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巷,送走一段流光
初一 记叙文 911字 40人浏览 本巴评论员

阳光在云层外默默行走,怎么也穿不透云姑娘凝重的心事,需要尽情地洒落,当雨滴穿万千红尘,跌落大地的一刻。是飘渺走向真实的最贴切的诠释,

风雨中,一缕缕情感依旧破土拔节滋长,一抹抹嫣然依旧于碧绿娉婷里灿然盛放,心里的春天早已远走他乡,眼前春的季节却真实的弥布着我的影幻。

心里乏足了空落,宛若在沙漠里行走的骆驼,挤不出一滴泪珠。好在花儿循着花期盛开,万物蓬勃生长。在这样的季节,我可以含笑轻松地说,一个人一切安好如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穿梭在老旧的小巷,彳亍的身影,伴随着不见痕迹的沧桑的灼痛。生活像一个顽皮的小孩,在我的心湖打漂过一枚枚薄圆石,轻触水面漾开朵朵花开。插入心海的石子带来的隐痛被光阴带走,而它却硬硬实实地落在最深最深的平静,无法打捞又无法遗忘。

那日,在小巷里蓦然看到一个拄着柺杖蹒跚行步的老人身影,他行行停停,望望檐水滴答的屋檐,摸摸斑驳陆离的垣墙,往虚掩的门楣里探头搜寻。古巷里听不到他的足音,只有往事在他的凝眸里静静流淌。他想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晓。那一刻,我莫名瞬间衰老。如若我老了,依旧在这里,你若回到故里,是否在此留步,把我轻轻忆起?

你说,人是不断向上与向前的,只有这样,才能看到更远更美的景致。我的翅膀涂抹了太浓太重的怀旧色彩,今生怎么也飞不出这满目疮痍的古墙。站在沅水之畔的码头,我不知该用怎样的词句来平仄家乡曾经的繁华。曾经多少人下船走上码头走向喧嚣鼎盛的古巷,又有多少人走下码头走上船扬帆远去。痴痴守候、静静企盼那桨声灯影里归航的码头,早已成为了一段不复存在的历史。陆路取代水路,在开门见山的“湘西明珠”——洪江古商城,交通的不便利,多少熟悉的面孔如今到哪里去找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一个春季,在我的深巷,你带走了一段流光。

在陈旧的心事里,我依着岁月的长廊,喝杯红酒,嚼着一碟花生米,兀自的醉。窗外,天空承载不了太多的美丽,在最深最沉得惆怅,用滂沱的雨作一场彻底的崩泻,用噼啪之声,与天空作着决然的告别。

当云化作雨滴投入大地厚实的胸膛,天空飘游的那抹云彩,是否还是我当初的模样?一朵云到底能飘多远,又能飘多久?她的美丽在初晴的朗宇再次倾倒在水的怀抱,像一个梦,斜落在柳梢的枝头,像我,低眉含笑,在酒里不也遏止地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