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姨父
初二 记叙文 1260字 4746人浏览 晨昏线没有夜晚

1 我的姨父

覃晏子 著作

我的姨父今年五十岁了,身高约1.75米,高高的个子,身子宽宽的,脸有点黑,透露出一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霸气,那气势仿佛能把一座山吓倒,他是1987年入党,至今已有25年的党龄了,他不仅是一名老共产党员还是一名退伍的军人。

听姨父说他年轻时在遥远的新疆喀什当兵,那里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常年干旱缺水、寸草难生、风沙肆虐,尤其是还要远离亲人。但就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却有着一个令人肃穆起敬而又鲜为人知的群体,默默守护着这里。姨父所在部队的任务就是用雷达监视天空,一旦祖国的领空出现不明来历的飞机,就会第一时间向军队报告,并及时跟踪给予警告,那时候的科学技术没有现在发达,所有的监控只能由人工完成。姨父是那个连队的连长,更富有重要的领导责任,所以在别的军人叔叔劳累休息的时候,姨父就要坚守在岗位上,随时关注飞机的动向。有时候进行军事模拟演习时更累,经常要坐在冰冷的雷达机房里几天几夜不能休息,直至警报解除。我疑惑的问姨父为什么要那样做,姨父用轻松的口气对我说:“为了祖国边境的平安,换了任何一位军人处在那样的情况下,都会守卫在自己的岗位上。”姨父朴实的话语深深的震撼着我幼小的心灵,姨父把自己的青春奉献在了遥

2 远而艰苦的边疆,却从未抱怨过,如果没有象姨父一样的解放军叔叔的无私付出,哪有我们现在安宁和谐的生活。 我的姨父不仅为祖国无私奉献,在回家探亲的途中还是一名“便衣警察”。 有一次,姨父和姨妈回乡探亲,那时候的交通不发达,姨父他们只能坐火车回家,那时的火车既没有空调,卫生也很差,坐车的人又非常多,而且从新疆的乌鲁木齐到长沙要坐三天三夜的火车,还经常没有座位,只能坐在过道上或站着回家,就是在这样恶劣的乘车环境下,姨父也没有忘记他军人和党员的身份,姨父一般都是白天睡觉晚上醒来当“便衣警察”站岗,保护乘客们的财产安全。我问姨父为什么那样做,姨父说:“白天乘客们精神好,能够报关好自己的行李物品,而且很多人都是站着的,小偷不容易鱼目混珠,晚上,人们累了都睡了,小偷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来偷东西了,一个晚上,姨父又在站岗,快到凌晨三点的时候,姨父突然发现一个青年男子正鬼鬼祟祟的张望,眼睛不停的瞟向乘客们的包裹,慢慢的他来到了一个乘客的身边,眼睛停留在了她身边的小包上,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惯偷,小偷假装人多不小心绊了一下瞬间就把小包那在了手上,而旁边的乘客都在熟睡中,都不知道小偷的行为,小偷也准备溜之大吉了,姨父冲上前去挡住了小偷的去路,见衣服挡住去路,小偷也很惊讶这么晚了竟还有不睡觉的人,姨父与小偷打斗起来,

3 很快就把小偷抓住了,在打斗中声中醒来的乘客们都对姨父表示了敬意,而那个被偷包的乘客一个劲的拉着姨父的手说谢谢,倒使得姨父很不好意思了。 这就是我的姨父,一个平凡的老党员和退伍军人,一个为了身边群众能够奋不顾身,为了祖国能够放弃个人幸福的人。正是有了像我姨父这样的人,我们的国家才能繁荣昌盛,蒸蒸日上。我长大了也要做一个像姨父那样为祖国的和谐发展做出应有贡献的人。

二〇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