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哥
六年级 其它 1435字 87人浏览 smile庆伟

在南坪,几乎每天都要偷走一两块井盖。

在南坪,几乎没有谁不认识五哥的。

谁都不知道五哥到底叫什么,只知道他在他们家众多儿女中排行第五,这“五哥”就这么叫上了。五哥倒也不在乎大伙儿这么叫——毕竟,自己一个偷井盖的贼,叫什么都无所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五哥偷井盖,南坪人都知道,可是谁也不在意他的身份。甚至光天化日之下,几个年轻人走到五哥面前问:“五哥,昨晚偷了几块井盖啊?”五哥也会先放下手中的活儿,自豪地拍拍胸脯:“三块哩!三块!”众人便纷纷围过来:“嘿!五哥,你赚了!”

每天丢几块井盖,南坪人并不感到少了什么东西——丢就丢呗!我们没有什么损失,就让政府自己管吧!政府就管呗:政府的人清楚偷井盖的是五哥,什么时候偷的就不清楚了——派人守一口井守到天亮,愣是看见井盖一下子不见了!谁知道五哥是怎么偷的呢!谁都找不到五哥偷井盖的证据,就只好继续守着井盖,等五哥来偷了。

五哥偷井盖,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一个锤子,一个改锥和一双手就是五哥全部的工具。趁夜深了,要是没人,五哥就大胆地走到井盖面前,先用手搬,若是怎样也搬不动,便立起锥子,打起锤子,沿着井盖敲出一圈儿缝,然后一使蛮劲连盖带水泥板一块儿抬出来,再用锤子朝外一敲,丢下空心的水泥板,扛着井盖赶紧走了;要是碰上警察站岗,五哥从自己挖的道儿跳进下水道,顾不得多脏,径直走到井下,极小心地弄碎井盖周围的水泥,从井盖上一个小洞观察上面的情况,警察一不注意,五哥马上把井盖向上一抬,竖起来,往下一扯,搬着井盖乐呵呵地溜了。无论地上还是地下,五哥对地形早已经烂熟于心——他自己都常常吆喝:“我是南坪的活地图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把这些井盖卖出去五哥也不含糊。一下联系好几家店儿,分别给店主讲好价钱,谁出价更高,五哥就把偷来的井盖一股脑地抛进去。把卖来的钱拿在手里,五哥有种工薪族拿工资的感觉。

五哥不光自己偷,还教唆了一伙儿贼也来偷井盖。五哥怎么做,他们也怎么做。只要听五哥的准赚钱,只要听五哥的准不吃亏。这是他们时刻记得的。于是,每天丢一两块井盖一下子发展到几十块甚至几百块的数目。

这些偷井贼中,唯有周子的技术仅次于五哥。五哥也最看好周子,常常和周子合作作案,用的最多的作案方法就是调虎离山——警察守着一口井盖,五哥突然蹦出来,笑嘻嘻地从警察身边走过,警察以为五哥要偷井盖,立刻警觉起来,双眼直直地盯着五哥,五哥便把警察的目光悄悄钩向一边,一边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埋伏在那口井下面的周子心领神会,马上把井盖给偷了去。五哥看任务完成,一下子钻进草丛不见了。警察发觉上当,为时已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五哥偷井盖,人却挺孝顺。父亲死得早,儿女们都去外地闯荡,唯有五哥放心不下老母,一直守在本地。五哥知道母亲是疼他的,他也时刻疼着母亲——每次卖井盖得来的钱,大部分都给了七十岁的母亲。母亲知道这是不义之财,也多次劝说五哥找一份好工作,可上了年纪的她再也没有说服力,对于五哥偷井盖,也不好说什么了。每次给钱时,母亲不好推却,接着钱,等五哥走后,又把它们锁在一个箱子里,分文没动,一直靠政府发下来的辅助金过日子。

有一次五哥在馆子里吃面,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走过来,和五哥对着面,轻蔑一笑:“看哪,这就是那偷井盖的五哥!他老娘指定也好不到哪去!”五哥当即站起来,推翻了面碗,踩着桌子过去,硬是把这个比他高一个头的大汉掀倒在地,骑在他背上,边打边吼:“你说我什么都可以,你要是再说我母亲,我立刻叫你免费到地府见阎王!”

于是,南坪人不仅知道五哥偷井盖,他们还知道五哥是个孝顺的好儿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