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孝金”漫画作文
高中 其它 6074字 4031人浏览 xifenpiaoying

阅读下面的漫画和文字,按要求作文。(60分)

苏州市福星护理院为了鼓励病人的儿女多来探望老年病人,推出了“奖孝金”制度,规定子女两个月内到护理院探望父母长辈超过30次,就可获200元现金抵用券。结果真的灵验,看望老人的子女多了很多。

苏州市福星护理院的做法是否得当?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看法和理由。

要求:①所写内容必须与给定的材料相关;②题目自拟;③不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袭、套作。

子女常到护理院看父母有奖,这种创新举措在苏州当地网友的微信朋友圈引发热议。网友们表示,孝敬父母是子女的基本义务,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即使父母被送进护理院,也应该经常去看看,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许多子女由于种种原因根本无法做到。

护理院推" 奖孝金" 制度,子女去护理院看望父母次数增多,为钱还是为孝?

金钱承担不起孝心之重

高原牧歌

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源远流长,如绵延的绢带萦绕在每个华夏儿女的心头,而“孝”更是其中一颗熠熠生辉的明星,照耀着历史的长河。“孝”本是生发于内心最真挚的情感,纯粹而厚重,而近日竟有护理院推出奖孝金制度,用金钱来“购买”子女的孝心,殊不知,金钱根本无法承担孝心之重。

泰戈尔曾言:“没有钱使我悲伤,而使我更悲伤的是拥有过多的钱财。”钱财,终究是身外之物,终究会随日月的更迭而归于尘土。而孝心,是扎根于灵魂的繁茂大树,任他风雨飘摇而屹立不倒,是镌刻在心灵深处的痕迹,写进了基因,溶进了血液。若有一地炽热的业火焚尽了世间的一切。最后剩下的一定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血脉亲情,以及承载着它的绵绵孝心,而护理院硬把金钱与孝挂钩,却没有想过:当金钱随风而去,留下的孝应何去何从?子女们为财物尽孝的做法更是舍本逐末,缘木求鱼,此风万万不可长!

乌鸟私情,愿乞终养,回望历史,李密《陈情表》道尽了一代孝子拳拳赤子之情,他的孝无关金玉珠翠,无关俸禄功名,孝就是孝,不问前因后果。这才是孝心应有的姿态。当人们为蝇头小利而争相尽孝,仅会使被尽孝者无比寒心,仅仅是护理院的百元奖金就可让许多子女趋之如骛,更何谈更大的利益,护理院对这种行为的放纵与提倡,更是荒谬与无知的体现,无异于跳梁小丑在表演闹剧,鄙陋的肉食者在指点江山。钱孝挂钩的行为若不停止,定会成为现代的悲剧和后世的笑柄。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早在千年前,孟子一语就道出了“孝”的真谛。孝,不仅是子女老人的关爱,更是一种对芸芸众生都温柔以待的博大情怀,它轻盈,可以随流水润泽每个人的心;它厚重,使得任何看得见摸得着的事物都无法承载其中的意义。因此,护理院的行为,也许会收到短期效果,但与最终目的南辕北辙,人们只顾眼前利益敷衍尽孝,却永远得不到来自血脉深处的滋养,如一株草木可以开出繁茂的花朵,却永远结不出甘美的果实。

乌有反哺之情,羊有跪乳之恩,孝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沉淀的瑰玉,明净而纯粹,“皑如天上雪,皎如云间月”是金钱的铜臭所不能沾染的。金钱或许可以承担椒房金屋,可以承担锦衣玉食,可以承担功名利禄,但永远承担不起这孝心之重!

