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烟沙
初二 散文 1033字 159人浏览 王钰最爱鸡涌君

序:月影流沙,几许伤情,半城空明,花开微动,心上的琴弦声,撩落下一曲幽静,我未入睡,枕上太多的别绪离愁,你一身琉璃白,映着月光立在水谢中央,而我站在岸旁与你隔水相望,婉如蝶儿双飞迷了方向,你口启却无声,怕给我太多牵挂,只是你还是开了口,“要活着回来”声音很轻却打破了寂静,也打落了我手中的酒杯,打破了水面的镜,我模糊了你的影„[]她叫燕舞,只因出生时哪只七彩的舞蝶,故她有了悦耳的好名字;我叫流萤,在无月的夜晚出生,那夜很暗,父亲希望我可以拥有一丝光亮,所以取名流萤,有人说“燕舞流萤”是个极美的词,只是她是公主,倾国倾城;我是护卫,鞍前马后,有时我问我自己我是否要叫影,做她的影子,保护她。[]那一年,她刚过完17岁的生日,璇丽的烟火刚刚燃过,此刻便烽火西京了,西边暗淡的天被照的通红,那景色胜过万千烟火,只是在有些人眼中那极致的景仿佛残酷的特写,何况那婉如血色的赤红,让人说不出的悲伤„那场大火之后,有人说燕国的小公主失踪了,也有人说,她跳进了宫中的水谭,从此未曾出来过„那燕国的公主呢?很多年后,她以另一种身份出现~红颜,红颜,也许红颜注定了是一场祸水,一旦沾上,不管多少年的挣扎,也注定难逃,这也便注定了他的命运„[]走的那刻,她异样的绝决,只是剪了自己的一缕秀发交给了他“发在人在”这也仿佛她的请求,只是冰冷的容颜下未曾流露一丝多情,他知道他不想走,依如当年他不想做那将军,可是为了她,就是天下,他也打下来供手给她,也许总有一天她会要天下的。她也曾说过她的命不是她的,只因出生时未曾落入寻常人家,她也说过她的命是那大燕国的,也是我的,只是今是国家的来世是我的,所以„一切不言而喻。[]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假若他是诗人话,这样的景是美的,只是他是军人,便有种说不出的哀伤了,残阳如血,烈烈西风,黄沙中不知埋下多少白骨枯,这是一个干裂的世界,张开的口子,欲喝尽所有的液体,只不过这么多年来它饮的最多的是血,而最醉它的却是豪情。狼烟四起战嚎声声,沙下的兵器此刻也泛起了冷冷寒光,杀杀杀,兵临城下,金戈铁马,血染金甲,为谁争天下,半城烟沙,随风而下,苍桑岁月谁为谁白了黑发。[]那场大战之后,他得到了三军的信任,他知道他有一天要为他夺天下的,因为她是公主,他是她的影,回城的那天,她着了新装,描了娥眉,但却难掩她的憔悴,他明白她思念他,她未曾言及罢了,他看着伤心,只说了一句“今夜我为你

夺天下”他那夜真的去了,只是再没回来过,她真的得了天下,却仿佛失去了所有„-

半城烟沙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