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风景14
初三 记叙文 12058字 365人浏览 1972102805

1别样的风景

徐霞客中学(璜塘校区) 初三4班 顾洋 指导老师:徐敏钧

曾见过朗月照花,深潭微澜的清澈澄明;曾见过江海高山,奇峰突兀的壮阔奇丽;曾见过杏花烟雨,雾中烟楼的朦胧清秀„ „一时无比的惊艳,却皆在记忆的洪流中归于平凡,我在寻找,寻找一处别样的风景„

家乡的秋色早已见惯了,屋边庭院里一颗桂树,一藤夕颜,几株清菊,满院芬芳,自记忆之始,便常伴左右,成了习惯,便也不曾落目细赏,只那日母亲偶然提及,屋旁将修新路,小院儿怕是留不住了„这才叫我最后去看一看它们。

特意携了一本书,寻了一个微风不燥的清晨,倚在桂树下,看桂花细细碎碎地开,芳香在秋风中缱绻,风一动,花儿便与叶片一道扑簌簌地往下掉。还记得儿时,最喜欢与伙伴一同在树下拣着桂花,问老人讨一张红纸,将点点幽香包入纸中,带在身上,香气便溢满了整个金秋,却终归花有枯败而人有离别,儿时伙伴早已迁之他处,只留下记忆里氤氲着浅浅的桂花香。

桂树的树杆上缠绕着一藤夕颜,也称作喇叭花,却只空有喇叭的外形,从不曾听它一般鸣奏,至于它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也许不知晓,不曾有谁特意去裁植,大约是在一个明媚的日子,哪个顽皮的孩子从别处摘了它又将它遗弃在此,才有了一季又一季的花开花败吧,也不知是何时,它已从一株绿芽长成这样一簇浅紫色的花儿了,守着她的一方岁月,开着她的一抹绝色。

一旁的几株秋菊仍守着东篱,在秋风中诉说着一场与秋风云淡风轻地相遇,在时光里静静开放,透过熹微的晨光,我仿佛看见了一位傲气的女子,踩着清露,浸润在秋的沉静与清幽之中,轻不可闻地诉说着好久不见„.

时光流转,季节的变更从未曾因谁而停下,而是以它的方式行走着,留下一场又一场来不及欣赏的景致。朝辉夕月,春去秋来,或许是我匆忙地将目光流转与名河山川,或许是我从不曾驻目身边的风景,或许是因染上了离愁,才让这一颗桂树,一藤夕颜,几株清菊,满院芬芳变得如此别致。

几许秋风,寂寥中携着澄澈,离緒中透着静美,小院秋色,在这样的映衬下,演绎着别样的风景„ „.

2别样的风景

江阴市第二中学 初三(2)班 潘纯可 指导老师:王娟

雪纷纷扬扬地下着。

入眼便是满目洁白,纷扬而至的雪花覆盖了一切,枝头落满洁白的雪花,娇艳的腊梅沾上晶莹的雪珠,看久了视线中只剩下纯白色,直到那两个步履蹒跚的身影出现。

那是一对年近七十的老夫妻,老奶奶似乎是手脚不便,拄着拐杖缓慢地前行,一旁的老伴一手挎着菜篮子,一手颤颤巍巍地将一把黑色的伞举过头顶,跟在老奶奶身后,显然是没有料到会下这么大的雪。白雪给黑伞镀上一层银,又很快被落下去了,雪地上只留下几个深深浅浅的脚印,又很快被纷纷扬扬的雪花覆盖。

没有人说话,他们似乎一心只想着赶紧回家,奈何老奶奶腿脚不便,走了半天,气喘吁吁,却没走出多远。

老奶奶累坏了,又或许是大雪天气加重了她的腿疾,一时间竟迈不开步。老伴依旧紧抿着嘴,把伞轻

轻交到老奶奶手里,走到路边的花坛旁脱下大衣,仔仔细细地铺在“座位”上,又转过身来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老奶奶到石阶上坐下,一言不发地拾回落在雪地上的黑伞,抖落雪珠重新回到石阶旁为她撑好伞,身上只穿着破了洞又被细细缝补好的毛衣。

纷飞的大雪中,花坛旁的两位老人,一站一坐,相望无言。

雪渐渐小了,老奶奶恢复了体力,重新站起来,拾起大衣批在老伴身上,拍平衣上的褶皱,拍落肩上的雪花,再拣起拐杖。老人跟在她的身后,依旧沉默地撑着伞,手指间猩红的烟头将白雪地烫出了一个洞。