“奖孝金”意在唤醒孝道

安阳日报 金 明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一点,可能对于苏州市福星护理院来说感受更深一些。这家集医疗、养老、康复、临终关怀于一体的现代化护理院,为了鼓励病人的儿女多来探望老年病人,别出心裁地推出“奖孝金”,规定子女两个月内到护理院探望父母长辈超过30次,就可获得200元现金抵用券。“奖孝金”现金抵用券可以在交纳老人相关费用时抵用。

我国从2000年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老龄化是一个普遍性的社会问题,如何让老人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是摆在政府与社会面前的迫切任务。

“百善孝为先”,孝敬父母是子女的基本义务,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子女履行赡养父母的义务,除了应当对父母进行经济上的供养之外,还应该包括生活上的照料和精神上的慰藉。这个义务的履行是没有期限的,也是不得有任何附加条件或任何理由拒绝履行的。去护理院看望父母更是子女应该做的。事实上,盼望子女来养老院探望是许多老人的一种奢望。福星护理院推出“奖孝金”制度,目的是为了奖励有孝心的子女,更主要的是提醒子女多来护理院探望父母长辈。

“奖孝金”制度的实施果然不错。这个护理院自从推出“奖孝金”管理制度后,子女前来看望老人的频率明显增加,有的以前一个星期来一次,现在变为两三天来一次;以前两三天来一次,现在几乎天天过来探视。不难想象,老人的心里一定会因此而宽慰不少。由此可见,激励机制的正面效应不容小视。近日,福星护理院举办了首批“奖孝金”发放仪式,共发放“奖孝金”3万多元,总计227名子女获得不同金额的“奖孝金”。不过大家显然并非冲着奖金而来,两个月最高200元的奖励谈不上有多大诱惑力。“奖孝金”带来的影响是不能用金钱来计算的。“奖孝金”起到了较好的友情提醒作用,激活了人们内心的“孝意识”。这个奖就像一面镜子,让一些人看到了差距和不足,唤起了子女的道德自觉。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我们常常挂在嘴边,但现实生活中总是有许多人因为种种原因而留下遗憾和愧疚。为避免这种遗憾发生,“奖孝金”制度无疑是一种有益的尝试,这和一些地方的“孝老假”一样,都是为了鼓励家庭成员更好地陪伴和赡养老人。对这种做法,社会应该给予掌声,地方政府应该给予支持,让尽孝成为一种自觉,成为一种良好的社会风气。

为这一多赢的做法点赞

●赵丰年

在评价这一事件时,我们先要搞清楚福星护理院设立“奖孝金”的动机是否单纯?效果是否显著?如果有好的动机,目的也达到了,对此事也就只能正面评价了。

从报道的新闻来看,福星护理院属于临终关怀的护理服务性机构,设立“奖孝金”是为了激励子女到护理院多探望父母,而并非为自己谋利,其动机是积极正面的;从效果看,设立“奖孝金”后,到护理院看望老人的子女多了很多,不仅使养老院降低了养老成本,而且起到了激活孝心孝道的作用,使老人得到了更多关怀。可以说,这是一个多赢的举动,具有积极意义。

很多人之所以对这一做法反感,主要是认为孝老敬老是子女应尽的义务,设立“奖孝金”,让孝心有了本不应该有的铜臭味。其实,设立“奖孝金”后,看望老人的子女多了,他们仅仅是因为那点钱吗?我们可以算一下这笔账。两个月内子女看望老人累计超过30次,给予200元“奖孝金”;两个月内子女看望老人累计超过20次,给予100元“奖孝金”;两个月内子女看望老人累计超过10次,给予50元“奖孝金”。两个月内来回10次至30次,不算其他费用,可能路费都超过获得的奖金数额了。因此我们应该相信,大多数子女并不是冲着金钱才去看望父母的。他们并不是缺这点钱,而是这一措施使他们意识到自己缺少了尽最大努力去关爱老人这个本不应该淡化的意识。所以,在“奖孝金”的激励下去看望老人的子女,不仅不是像我们一些网友所指责的那样可耻,反而是同样可敬的,可亲的。

我们期待,在福星护理院的启迪下,有更多的、更令人喜闻乐见的激活子女孝道的方式方法出现。

别用“奖孝金”拷问孝心

●姜小薇

“有的子女以前一个星期来看老人一次,现在两三天来一次;有的子女以前两三天来看老人一次,现在几乎天天都来。”福星护理院别出心裁地推出“奖孝金”制度后,很多子女探望老人的频率明显增加。

