟹等海产,那魂牵梦萦的小鲹子啊,我睁大了眼睛,却

怎么也寻不着它那苗条、白皙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