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优秀作文:雪豹的秘密
初一 散文 7293字 760人浏览 追求糜烂的生活

小学生优秀作文:雪豹的秘密

小学生优秀作文:雪豹的秘密

在广阔的日曲卡雪山的领域,一只雪豹孤独地坐立在山头。头优雅的微微抬起,胸部能看到栗子般饱满的肌肉滚动着,精悍而又壮实。蓬松的皮毛像涂了一层彩油,每一根都闪烁着油星,背部的线条极其优美,高贵华美的仿佛千年前的古埃及艳后!

雪豹,猫科动物。拥有雪山之魂的美称,因终年生活在雪线附近而得名,是日曲卡雪山食物链最高端的霸主,仅仅扣在孟加拉虎的下面。

这只母豹叫冰花儿,它背上呈柔软的浅灰色,腹部却体毛纯白。浑身上下洒满了圆润而精致的斑点,毛茸茸的大尾巴嵌着一条条典雅的花纹,特别是偏蓝的背脊,被晶莹的雪花摩擦得闪闪发亮。以雪豹的审美标准来衡量,冰花儿是很美的。

冰花儿是只半大的幼豹,刚刚离开母亲。失去了母亲的庇护,显得惊慌失措。一只小小的幼豹是不可能找到一个舒适的巢穴的,晚上只好露宿,有时运气不佳,比如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遭到年轻公豹无情的驱逐。雪豹平时独居,发情前后才成对居住。

一觉醒来,冰花儿打了个喷嚏,它甩了甩钢鞭似的豹尾,舒展直了富有柔软弹性的豹腰。应该试试和磨磨那尖利的牙齿和利爪,可不能老让它们闲着。

冰花儿漫不经心的散着步,通过已经走过无数次的小径,在山中穿行。雪豹很少去探索未知的领域,一般按着自己固定的安全路线行走。黄昏时,在残阳的照射下,岩羊离开岩石到草地觅食,夕阳把它们的身影拉得很长。这对冰花儿来说是个不容错过的大好时机,它心里大喜,只要绕进羊堆,便可给羊群致命一击。逮只母羊,说不定还可顺手牵只羊羔,肥嫩嫩的刚刚好,可喝一通新鲜的羊血滋补身子。想到这里,冰花儿小心翼翼的蹲下,在雪地里打了个滚掩盖了豹子身上刺鼻的血腥味。冰花儿不远不近的跟着羊群,计算着时间,它突然灵机一动,跑到一片山岩上,背风而又居高临下,岩羊再快,恐怕也逃不过它的豹爪。

在羊群逼近时,好了,好了,已经进入了冰花儿的红色警区。羊群已成了可怜的待宰羔羊,可羊群浑然不知,时间仿佛停止了。冰花儿主意已定,随后一蹦而起,它弹跳的姿态极其优美,在空中,冰花儿收紧豹尾,舒展豹腰和那些漫天飞雪一起冲进了羊群。羊们在昏暗中朦朦胧胧的看见是一块巨大的“雪”,直到“雪”逼近羊群时,它们才醒悟。撕心裂肺的大叫,但,它们知道的太晚了。冰花儿以泰山压顶之势扑在了一匹怀有身孕的母羊身上,在母羊发愣之时,冰花儿尖利无比的豹爪已经插进了它的腹部,白中泛青的尖牙刺穿了它的喉咙,热血撒碧空,一阵畅快,身子骨就软绵绵的倒下了„„

一切都结束了,冰花儿和母羊一起滚下了山丘。冰花儿谨慎的环顾四周,还好,没有别的雪豹和孟加拉虎之类的食肉动物。冰花儿含住母羊的脖颈,走向了密林深处。左瞧瞧,右看看,在一片名叫“鬼洼”的乱石滩蹲下来,长舒了一口气,放下了已窒息而毙命的母羊。

