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 其它 1429字 67人浏览 耳外花香

周一,阿楠刚从村中学背着书包回来,路过村口的大榕树下时似乎听到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在议论着,好像是说青子哥要结婚了。

村庄不大,而且似乎每一户家庭都能扯上点什么关系,有点儿事情就会传得沸沸扬扬的,茶余饭后,妇女们拆洗缝补之时。

阿楠刚回到家里放下书包,青子妈就来了,对阿楠奶奶和妈妈说道:“婶子,大妹子,青子下周三结婚了,记得来啊,”青子妈又看见了刚放下书包的阿楠,补充道“阿楠,你也来啊。”阿楠妈妈和奶奶与青子妈寒暄着:“一定一定,到时候一定去看看新媳妇儿有多灵……”阿楠奶奶对妈妈说:“诶,操劳了大半辈子,把儿子拉扯大还得帮忙娶媳妇儿。”“可不是么?把媳妇儿娶了过来青子婶得享福了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日子一天天过去,离青子结婚的日子也在一天天逼近。

周五,从学校里出来的阿楠正扳着手指头数着青子哥结婚的时间,不知不觉走到大榕树下,突然发现气氛有些怪异。“唉,怎么就走了呢?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吗?”“就是啊,儿子不是要娶媳妇儿了么?怎么就走了呢?唉……”

终于回到家里了,妈妈正在给奶奶补衣服。“妈,青子嫂怎么就走了呢。”“唉,这人哪,还真没能享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阿楠没听懂,但知道是关于青子妈的。周末放假,阿楠跟村里的小孩出去玩,也似乎隐隐得知了些事情。

原来是青子哥家里的礼金都给了新娘娘家人,可是在周五那天,青子妈正在厨房忙着跟厨子准备食品材料,突然收到新娘娘家人托人送来的消息,说是雇汽车绕道走,还让多准备两桌酒席。而青子妈——这位饱受风霜的农妇,原先就患有高血压的病,半年来为青子结婚的事情日夜操劳,东奔西跑借钱,连愁带累,听到这个消息又气又急,去厨房倒茶时,一头摔倒在地上,就这么走了。

人走了,怎么办?丧事和喜事总不能同时进行。青子舅舅很是气恼地到青子家,逼他更改日期。于是婚礼又挪到了三天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青子妈走的第三天,青子家的红彩带红绸都换成白的,外面也搭起了灵棚,请了乐器队奏哀乐,请亲戚和邻居,青子妈就这么上路了。坟立在村里的后山。

但烟酒饭菜都准备好了,请帖也下了,新娘娘家那边也准备好了,不能再拖下去了。于是,周六的早晨,唢呐高一声低一声在村里奏响,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把爱凑热闹的孩子都吸引去了,阿楠当然也去了。青子家交织着大人小孩的吵闹声,欢笑声。

青子家门前听着一辆乌黑发亮的小轿车,车子还打扮得很漂亮。跟在后面的蓝色大卡车放着电视机,洗衣机,空调……晃得村里人眼花缭乱。“看,多大的排场!”“真棒!”“唉,要是他娘多活三天,不也能享福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新娘真漂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嫩的脸颊,一身大红色的旗袍,正笑逐颜开地给孩子们扔喜糖呢!

唢呐声又响起,鞭炮阵阵,新郎新娘开始拜天地了。“一拜天地,二拜……”婚礼的主持人突然愣住了,新郎的父亲,青子爹——一个半残疾人不知去向。“诶,青子他爸呢?”“这回可怎么办?青子妈走了,青子爹跑到哪里去了?啧啧,他们小年轻还想整复古婚礼,现下子婚礼可进行不下去了。”人群中的阿楠看见青子哥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急急地拜托亲戚们去找。

阿楠若有所思,朝后山的方向走去。远远就看见就看见了青子爹一拐一瘸地朝青子妈的坟走去。一步、再一步……终于到了。青子爹缓缓蹲下来,抚着坟上的红色的碑记,老泪纵横,阿楠看着寒风中那个半残废的中年人孤单的背影,默默地离开了后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寒风阵阵,阿楠听着风送来的阵阵唢呐声,不禁沉思,唢呐声声,是欢笑?是控诉?是回忆?是声讨?阿楠说不清楚,再次望了望寒风中青子爹的背影,那单薄的背影在风中却如此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