大雪依旧纷飞,洋洋洒洒地飘落在大地、枝头、林间、花坛上,雪花如精灵般旋转、跳跃,小路尽头的两个身影逐渐模糊,只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刻在雪地,渐行渐远。

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有相濡以沫的陪伴。

大雪、老人,形成一道别样的风景。

3别样的风景

江阴市第一初级中学 初三(6)班 於乐涵 指导老师:马鸣芳

推开门,我便怔在了原地。

我从未想过我会看到这番情景。

年近耄耋的阿太仰面躺在椅子上,微眯着眼,嘴角似有着满足的微笑,岁月留下的刀痕舒展着,竟在阿太脸上描摹出一朵朵花来。

阿太的一只脚自然地垂下,另一只被托在叔叔的手中。叔叔坐在一张低矮的小凳子上,拿着指甲钳,小心翼翼地为阿太剪着趾甲。他剪得那般小心而仔细,似生怕弄疼了阿太。他的腿蜷曲着,但他似乎并未察觉,他的眼神专注而柔和,浸满了温柔。

阳光被雕花似的窗棂剪辑得光怪陆离,空气中飘飞的粉尘与老宅特有的光阴的味道氤氲在空气中,酿出时光的味道,哦不,似乎还有什么。哦,是那充溢在屋中的醉人的祖孙情。

一时间,我竟有些痴了。难道是这阳光太醉人?阿太看见我,笑得愈加满足。她一面让叔叔停下,一面想起身为我拿些水果零食,但叔叔轻声让阿太继续坐着,将余下的趾甲剪完才起身。

随后进来的父母是否看见了这一幕我并不知晓,但这暖心的一幕在我心中不停回放,竟成了我心中一道别样的风景。

低头,沉思。

我自认为我很爱我的奶奶,我的家人,但扪心自问,我是否能弯下腰为他们剪一次趾甲? 我静默着。 叔叔是一名画家,一定有着自己的骄傲,而他却能弯下腰,低下头,为亲人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他对阿太的细心照料胜过买一些水果、补品,因为这里面有着太多的爱。

犹记得一次阿太跌了一跤,脸上青肿了一大块,隔天叔叔便从上海赶回来,细细端详着阿太的伤情,半晌,他转过身去,已过而立之年的叔叔竟红了眼眶。

《孝经》曰:“孝子之事亲也,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 孝,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堆砌,更是心灵上的抚慰,为生计奔波劳苦着的游子啊,偶尔也请停下脚步,不要荒废了那条回家的路。

4别样的风景

江阴市陆桥中学初二(2)班 周涵阳 指导老师:陆莺音

很久很久没有去外婆家了,自从搬了新家就很少回去。几次与外婆通电话,外婆叹着气说,村里的人越来越少了,走的走,搬的搬,就剩下几个老人在守着老窝了。我心里听着也特别难受,那个我从小长大的村子,就要变成孤村了,是何等的悲伤啊。

月半,要过节了,外婆打电话来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回去,家人也该聚在一起吃顿饭了。吃过午饭,我们便开车去了。

终于,到了。

一个小村子,很老很老,没有多少村民,却是别样的风景,让我极有归属感。刚下过雨,坑坑洼洼的青石板桥上积聚了一个一个小小的水潭,上面附满了墨绿的青苔,踩上去滑腻腻的。有的石板被踩得久了,表面很光滑,整块却有些微微翘起,每当有人走过就会发出“扑通扑通”的响声。石板路两侧密密匝匝地竖铺着瓦片,有些凹凸不平,缝隙间长满了嫩绿的苔藓,让人不敢踩踏。两边的白墙已斑驳,上面攀满碧绿的藤蔓,沧桑的岁月中多了些新绿。抬头望,那精致的飞檐依然高高翘起,雨滴顺着房檐滑落,“啪嗒——啪嗒——”小时候,我和邻居哥哥背着小木篓从山上捡柴火回来,都会经过这条小弄,不管外面再热,小弄里也总是很清凉,很安静,让人愿意在这儿多呆一会儿。