冰花儿咬断母羊脆嫩的喉管,开始贪婪的吮吸。甘甜的羊血让冰花儿发出像小猫一样满足的“呜呜”声,直到一滴血也吸不出来才住口。接着,冰花儿又非常麻利的将母羊翻了了面,从柔软的腹部入手。冰花儿将洒满羊血的爪子弯成一个倒钩,从母羊的胸口滑到腰部,拖出滑润可口的羊胎盘,这是大自然给勇敢者的奖励。

冰花儿已经领悟到了生活的真谛。

在饱食后,冰花儿在一碧千里的草原上溜达消食,整理被秋风吹乱的毛。一对人马看见冰花儿后停了下来,仿佛在观望,在欣赏,冰花儿很讨厌这种围观感,大吼几声,人马消失在了密林中。

接下来的两个月,冰花儿却交了好运,连续捕食了两只膘肥体壮的马鹿和一些反应迟钝的斑羚。尽管天气风雪交加,冰花儿却在冰雪中成长起来。它已不再是冬初那只优柔寡断、胆小怕事的冰花儿了,已经成为一直残暴凶狠的优秀雪豹了,还找到了一个冬暖夏凉、宽敞舒适的天然石洞,冰花儿蓝色的眼睛不再躲躲闪闪,反而射出冷幽幽的光。

最近,冰花儿越来越骚动不安,没事就来洞内跳来跳去。也不想捕猎,经常苦苦嘶叫,仿佛在寻找谁„„雪豹此时正处在冬末的发情期。一群公雪豹围在冰花儿石洞附近的草丛堆,发出求偶心切的叫声。

冰花儿是一只正值豆蔻年华的妙龄雪豹,又有雪豹中最出众的容貌。冰花儿具有完美弧线的细腰肥臀,有一股天生就让大公豹神魂颠倒的媚态。再加上冰花儿的毛色也非常华丽,让公豹们身不由己的投入情网。冰花儿优雅的迈着猫步走向洞口,以一种母豹才有的娇媚的姿态横卧在洞中间,具有勾引公豹灵魂的魅力。

虽然一般是母豹主动向公豹示爱,但冰花儿收到的待遇却不同,冰花儿从公豹们火辣辣传递这情爱的眼睛中发现了自己磁性能力。瞧,一只公豹窜进洞里讨好般的叫,小心翼翼的绕到冰花儿背后伸出舌头深情的甜,贪婪的嗅它的气息。可引来了洞外雪豹的咆哮,一只雪豹用倒钩的爪子在第画横线,耸了一下脖子。栗子般的肌肉滚动着,精悍而又壮实。另一只进洞讨好的也扬起钢鞭似的尾巴一铲,扫倒了一片小树,露出白中泛青的牙齿,讥讽的看了挑衅者一眼。双方都杀气十足,冰花儿却不慌不乱的梳理颈毛。按着常理,它应该冷静观战,最后投进胜利者的怀抱。

胜利者抬起头朝冰花儿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眼。呜呜,公豹叫了一声,温柔又热情。这只公豹叫雪妖,是这一带的霸主。雪妖走到冰花儿身边,冰花儿陶醉了,雪妖伸出粗糙的舌头狂热的添冰花儿的脸颊、颈窝、尾巴„„,又用前肢搭在冰花儿身上,亲吻冰花儿的腰部,使冰花儿产生了对征服者的依恋。山更绿了,雪更白了,天更蓝了,生活无限美好。在冰花儿高度幸福的晕眩中,安静的石洞发出了发情期的交响乐;公豹亲昵的吻,占有者得意达的鸣叫,母豹半挣半就的挣扎声组成了一首乐曲。

雪妖在悄无声息的暮色中前进,在一群野牛旁边的树丛躲着,打着小算盘。没法单独行动的野牛外表凶残,内心胆小如鼠,叼走一只,其余的并不敢救助。天助我也,机会说来就来。趁野牛群散在广阔的地上吃草时,雪妖一跃而起,在天空中画了一个漂亮的弧线。按照事先定的计划,雪妖想:我该先降落在草地上,趁大笨牛朝我冲过来时,我就有机会了。

