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仲永”及其教训
初一 散文 1384字 84人浏览 一颗新种子

现代“仲永”及其教训

王少辉

王安石的《伤仲永》是初中语文课本上的一篇文章,是要求学生背诵的。一般认为,仲永满足于小聪明,不思进一步学习导致了最后与常人一般。对这个问题如此理解我当时还是感到不满意。仲永其人其事可能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但王安石在记述这件事的时候可能服从于自己的理念。这是我现在的看法。在当时我只隐约地感到,仲永的变化可能是一种宿命的结果,一种被注定如此的结果,并不一定是主观上的原因。就如我小学时代的那个叫“猴子”的人,一定时期表现出绘画方面的天赋,但不保证今后他依然拥有此项天赋,它可能是一个偶然的呈现。仲永即使不去从事那些虚荣的应酬,也不保证这个神童能继续“神”下去,就如现在少年科技大学的学生一样。它可能仅仅是昙花一现。它甚至可能是一种生理现象。 我有一位邻居,比我大几岁,后来是我二姐的小叔子。他可以被称为神童,小学阶段在全县的数学比赛中就获奖,初中阶段作文就登上了报纸。他还被文化馆的人特邀去写影评。电影院引进电影,先让他们看,看完就写影评。文化宫中举办灯谜活动,他是每场必到,小小年纪引起了众人的喧哗。他的智力是不容怀疑的。他初中的时候就读于县里的第一中学,也就是我高中时就读的中学,是全县最好的学校,但他升上高中时只能到一所普通中学就读,以后也没有考上大学。从出类拔萃到平庸,他似乎是王仲永的现代版本。高中毕业后几年,他就患了一种奇怪的病,然后去世。

我读初中之前他们已全家搬往县城。有一年过节的时候他回到老家并与我有一次交谈,他对我的变化感到惊讶。他引用了我们农村一句俗语说:从来一夜之间暴富的人是有的,但没有一夜之间变聪明的人。我当时的看法倾向于认为,每个人都一样聪明,只是命运什么时候揭去你的蒙蔽。从那时到现在,我一直对自己的智力和天赋不敢拔高,我认为自己其实很一般。有些人的智力被浪费掉,有些人的智力用错了地方,他们的功业就不显著。我们还交流了文学上的一些事情,对这位先行者,我是深怀敬意的。

学生时代,起起落落的事情大家都司空见惯。有人小学成绩很好,初中就不行,有人初中成绩很好,高中就不行。只有高中成绩忽然很好的人才是幸运的,因为可以考上大学,有了大学文凭就比较容易找工作。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但是《伤仲永》一文及我这位芳邻的演变,确实使我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我不断地以此来鞭策自己,但我一直也怀疑:我所拥有的一切,是努力奋斗得来的吗?是自己的聪明才智得来的吗?

今天,当我在教导晚辈的时候,我让他们勤奋,说知识能改变命运。但说过之后,我也陷入深深的困惑。回想学生时代,我一度成绩很好,也一度很厌学,兴趣转移。我很疲劳、很痛苦,但人家不理解我,特别是老师和同学,都以为我是自暴自弃。其实,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知识的追求,只是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我打不起精神,对周围的一切感到很厌倦。到这个时候,所谓的努力,只是勉强的挣扎。所以,我可能对晚辈们犯了过去我的师长们同样的错误。可是,我们可以体谅现在的学生们,但这个严峻的世界并不因此放弃对他们的考验。 黑格尔在考察了世界的历史以后,提出了“理性的狡计”的说法,认为理性是在人的激情和行动背后起作用的。如果是这样,那么王仲永、我的芳邻、我、我的晚辈,都是在按照既定的剧本,演完人生这出戏。

(<渐行渐远>,王少辉著, 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4.12. 版, 定价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