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碗牛肉面
初二 散文 1373字 80人浏览 siwuwei

那碗牛肉面

兰州牛肉拉面对我而言,不是太喜欢,偶尔解解馋足矣,只是在儿时的记忆里,有着最美的回忆,那一碗牛肉面,承载着伟大的父爱,值得我用一生去回味。

小时候的我,特别喜欢跟父亲去赶集,每次除了采购生活必需品外,从不“下馆子”,至于小时候每次听到玩伴谁谁和他父亲“下馆子”去了,那时的羡慕,好像觉得人家很厉害,很有本事。一次问父亲:“爸爸,下次赶集咱能下馆子吗?我同学都说十字邮局旁边的那家牛肉面特别好吃!”,父亲总是笑呵呵的说:“等咱家小羊羔出圈了爸爸带你去吃牛肉面。”自从那以后,天天爬在羊圈墙上,眼巴巴的望着活蹦乱跳的小羊羔,希望它快快长大,我有牛肉面吃。

每天放学归来,做完作业都会趴在羊圈的墙上看着小羊羔长大,可是天天一个样,一点没有变化,焦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儿时的我总跟在奶奶身后问:“奶奶,小羊羔咋就长不大了?”奶奶说:“去地里给小羊羔从地里拔点草回来,喂喂长得快点。”记忆里那时放学除了写作业就是给小羊羔拔草,为的就是盼望着小羊羔早早长大,我能下馆子去。

记得那次周末恰逢赶集的日子,天微亮父亲早早的叫醒了我,说今天去卖小羊羔,我一股脑的爬了起来,胡乱穿了衣服,没等父亲往框里装好小羊羔,我早早就的把自行车推出来,就等父亲往自行车上装小羊羔了。一路上,在盛夏晨曦的微凉里,我兴高采烈的坐在自行

车的货架上,用手抚摸着一边框里的小羊羔,好像触摸到了那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似得,总想迫不及待的去品尝一番。

从家到河畔需要一段距离,况且都是些崎岖难行的山路,遇到上坡路,我就就屁颠屁颠的跟在父亲身后,没走一段距离,就累的气喘吁吁,父亲特别疼我,总会让我坐在自行车上,他一步一个脚印,寸步难行的向前使劲推着自行车。那时候望着汗流浃背的父亲,总觉得无所谓,好像父亲就应该这样去做,偶尔用手指碰碰父亲后背的汗珠子,摸在手里粘粘的,觉得很好玩……

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是从大山沟里走了出来,总觉得镇上繁华,热闹,各式各样的货物,琳琅满目,街上的行人络绎不绝。我紧紧的跟在父亲身后,生怕离开父亲半步,毕竟很少接触这样热闹非凡的场面,总有那么一点点生疏感。父亲和羊贩子讨价还价,小羊羔在他们的手里提来提去,瞬间觉得小羊羔好可怜,可想想那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少有的怜爱感抛在九霄云外。

父亲仔细的点了点卖小羊羔的钱:“娃儿,下馆子走!”走进饭馆,人真多啊!父亲给我找了个位置坐下,花了一元五角为我要了一碗牛肉面,父亲异常兴奋的对我说:“爸爸不饿,爸爸看着你吃,要吃饱饱的。”我点了点头,那白的透明的面,上面铺满蒜苗香菜粒儿,红彤彤的辣椒油,点缀在绿色蒜苗粒中间,热气腾腾的香味扑鼻而来,实在是当时最美的美味。我大口的吃了起来,面条真的很好吃,吃饱了,看看坐对面的父亲,正微笑着看着我吃,他那份满足,那份喜悦溢于言表。“爸爸,我吃饱了。”“再吃点,别剩下!”我摇了摇头,这

时父亲端过我剩下漂着几根面的残汤,吃了起来,连汤都喝了。见此情景,我忽然懂事似的说:“爸爸,我长大挣钱,给你买好多碗面条!”父亲笑了,笑容从未有过的灿烂。随后父亲顶着骄阳,饿着肚子推着自行车和我踏上了回家的路,吃饱喝足的我坐在自行车货架上,抚摸着父亲厚实的脊背,甜甜的睡着了。我不知道十几里的路程,饿着肚子的父亲怎么把睡成烂泥的我推回家的,我只知道我醒来时,已躺在家的炕上,父亲正笑着望着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