果然,两只力大无比却愚蠢透顶的野牛顶着锋芒朝雪妖冲过来。说时迟,那时快,雪妖闪电般的跳起,从刀片般的锋芒中“飞”了过去,又折回来豹爪深深的嵌进了野牛脖子的肌肉里。野牛一定,知道自己正处在生死一线中,拼命的想把侵入者甩下去。可随着雪妖的尖牙刺入了野牛的喉咙,野牛只来得及从喉中爆发出一串诅咒„„

冰花儿高兴的跑过去,刚才它欣赏着伴侣的本领。雪妖友好的腾了一个地方,将已经死绝了的野牛开膛破肚。心甘情愿的把鲜美的内脏让给冰花儿。冰花儿冲雪妖扭扭它亭亭

玉立的身子,毫不客气的拖出了肥腻腻的肚肠,吃了个干净。等冰花儿饱食后,雪妖才捡拾冰花儿的残汤剩饭。

发情期的冰花儿除了吃饭,整日沉在与雪妖的蜜月中,黄昏才带着幸福的慵倦回到洞里。自在又逍遥,安宁又狂热。冰花儿的肚子也一天天长大了,可现实的残酷必然面对。

雪豹在发情期过后,夫妻往往彼此会回到各自的领域,是大自然的法则,一个夜晚,雪妖默默的离开了。

冰花儿一早醒来,很快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冰花儿没法抱怨,她的一颗心快碎了,它只能对苍天狂叫不已,发泄心中的委屈。但冰花儿毕竟是一只拥有高贵血统的雪豹,它很快冷静下来:这真怪雪妖吗?雪豹的习性是不改的,不,不怪雪妖绝情。可,它为何不辞而别?这天,冰花儿的哭诉也被凛冽的寒风吹走了。

眼下是桃红柳绿的春天,丰厚的食物全在一起了,是捕猎最佳的黄金时节,可冰花儿苗条的身材变得臃肿。很显然,里面有新的小生命了,当然,这些小生命是雪妖的种,冰花儿体会到了一种只有母亲才有的神秘的幸福。

由于怀有身孕,怕动了胎气而出现早产等意外。而一向胆大包天的内心也平增了一份忧虑:忧虑自己是否有充足的奶水把小宝贝喂得强壮;忧虑以后如何让小宝贝平安度过童年而不受孟加拉虎、狼等猛兽的伤害„„因为种种担忧而冰花儿只好被迫使用守株待兔这种笨方法,一直到日落才盼来了一头年老脱群,只有皮包骨头的马鹿,连血才吸一口就没了,剩下的是老的嚼不烂的皮„„

冰花儿只好冒险去一个养着许多斑羚的的羊羚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草原上的斑羚跑的疾如闪电,快如风。冰花儿去追,败得一塌糊涂,毛也一根都没叼着„„冰花儿甩甩头,舔舔身上乱在一起的毛发,终于鼓起勇气出发了。

冰花儿慢慢散步,微风吹上了脸颊,它心里却起了鸡皮疙瘩。不错,猎人的枪子不长眼,还是回去吃野兔充饥吧!冰花儿正想打退堂鼓,可一阵腹痛„„唉,小宝贝们也抗议难忍的饥饿。作为一个母亲,冰花儿无法让小宝贝也跟着自己挨饿,只好继续前进。黄昏时分,朦朦胧胧看到斑羚了。

假如冰花儿能预测灾祸,那么它宁愿拿野兔充饥也不去养羚场了。可事与愿违,天灾是不可避免的。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冰花儿将身子探进草丛中,慢慢摸黑前行。突然,羚羊群飞驰而过,野猪也惊叫着跑了,乌鸦也惊恐的拍拍翅膀飞走了。刚才还漫不经心的动物们四散奔逃,溃不成兵。冰花儿觉得很奇怪,自己明明躲得很好,而且刮的是东风,食草动物的鼻子再灵,也不可能嗅到一丝丝豹子身上的血腥味。但,很快冰花儿就知道为什么了。

