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星清平乐村居
六年级 记叙文 3732字 775人浏览 wang喀什机

魏星清平乐村居

板书课题:清平乐 村居。

课前谈话。

听说你们开了情智阅读课,我先来考考你们的情智。 师:冬天来了,春天( )

生:春天还会远吗?

师:春天来了,春风给我们什么感觉?

生:春风吹人,感觉暖洋洋的。

生:春风吹得人懒洋洋的,想睡觉。

生:春风是温暖的。

生:春风是柔和的。

师:春风能不能用刀来形容?

生:不能。

师:贺知章的诗《咏柳》是怎么写的。

生背。

师:再背后两句。

生背。

师:再背后一句。

生背。

师:春风是不是剪刀?

生:不是。

师:为什么比作剪刀?

生:春风吹来,草儿绿了,树叶绿了。

师:为什么不说“二月春风比似菜刀”啊? 生:不能这么说。

生:这样说不好,太不文雅了。

生:我觉得比喻成剪刀把柳叶剪得细细的好。 师:一般说,花和叶子谁更好看?

生:花。

师:谁来背背杜牧的诗《山行》?

生背。

师:一起背最后两句。

生背。

师:满山的红叶给你什么感觉?

生:代表吉祥,满山红叶给我们带来吉祥的信息。

师:秋天在杜牧的眼里是最美的,秋天是热烈的、浪漫的。这是杜牧的发现。 师:在一些诗句中,看似和常规不一样,看似矛盾,但仔细品读起来,却恰恰是好的、有生命的,是作者独特的发现。

课前谈话中透露甜甜的智慧。这个智慧就是通过谈话,让学生从古诗中发现矛盾,春风与剪刀的矛盾,花和叶的矛盾,这些矛盾看似对立,实则统一,实则和谐。春风像剪刀一样吹绿了柳叶,满山的枫叶比二月的鲜花还红还美。这样的谈话为课堂上学生发现诗词中的矛盾作了铺垫,埋下了伏笔。这课前谈话中充满了甜甜的语文味。

上课

师:这节课我们来学习《清平乐 村居》。

生读题。

师:课文都读了,意思也基本清楚了,你读到这是怎样的村居呢?你看到了什么样的画面呢?

自己读课文。

师:谁来读上片,也就是前四句。

生读

师:读得正确、流利。谁能读得有韵味?

生读

师:好的,我们一起来读这四句。

生齐读

师:你看到了什么样的图画?

生:我看到茅草房。

师:什么样的茅草房?

生:我看到的茅草房,屋子很小,很低。

师:谁接着来?

生:我看到了一对夫妇,在茅下,一边喝酒一边谈话

生:我还看到了一条小溪,两岸青草,一对老夫妇一边喝着酒,一边聊天。 师:一对老夫妇一边喝着酒,一边聊天,这就叫?

生:相媚好。

怎么相媚好呢?她们会说些什么呢?可以让学生发挥想象,自由地去谈一谈她们在聊些什么,有助于学生理解他们住在低矮的茅草房里为什么还会相媚好,为什么这对矛盾是和谐的。

师:茅檐低小,我们先看到一个茅草房子。

师:板书:茅

师:如果你是一个大将军,一个大文人,一个被贬的高级官员,你看到了这样一座矮小的简陋的茅草房子,你会觉得有诗意吗?

只有一个同学举手

师:只有一个同学和辛弃疾的境界一样,说说理由。

生:因为当时他在农村,小茅草房子在农村很和谐,有诗意。

师:他能谈到环境,和谐,说得好不好

生:好。

师:就他一个人说了,给他一点掌声。如果把茅草房搬到南京大街,美不美? 生:不美。

师 :谁也有诗意了?

生:他回到农村,看到了平时看不到的房子,想进去看看,好奇,所以有诗意了。 师:还有吗?

生:他也是从农村来的,他现在回农村了,有回家的感觉。

师:他想到一个和睦的家庭。

生:他在城市里,过惯了富裕的生活。现在到农村来,看到一对老人亲热,觉得羡慕。

生:我感觉有温馨的感觉?

师:这感觉是怎么来的?

生:他看到了他平时看不到的景色,所以觉得温馨。

师:平时看到的是金铁马。

生:他有回家的感觉。

生:他常在外面带兵打仗,所以喜欢这样的农村景色。

生:因为他常在城市里,那两对农村夫妇一边喝酒一边谈话,他觉得很有家庭的感觉。

师引读“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师:板书“媚”,这里面的媚是美好的感觉,你还能组个词吗?

生:娇媚、妩媚、春光明媚、媚笑、媚眼

师:娇媚、妩媚、媚眼、媚笑这些词一般写谁的?

生:写女性的

师:写老年女性的?

生:写年轻的女性。

师:相媚,相互说着有感情的话,带着浪漫的情调,一般写的是谁? 生:写年轻情人的。

师:在词中写谁的?这就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一对老夫妇,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絮絮叨叨的,在诗人的眼里怎么那么美好呢?

生:他常年在外打仗,他觉得很温情、很温暖、和谐。

生:他很羡慕他们的生活,他很想过这样的生活。

生:一种思乡之情,他也成家了,有儿女,他想他的爸爸妈妈了。

师:这一幕引起了他的思乡之情。

生:这是他的向往。

生:他发现家乡非常和谐,他觉得没有战争,在农村里很温馨,他很向往。 师:我们读到了各种感情、向往、自在、悠闲

师:我们再来读。

师:想象一下,辛弃疾略带着醉意,沿着一条小溪前行,忽然听到一阵吴侬软语,寻声看去,呀,原来是一对白发翁媪——读。

生:读。

师:就是这样一对白发夫妇,亲热的坐在一起,喝着酒,聊着家常,多么悠闲、多么自在啊——在读

师:作为一个将军,看到这样一个温情的安宁的一幕,怎能不觉得相媚好呢? 师:这里的“醉”字仅仅是指醉酒吗?

