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太阳-李孝廉
初三 散文 1736字 75人浏览 启明0806

1 最美的太阳

李孝廉

我的家乡在美丽的白城市,是一座四季分明的北方小城。清晨,一轮红日在天色即将破晓之际冲破了地平线,好似一个勇敢的少年,志气昂扬。于是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我心中最美的太阳。

日落时分,夕阳从西山滑落,教室里的我身心悠然,思绪飘飞。室内温暖,室外冷清,而心情则游离于冷暖之外,让我不禁想起了儿时的那段峥嵘岁月。 依稀记得,冬季的夜幕在北国降临。凄冷的北风卷着鹅毛般的大雪在地上打着漩涡儿呜咽着。木制的院门被寒风拍打的啪啪作响,鸡窝里的雏鸡紧紧地堆在背风的角落里,互相依偎着取暖。看家的大黄狗不安的躁动着,狂吠不停,好像有人侵犯了它的领地,它誓死捍卫着。每当这个时候,童年时代的我都会从厚重的棉被里跑出来,趴在窗台上,用手指上微弱的温度把窗子上洁白的冰霜融化,然后,隔着已经钉了几层塑料薄膜依旧透着冷嗖嗖的寒风的窗子向外看而我能看到的也只不过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而清晨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被银装素裹覆盖的小城,单调的白色粗粗的一抹,便勾勒出一个单纯安宁的世界。它素雅如梅花,不张扬亦不谦卑。然后你不难看到的是满地的晶莹的冰花和那些已经冻红的耳朵和霜打的睫毛。

小城的夏季是一年中降水最丰富的时节了,却也是孩子们上学最不便的时候 。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留守儿童的我每天都会由年迈的爷爷接送上下学。每逢大雨倾盆,爷爷都会披着黑色的雨衣和穿着奶奶手做的布鞋,走过 一段又一段泥泞的坑坑洼洼的路,趟过泛着小水泡的泥水河,深一脚浅一脚地把我送到学校。雨水恶狠狠地打在爷爷的脸上,肩上和他瘦弱的身躯上,他就那样眯着眼,闭着嘴推着自行车前行。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场大雨不仅打在爷爷的身上更打在了我幼小的心灵上,它不会发出任何声响,却异常疼痛,直至蔓延到你心底的所有血液和骨髓,让你缓慢疼痛。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小城的秋天是迷人的,清爽的秋风把一片片金黄的叶子

2 吹落到林荫路旁,然后让它翩然起舞,好似一场炫丽的舞蹈完美的谢幕。也就是在这个天涯游子思乡的时节,爷爷都会让我写信给远在外地的父母,虽然会有很多的错别字,但是这仍然让我骄傲不已,只因为我是家里唯一的读书人。听老一辈人说,那时候男孩子没有几个读完小学的,更别说大学,辍学后不是给别人放羊,就是上生产队上挣工分,出苦力,再或者就干脆务农了,家境好一点的就去当了兵,退役回来后,还是务农。女孩子更是如此,听奶奶说那时候重男轻女的观念十分严重,所以每家都会有很多的兄弟姐妹,奶奶自然也不例外。奶奶一年级就辍学回家带弟弟妹妹,还要担负一家人的一日三餐。每逢轮到家里磨玉米面儿的时候,奶奶都忙的不可开交,她把用手搓好的一小盆玉米粒轻轻地倒在磨盘上,一圈又一圈的转着,直到把玉米磨细面儿,然后做成大饼子,以填饱一家老小的肚子,这一天的工作才算完事。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就好像村头老树下的那礅古老的磨盘,一圈又一圈的推着岁月的年轮前进着。直到改革开放后,家乡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的小城早已今非昔比。从前的老房子早已被明亮的瓦房代替,一幢幢高楼也拔地而起,门前那条泥泞的小路已经变成了平坦的公路,来来往往的车辆络绎不绝。每逢春节,人们都会做上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地道的家乡美味,全家人围在桌子旁看着春节联欢晚会,伴着声声爆竹辞旧岁,迎新年,而飞舞的雪花更是道尽丰年。老人们露出了满意的笑脸,心中充满了对党和市政府无限的感激。此时的这种亲情和回忆或许是其它城市所没有的。就像痒痒的春天,城郭春寒退尽,漫天碧透,几只野鸭在河里追逐嬉戏,自由自在,于日落时分,万里夕阳垂大地,纵然晚风吹来,也只在芦花间留恋,迟迟不肯离去,浅浅的绿色荡着柔波传达春季的深情,充溢着我的视野,让人观景则情满于景,听风则意溢于风。我只愿放下步子,在璀璨的夜空下,用心去聆听大自然的声音。而我听到了,我真的听到了,它说它要发展,它要重建新的家园,开始新的生活,然后,它羞红了脸,笑了。

清晨的阳光柔柔洒洒地抹在大地上,远处的生态新区若隐若现,湿地里的水鸟悠闲地散着步,互道早安,小草快乐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露水在油油的叶子的脸上舞动,闪烁着晶莹的光泽,整个小城一片生机盎然。美好的生活开始了,就如八九点钟初升的太阳,蒸蒸日上。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