远处传来一声让人胆战心惊,如雷鸣般威风凛凛的虎啸!冰花儿心里一颤:千万别是山林之王——孟加拉虎,天灵灵、地灵灵,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饥饿的孟加拉虎,挥动虎掌冲了过来,冰花儿反而拿定主意从虎的胯下溜了过去,蹲在一块岩石上。

不知是孟加拉虎时运不佳,浪费了到嘴的美味,还是虎的生物钟正好空白。反正孟加拉虎已三天没吃东西了,饿得眼冒金星。刚才又没刹住脚,一头撞在了大松树上,虽然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却让孟加拉虎怒火中烧,愤怒倒了极点,自尊心受到了践踏:自己竟被一只雪豹给耍了,分明在嘲笑自己的虎格。冰花儿努力挺直胸部,肚上一团肉快把冰花儿的背压弯了,可它明白如果让老虎看自己虚弱的样子,又怀有身孕,就完蛋了。自己连同肚子里的小宝贝就变成老虎的便便排干净了,冰花儿又想好了退路:万一孟加拉虎看出了破绽,就带着老虎在山里绕个“8”字再拐进“鬼洼”乱石滩躲起来。转的稀里糊涂的孟加拉虎反应过来时,它早就逃得无影无踪,溜之大吉了。孟加拉虎虽然体格壮实,脑子却没有雪豹灵活,而且孟加拉虎性格较温顺比不上勇猛善战的雪豹,被冰花儿淡定自若的神情吓了一跳。这只身体巨大的老虎并没有成年,还差三个月,精神上并未成熟。没经历过生死场面,眼中失去了自信,闪过一丝迷茫。并花儿雪亮的眼睛捕捉到了这个神态,顺势抬高头,牙齿在舌尖上不断磨砺,这动作等于在磨刀霍霍,包含了雪豹光亮的野心,优秀的雪豹是不会想命运屈服的!

孟加拉虎打了个喷嚏,它望望并花儿的大肚子,突然梦醒如初,眼中不再迷茫,一步步朝冰花儿逼近。孟加拉虎雪白的体毛被镀上了一层金粉,一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王者风范。它眯起眼,讥讽地看了冰花儿一眼,一个华丽的转身去追斑羚了。

冰花儿呆呆的立在原地许久,直到孟加拉虎在茫茫的大草原中变成一个小白点。

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它想。

冰花儿一头扎进草丛,头也不回的奔跑,气也不喘的溜进了石洞。这样子,就像一个打了败仗的逃兵,狼狈极了,哪有平时雪豹特有的优雅风度?

冬暖夏凉的石洞,壁上缠满了翠色欲滴的小藤萝,一眼望不见洞底。藤萝轻轻流入云际,如梦,如幻。雪白的小花像一个小酒杯,似装满了甘甜的美酒,散发出令人心醉的香气。既叫六月雪又如七里香。洞外的藤蔓完美盖住了洞口,使外人瞧不出一点信息。