生:沉醉、陶醉。

师:这里是谁在陶醉?

生:翁媪。

生:作者。

师:我们在读的时候谁在陶醉?

生:自己。

教师:你就是辛弃疾呀。谁能把这种感情读出来。

生读。

师:谁来读?读出这种沉醉的感觉?

生读。

师:谁再来沉醉一回

女生读。

师:好的,还有谁来读?

生读。

师:让我们大家都来醉一会

生读。

师:你觉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村居呢?

生:我觉得这是一个温馨的村居。

和谐的村居。

无忧无虑的村居。

充满亲情的村居。

美好的村居。

温情的村居。

令人向往的村居。

富有诗意的村居。

清新秀丽的村居。

和睦的村居。

师:刚才我们看似矛盾的词,通过朗读、思考,知道了这样的村居是和谐的。

让学生联系自己的生活经验来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村居。低矮的茅草房,放在繁华的城市里是很不协调的,但在山村的小溪边却是温馨的和谐的,青山绿水,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这种和睦的、无忧无虑的、充满亲情的、温馨的田园生活正是经历了多年战乱的诗人所向往的。

这里的“茅草房”与“醉”的矛盾还不如说是“茅草房”与“相媚好”的矛盾。住在低矮的茅草房里,这对老夫妇为什么还能“相媚好”呢?因为他们对这种生活很满足,实际上是诗人对这种田园生活的向往。

下面四句,你们在读的时候能不能发现看似矛盾的地方呢?

生读。指名读。

师:刚才读错了一个字。

生纠正。 剥 bāo

师:把花生的皮去掉就叫?

生:剥。

师:把香蕉的皮剥掉叫?

生:剥。

师:把苹果的皮剥掉叫?

生:削。

师:如果用手把皮去掉读——剥;如果借助工具把皮去掉,读——削。 师:“莲蓬”的蓬在这里能不能读轻声?

生:不能。应该读“lián pénɡ”。因为诗词要押韵。

你读了这四句发现了什么矛盾的地方?

生:一般诗里不能有同样的词,但这首有好几个相同的字,三次用了“溪”? 师板书:溪上 溪东 溪头?

师:还有问题吗?

生:为什么最喜欢的是小儿无赖呢?

师板书:最喜 无赖?

师:先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最喜小儿无赖?

生:大儿二儿都在干活,脸上没有笑容,小儿有美好的人生,所以最喜欢他。 师:好的,他说,小儿淘气、调皮就是诗中的那个词?

生:无赖。

师:你们都是一群小调皮,小无赖。

师:怎么看出小儿无赖的?

生:溪头卧剥莲蓬,他趴在地上剥莲蓬。

师:卧剥莲蓬,卧是什么意思?

生:趴

师:把“趴”放在诗里读一读,

生:读起来生硬、不押韵„„

生活中,长辈往往把小孩子的调皮或顽皮称为“无赖”,这里的无赖不是这们生活中那贬义的无赖,而是对调皮小孩的一种爱称。

课上如果让学生多说说小儿是怎样卧剥莲蓬的,如一会儿躺着剥,一会儿趴着剥,一会儿侧着身子,一边剥,一边吃,还一边哼着小曲,想怎么剥,就怎么剥,多自由,多可爱啊,那学生则更易理解这“无赖”更多的是指可爱,是长辈对晚辈的爱称。

师:不说了,我们来看看这三个“溪”用的是否恰当?

生:表示不同的地方,不重复。

生:说明这里有一条小溪把这里的景物都连起来了。

师:从这三个“溪”可以看出很美,很有诗意。

师:我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你到农村去,你发现有人在锄豆、有人在织鸡笼,有人在剥莲蓬„„你觉得有诗意吗?

生:因为他看到农村的和谐、安宁。

生:这里是他的归宿。

生:他是大将军,他为了人民的生活和谐。

师:这时诗人的心情怎样?

生:快乐。

生:舒畅。

师:人在快乐的时候看什么都是舒服的。

师:他是一个被贬的大官员,怀着平民的心态去看,带着平淡的眼睛去看。因为他心中有诗意,农村的一切在他的眼里都有了美好的情感,所以平淡的东西就带了诗意,能不能把这种感情读出来?

生读。

师:读得非常好,请你推荐一个人来读。

一名男生读

师:读得非常好,总感觉缺了一点什么东西?配一点音乐好吗?配什么样的音乐?

生:配开心的、舒的、有农村气息的、悠闲自在的、悠扬的、优美的。

师:最美的音乐还是在我们心中。同学们,这节课,我们听懂了这首清平乐,听懂了辛弃疾的声音,这声音从九百多年前的宋代传来——“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这声音传来——读

这声音是清平的,作为一个爱国诗人,他发出更多的还是慷慨激昂的的声音,这个声音我们以后还会读到。今天就上到这儿。

作为爱国诗人的辛弃疾,经历了多年的战乱,曾经在沙场上征战多年,看到多是战场的残酷,人民流离失所的苦难,他发出的多是收复河山的慷慨之声,多是救民于水火的激昂之声,他的诗词大多是豪放的,当他来到山村看到这和谐温馨的情景也忍不住婉约了一回,多美的田园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