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一则
初一 散文 723字 74人浏览 瑞士巴顿表

我曾经希望是一棵树。彼时有一个很聊得来的广东的网友问我原因,我对她说,因为树的寿命比人长得多。春花秋月,草长莺飞,贪恋人世温暖的我怎舍得只拥有短短人生几十载呢!我以为我的这种想法只有我一人独有,没想到不久前读《席慕容散文集》,这位台湾着名的女作家,诗人在她的一篇文章里,也曾提到希望自己是一棵树。此时,我却没有了那时的心境。“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那是以人的眼光来看花,倘若以花的眼光来看人,大概又是“年年岁岁人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了。没有什么可以永恒,今年的这一朵玫瑰,开得虽然和去年的那一朵一样娇艳欲滴,但已非去年的那一朵了。连曹操都说“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螣蛇乘雾,终为土灰”。无论多么伟大的人始终不过是历史的尘埃。说什么“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美人、名将终究也会是一抔黄土。但人和花相比,已经是幸运多了。毕竟人的一生要比花更长久、丰满。人生短短,究竟怎样的人生才是无悔的人生。有些人努力着,奋斗着,可在努力,奋斗的同时却要失去许多享受人生的乐趣;有些人终日对酒当歌,虚掷光阴,当他回首时,他也不免为自己的虚度的光阴而遗憾„„我想,没有谁的人生真的称得上无悔,无论那种活法人生终有不圆满。可人世间毕竟是温暖的,美好的,有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绝大部分人都不愿意离开它。一个人垂垂老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自己的亲人,朋友。若你的周围都是陌生人,所有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都离开了你,活着恐怕非你所愿了。所以生是一个偶然,死亡才是一个必然。所以,现在的我不再奢望成为一棵树,纵有再多的良辰美景,没有谁和我同看,良辰美景又有何意义。此时,我只希望所有爱我的和我爱着的人都能平安、幸福,我能好好和他们共度一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