冰花儿此时却幸福而又痛苦的呻吟,它此时也感到了极度的恐惧。

它要分娩了。冰花儿感到了一阵高度晕眩,仿佛蒙上了一层白纱,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虚无缥缈。冰花儿又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在安全的地方分娩了。突然,一阵猛的宫缩疼的它要晕过去了,有一种欲尿未尿的难受,同时也好欣慰:自己的宝宝正顺着产道滑向奇妙的世界。可冰花儿还来不及看长子一眼,又是一阵剧痛,第二只小雪豹也迫不及待的想来到这个世界。冰花儿以为产完了,小心的把两个宝宝叼到自己的乳房前,小雪豹们早饿坏了,将像蘑菇一样饱满的乳房不一会儿就吸空了。还贪婪的咂嘴,意犹未尽。冰花儿正想帮小宝贝舔净胎记和血污,又有了一种下坠感。莫非?还有一只小家伙赖在子宫里不出来?冤孽呀,看什么热闹嘛,听妈妈的话,里面一点儿也不好玩。冰花儿使劲收腰,想把肚子里的小雪豹挤出来,累得伸出舌头散热,但淘气的小精灵似乎迷恋子宫的温情,就是不出去。老大和老二失去了母亲的庇护,无助的挤在一起,可怜兮兮的呻吟。冰花儿将老大和老二叼到青石下,两个小宝贝长的可爱又水灵,像刚出水的太阳。冰花儿用舌头深情的来回舔小宝贝们的身子:宝贝,安静些,等妈妈完成整个分娩过程再来照顾你们。冰花儿的眼神真诚又慈祥,已经从一个妙龄小母豹变为一个伟大的母亲。

小雪豹只有两个巴掌长,大约在两三天后会睁开眼睛,开始探险世界。

一直到清晨,第三只小雪豹才呱呱坠地了,可身子却只有一个巴掌,体格的差距很快就拉开了。冰花儿的挣扎声转而变成了呼噜声,一夜的疲劳让它麻痹了。

这几天,不再怀有身孕,捕猎方便多了。冰花儿今天下午难得看到了一只膘肥体壮的野兔便去追赶。大野兔不是那么好追的,一头扎进草丛堆,冰花儿也赶紧一杨豹尾消失在了丛林里。

一场与时间赛跑的生死游戏拉开了。

名不虚传,拥有雪山之魂美称的雪豹仅仅在食物链中扣在孟加拉虎的下面,一开始冰花儿就占了绝对的优势,乘胜追击。可那大野兔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残酷的大自然也混了不少年了,对豺、狼、虎、豹等食肉动物的习性早就烂熟于心了。瞧,冰花儿优雅的跃起在空中360度旋转,白中泛青的尖牙就要咬破兔皮了。可老奸巨猾的兔子使用了绝招——急拐弯,却只是尾巴一翘,开始并无任何表现,在两秒内完成了这个动作,干净、利落、漂亮!这对冰花儿显然十分不利,它没刹住,滑了两米。狡兔三窟,兔子正准备溜进它的安乐窝了,它知道除非是身体细长的紫貂和毒蛇,别人休想钻进去。

不愧是雪线上霸主——雪豹。平地一声惊雷,狡猾的兔子万万没有想到,随着钢鞭似的的豹尾扫出“哗哗”的声音,兔子倒在了血泊中。

脚下的藤蔓磕磕绊绊,嘴上又叼着十几斤的野兔,冰花儿好不容易才摇摇晃晃的回到了石洞。残阳的光照在它身上,一点点变暗,把它的影子拉的很长。冰花儿感到了幸福的慵倦„„

除了最后一只小雪豹,前两只已经睁开了明亮的眼睛。第一只浑身雪白,带有水滴花纹,取名“白锋”,绿眼睛是雄性豹崽。第二只和冰花儿活脱脱像,还继承了蓝眼睛,取名叫“雪花儿”,是雌性豹崽。第三只隐隐约约能看出有一双琥珀色的清澈眼睛,背上的毛色偏蓝,起名叫“琥珀”。可以奔跑几步的小雪豹正处于生命中的花季,顽皮淘气,做母亲的不仅为它们握了一把汉。冰花儿想:我应该去探索一下其它动物的领域,好保护小宝贝。

这是幸福萌发,也是厄运的开始,命运是不可预知,天灾也不可避免。

第三只小雪豹的情况越来越糟,在风雪的侵扰中,在残酷的丛林的考验中,失败了。而白锋和雪花儿却茁壮成长,身上暗淡的花纹也鲜明起来,这并不奇怪。雪豹的夭折率很高,一般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