不少人认为,“奖孝金”制度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值得提倡。而笔者认为,不论有没有“奖孝金”,子女都应该尽己所能照顾父母。即使因为种种原因将父母送进护理院,子女也应该经常去探望、陪伴父母。

每一个人会都老去,随着我国老龄人口不断增长,如何让老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成了一道亟待解决的社会难题。如今,养老设施的建设与养老服务体系的日益完善,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老有所养”的实现。但要实现“老有所乐”,还需要子女履行好赡养父母的义务。除了在经济上供养和生活上照料父母之外,子女还应该给予父母精神慰藉。为此,我国将“常回家看看”写入法律,《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家庭成员不得忽视、冷落老人,与老人分开居住的子女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人。 俗话说,百善孝为先。现实生活中,不少子女常以工作忙为由不去探望父母。“奖孝金”制度取得的良好效果,恰恰证明了绝大多数子女是能抽出时间探望、陪伴老人的。“奖孝金”就像一面镜子,让每个身为子女的人看到了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但是我们要看到,要让子女自觉践行孝道,物质奖励的作用显然是有限的。作为子女,千万不能等有了“奖孝金”才想到父母,别用“奖孝金”拷问自己的孝心,而要多探望、陪伴、照顾、关心父母,别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时才追悔莫及。

“奖孝金”激活的,应该是儿女内心的孝意

刘雪松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一点,可能对于苏州市福星护理院来说感受更深一些。这家以接收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患者,也为生命垂危患者提供临终关怀和善后处理服务的民营护理机构,为了鼓励病人的儿女多来探望老年病人,别出心裁地推出“奖孝金”,规定子女两个月内到护理院探望父母长辈超过30次,就可获200元现金抵用券。“奖孝金”现金抵用券,可以在缴纳老人相关费用时抵用。

果然灵验,看望老人的子女多了很多。护理院兑现承诺,为住院老人的227名子女发放了3万多元的“奖孝金”。

然而好事的后背,是网友对于老人儿女几乎一边倒的唾骂声。网友普遍认为,这些儿女不是为孝而来,而是为钱而来。往狠里说,常回家看看,法律都没能解决的事,一两百元钱就把这些做儿女的搞定了,所以可耻的是儿女。

站在道德高地的键盘侠们,之所以义愤填膺,可能最大的问题是混淆了护理院与

养老院的基本差别。从苏州这家护理院的相关资料来看,这家民营护理机构,其实是一家医疗卫生单位,接收的老人中,很多是中风后遗症、植物人、癌症晚期、老年痴呆以及各类重症手术之后需要长期卧床、康复及其他生活不能处理的患者。从大概念来说,应该属于临终关怀的护理服务性机构。

两个月一两百、两三百元的“奖孝金”,对于探望老人更勤快的儿女来说,多多少少起到了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最重要的还是这种激励方式,挠到了做儿女的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与其说这些做儿女的,看重的是这一两百、两三百块钱,不如说是看重了这个被钱所激活的孝心善意。毕竟这个钱还是要用在老人身上,它唤醒儿女重视孝道的意义。

有网友表示,法律没有激活常回家看看这么一个中国千百年来的传统孝道,一两百元就把这个事情解决了。这是有失偏颇的。这项法律法规明确之后,至少在受过良好教育的群体身上,对于常回家看看,意识是肯定增强了。我们不能因为不常回家看看的现象依然存在,甚至在一些个体身上表现得依然突出,就否定这个法律文本的意义、否定天下所有做儿女的孝心。同理,我们不能因为苏州这家护理院的一个激励孝心的方式产生了效果,就把所有的效果都归功于金钱奖励的杠杆作用,这也是相当武断的。

在“奖孝金”激励作用下,从此更多地去看望老人的儿女,不仅不是像我们一些网友所指责的那样可耻,反而是同样可敬的,可亲的。他们不缺这点钱,但他们意识到自己缺少了尽最大努力与孝心去关爱老人的这个本应不该淡却的意识,这不是他们不怕法律、贪爱一两百元钱,而是在法律的文本落地过程中,其实我们还有更多更好的办法,去激活儿女们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孝心与爱意。是我们这个社会,还没有真正找到更令人喜闻乐见的、激活儿女孝道的方式方法。这才是我们整个社会需要用心去思考的一个命题。

