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狗
初三 散文 1410字 174人浏览 AA动漫家

狗是狼的旁系。但狼不会看家,更不会成为人的宠物。

我也曾在电视上看到,在亚寒带的白桦林,荒原上,三四只狼拖着尾巴,缓步前行在雪地上,四周一片银白,除了他们灰色的毛发,其意境自由而落括。天地虽大,却随意而行,信步而去。对一些狗而言,天地虽大,却因一绳缚颈,被人左右,他们只是宠物罢了。

这次我会家乡就看到了两条狗。一种圈养在农舍,看护家庭的狗。当你走在石子路上时,他们就会大吼,即使被铁链或粗绳套着,你仍然会感觉它将有冲破牢笼之势,不由心寒退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第一条狗名字是小灰,他毛发深褐,尾巴和头顶有一点白色,两只眼睛带着夏天般的生机,仿佛有光,望着你的时候就像是希望在你身上得到什么,还有对其他事物的好奇;小灰嘴巴一直张着,长舌从锋利的犬牙中间伸卷出来,流满了涎水。我虽然知道他用舌头呼吸,但仍然会觉得他很贪婪。

当我走完田埂后站在院子中,他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是希望得到我身上的一块肥肉或一根骨头,他就拖着长绳向我冲来。奶奶看到急了,不知从哪拿了根棍子朝地上狠狠打了一下,说:“这是家里头的人,凶啥子凶。”

小灰惊恐地看看奶奶,犹豫一下,然后悻悻地走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走到屋檐脚下的灶房时,昏黄不清的灯光下,一条狗蜷伏在灶旁边,好像在酣睡。可是我一走近,他就突然站起来,瞪着我,这种反应,吓了我一跳。我不禁打量起他来。

他的毛发灰白,就像是狼毛的那种灰白,左眼泛着一种奇异的死灰色,近看时仿佛有一层雾,一团永远也破不开不见底的迷雾;犬牙已经钝了。他看你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他已经很苍老了,带着一种深切的憔悴,仿佛是对世态的厌倦,对自身病残的泰然。

后来从哥哥那里得知,他的名字是伍子,已经九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灰才三岁,正值壮年。

中午吃饭时,他们就闻香而来。

我吃鸡肉时,小灰就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我就把吃剩的骨头丢在地上。哥哥过身,对小灰道:“喏,这里。”他把骨头往上抛,小灰一下就跳起来,比桌子还高,嘴巴迅速衔住骨头,咔咔几声,生怕有人抢的样子。吃完又半蹲在地上,摇摇尾巴,看着你。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伍子不同。他也一样饿,我丢完骨头后,他就低着头在地上嗅,找到后就退到门槛边,低着头慢慢地嚼烂。他抬头看你的时候,给你的感觉很怪,好像他不是在看你,也不是在看你的骨头,而是什么都没在看的样子。

他低着头当然不是屈服,而是不屑。所以他吃的比小灰少。

像他这种年纪也咬不大动,也无须吃太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饭后他们就又被绳子拴着,一头栓在脖子的项圈上,一头拴在房檐下的竹竿上,活动半径不到十米。

黄昏时,爷爷去解开他们的绳子,他们就跑向门前的竹子,蕉树林,速度飞快。那些骄傲的大公鸡和笨拙的鸭子就大叫一声,翅膀扑扑地扇。夕阳残照下他们的身影矫健,其间我注意到伍子的后边右腿很用力,左腿被带在地上,他的左腿竟然瘸了!爷爷告诉我,他的左眼也不知什么时候瞎了。嗯,怪不得他的左眼看上去那么怪。但他依然疾奔,和小灰不分上下。瞬间他们就拐到后山去,看不到了。

我脑海中还回荡刚才的影像,那时伍子再也不是一只衰老无力,浑身病痨的狗,而是一只狼!在光明还没散尽的最后一刻,一只已经垂暮的狗,在他的热血还没冷透的时候,用尽全身力气,去完美自己的生命意义,在自然的泥土中,留下他结实有力的足迹。我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年后,重回故乡。我却只看到了小灰。

伍子死了。

他们说他是毒死的,好像是饿得不行,吃了毒耗子的药。现在他的灵魂再也不用禁锢在那病残之躯。这生命凄惨,亦绝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此刻夏夜听这故事,感觉竟无比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