一连几天都没有捕到猎物了,冰花儿饿得前胸贴后背。尽管它的捕食技术日趋成熟,可在风雪漫漫的严冬也感到体力严重透支,再不吃到食物后果不堪设想。冰花儿明显提前衰竭了,丰满的乳房嘎嘎的,平日油光水滑的皮毛失去了光泽,如绸缎般的尾巴有气无力。可是,它是雪豹!它是生命力旺盛的妙龄雪豹!在听到白锋、雪花儿、琥珀奄奄一息的“吱吱”叫唤后,冰花儿终于忍无可忍了,作为一个母亲,它无法让小宝贝跟着自己受苦,冲了出去。

冰花儿心急如焚的环顾四周,想起了上次没去成的养羚场,冬天孟加拉虎应该不会出来吧?猎人冬天也应该在睡觉吧?„„在确定自己的利益后,冰花儿决定试一试。虽然风险不小,但冰花儿到底克服了自己。

在附近转悠了一圈,冰花儿带着三个小家伙出去了。养羚场的上方已为斑羚搭了稻草窝,斑羚们的嗅觉也在风雪中受到了阻碍,并未发觉危险的靠近。

冰花儿和小宝贝们一起跑到一个小泥塘里打了个滚,琥珀的情况最糟糕,一会儿就“啪”的一下倒在雪地里,冰花儿连忙过去舔舔小宝贝的额头,突然吓了一跳!小宝贝的头滚烫滚烫,气息微弱,才抖抖索索的爬起来又倒了下去,见到妈妈过来了有气无力的“喔喔”叫了一声。冰花儿马上醒悟,将小宝贝拱进草堆,深情的舔了舔宝贝湿漉漉的额角:宝贝安静些,妈妈一定会成功的!等妈妈。

可它错了,琥珀并没有等到它回来的时候,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凶猛的藏獒敏捷的窜了出来,那肉感极强的唇吻,那粗壮的脖子,那突起的一块块饱满的肌肉,那白中泛青可与老虎相媲美的犬牙已看就知道能把坚硬的花岗石撕个粉碎。不但是雪豹,连山林之王孟加拉虎也要退让三分。冰花儿浑身打颤,藏獒如闪电般跃起,从冰花儿的方向扑了过来。藏獒的嘴精确的落在了冰花儿身上,从脖颈撕下了一块肉。冰花儿惨叫一声逃之夭夭。该死的猎人,冰花儿恶毒的咒骂着,没事养一只藏獒干什么?瞧,它骂的多难听呀!骂的月亮都要气白脸,太阳都要羞红脸。

但它可不是一般的草豹,冰花儿一跃而起,在空中画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冰花儿直扑藏獒,藏獒虽是狗中精英,却敌不过雪山霸主雪豹,惊恐的向后退去。“吱”一声,冰花儿如刀锋般锐利的尖牙刺进了藏獒那绸缎般柔然的皮。藏獒也并非虚名,马上狠命的朝冰花儿咬去,冰花儿疾如闪电,快如风从藏獒身上滚了下来。

冰花儿眯起残忍的眼睛,身体呈优美的流线型。挑选最佳蹿跳角度,等待最佳出击时间。

尖利的爪子在雪地上一遍遍刻着,让听者触目惊心的想到磨刀霍霍这个词。

藏獒退步了,却露出狡猾的一笑。从它的爪子下露出了两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冰花儿眼前一晕,原来是白锋和雪花儿。可怜的小家伙已经奄奄一息了,冰花儿发出了一声让人心碎的哀嚎。

冰花儿只有一个办法了,作为母亲,它时刻愿意为自己心爱的宝贝奉献出生命。生命被死神擦亮了,那散散垮垮的皮毛奇迹般的紧凑,威武雄壮像太阳吐出的金色霞光。它不再畏惧,一头撞在藏獒身上,藏獒马上四肢腾空,但死死抱住冰花儿滚下了那深不见底的崖下。

传来“咚咚”的物体砸落的响声,两只小雪豹抖抖索索的爬起来,但愿他们能实现母亲的遗愿,做日曲卡雪山新的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