苏州这家护理院推出的“奖孝金”,它不仅为住在护理院里的老人子女们起到了激活孝心孝道的作用,而且实际上,给了我们这个社会很多的启迪意义。它表明,整个社会的孝心光靠一纸法律文本的标尺,作用是有限的。让严肃的法律文本与活泼的激励机制有机地结合起来,社会元素都能参与进来,它能够让社会的孝道孝心,起到一加一等于二、甚至大于二的效果。

“奖孝金”实质是激励的艺术

乔 杉

为激励子女经常到护理院探望父母长辈,苏州一家护理院别出心裁地推出了“奖孝金”管理制度。这项制度规定:子女两个月内到护理院探望父母长辈超过30次,就可获200元现金抵用券,“奖孝金”现金抵用券,可以在缴纳老人相关费用时抵用。一段时间下来,效果明显,“看望老人次数暴涨”。

面对“奖孝金”取得的成效,有人认为是“小利大诱”,那些因为护理院推出“奖孝金”而去看望父母的人,明显是奔着小利去的;也有人认为,很少有人在乎区区200元,“奖孝金”主要起的是提醒作用。初衷无论哪一种,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中我们看到了激励的艺术。

在道德建设上,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谴责,对一些看不惯的人和事,常常表现出不屑一顾的谴责。马丁·路德·金曾经讲过,历史将会记录在这个社会转型期,最大的悲哀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毫无疑问,我们正处于社会转型期,这种谴责的力量相对于过度的沉默,有着积极性,是社会建设需要的。但有必要看到,道德不仅是谴责出来的,有时也是激励出来的。

在道德面前,每个人都存在着对当前道德现象的判断,以及由此产生的道德想象。有什么样的道德想象,就有什么样的道德现实。拿“扶不起”来说,当你认为这个社会充满正能量,“扶不起”只是极端个例,就很有可能伸出热情的双手;反之,当你认为到处充满着“满满的恶意”,很有可能见义不为、见难不帮。这也是《人民日报》一篇文章曾经讲过的,“个体的道德想象,以及由此形成的道德选择,同样决定着我们社会的道德风貌。”

就道德建设而言,孤立地强调道德想象,还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在道德想象的基础上,产生道德自信和道德自觉。所谓“道德自信”,就是对当前的道德现实充满信心;所谓“道德自觉”,就是始终“求诸己”,能够想到自己为道德建设做什么。在这其中,不仅是“你没有办法判断别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但你自己可以做一个好人”,还表现为对于道德正能量,勇于做一个“在路旁鼓掌的人”,通过激励的力量,来为道德建设增强。

从广义上讲,孝也是一种道德。孝是人人希望的,既然“己所欲之”,那就“上下同欲”。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通过激励的力量,来让孝风常在。“奖孝金”的真正作用,就在于它是一种激励的艺术,它以提醒的方式,告诉人们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它以一种鼓励的形式,促使更多人加入到正能量中来。千万不要小看了这种激励的力量,它对于心灵的开化和净化,常常起到超乎想象的作用。

这种道德激励,是一直存在的。长期以来,政府在道德建设上的呼吁,媒体对道德行为的报道,都体现了这一点。在道德激励上,不仅需要政府参与,也需要社会参与,在“奖孝金”中,我们就看到了社会参与。联想到一段时间以来民间公益的风生水起,如果民间公益组织也能够把道德建设纳入关注视野,这是一片多么大的蓝海?譬如,通过道德公益基金的设立,来激励那些诚信、友善、敬业、孝亲的人,就很有可能发挥出“蝴蝶效应”,推动社会风气向好向善。

“奖孝金”实质是激励的艺术,发挥的是激励的力量。其存在及发挥作用启示我们,在推动道德建设上,社会参与大有作为。希望在短时间内,能够出现几个激励道德的专项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