村里遍植橘树,几乎家家院子里都有着一棵橘树,有的长势还旺,有的不经打理已经渐渐枯萎,却依然还站在那儿,似乎还等着谁来再看它一眼。我走着,突然在一棵树前停下了:河滩阿婆和小梅阿太搬了藤椅和长凳,在坐着聊天,银丝在微光中耀眼,她们说着相媚好的吴音,很熟悉又陌生。几个孩子在树下玩耍,有时安静,有时跑闹。多么熟悉的画面,不知是多久以前,外婆也是搬了凳子在树下和别的老太太讲话,我和邻居哥哥在树下追逐打闹,那个时候多开心!“哟,秀芬里的囡囡归来啦!归来看好婆?”河滩阿婆笑眯眯地看着我。“是的,阿太。”我点了点头,“很久没归来啦!”我笑着,向外婆家的方向走去。

我在门前停下,望着那两块破旧的木板,呆呆地站着:不知是经过了多少个春夏,两块木板已经不齐,勉强地并在一起,颜色也已经发黑,那最动人的,是门环!它由两条草龙铺首围盘着猫头,圆环紧扣下边的蝴蝶铁页组成了“祥瑞耄耋”的图案,寓示着“吉祥长寿”。它分明已经很旧了,生锈了,可是却给了我家的感觉。我轻轻地推门进去,“吱嘎”一声门缓缓地展开,外婆正弯着腰在打扫院子。“好婆!——”话刚出口,眼泪懦弱地流了下来„„

斑驳的记忆承载着多少童年,古朴的村落遗落着多少记忆。哦,青苔,白墙,橘树,村落,童年„„别样的风景。

5别样的风景

江苏省南菁高级中学实验学校初三(1)班 陈奕蓓 指导老师:郑发称

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芬芳,枝头的姹紫嫣红引得彩蝶双双起舞,蹁跹的黄鹂在树梢婉转萦绕。而我却在窗前的一丛豆芽前驻足,为这别样的风景侧目。

这是外婆几天前养下的一些种子,在透气的盆底撒下,用潮湿的布头蒙盖着。外婆在布头上按上一堆石块,那些小石块的重量还真不小。

我不禁纳闷起来,有这些石块压着,这些小黄豆还怎么发芽呀?外婆慈祥地笑语:“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我半信半疑地耐着性子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变化。真不知外婆为什么要放这些石块。 直到早晨,我路过窗前,竟惊奇地发现几乎所有豆芽都发芽了,有些生长得极旺盛的已

经把湿布与石块顶翻在了一边,露出嫩黄的脑门儿高昂地探出花盆,居高临下地环顾着这个满眼春意的世界。

我看着那堆小石块,有些不可思议地打量起这些初生的豆芽。它们姿态娉婷第袅袅矗立,细长通透的身体愈显高挑。豆瓣是柔和的嫩黄,两篇微微张开;有些仍旧合拢在一起,甚至还保持着破石而出的姿态,微垂着脑袋。

它们弯曲地生长,却并没有放弃,而是用长久的蓄势换来破石而出的蓬勃力量;充满韧性的身躯最终竟爆发出如此强劲的生命力!

我定定地注视着这株垂敛的小豆芽,它已经顶破了一支压抑着身体的力量,今后它会尽情地释放生机,高仰着脸,如过五关斩六将的王者一般,傲然扎根于这片土地。

外婆缓缓走了过来,照常为这些新鲜充满朝气的小生命洒水。她并不像我一样惊异于破石而出的小豆芽们,而是带着惯有的,淡然的笑,仿佛看着一位故友。

我凝视着外婆眉眼间祥和安然的笑意,懂得了她对这些小豆芽的钟爱。外公在我很小时便去世了,家里的大小事务一向都由外婆操办。她用眉间常带的笑和骨子里的坚韧缓缓自若地走过了这漫长的岁月。

起初我总不明白为何外婆总在院子里种些豆芽,蒜苗之类的,甚至有时还觉得很不美观,想要移去。

但现在,我却对这些不起眼的平凡生命有了新的思考。它们历经磨难,但最后总会破土而出,绽放出无限生机。甚至有一瞬间觉得,这些别样的风景才组成了真正的春天。它们蓬勃,它们坚韧。

外婆在清晨的光泽里细心照料着这盆小豆芽,在我心中,这也成了最别样的风景。

6别样的风景

江苏省南菁高级中学实验学校初三(8)班 陆虹羽 指导老师:周怡程

我从来没有见过将船划得这样慢的人。

见到那个船娘的时候,我正走在水泥铺就的石板路上,被熙攘的人群挤到了河边上,然后她就站在船头,钻出桥洞,极慢地划过我的眼前。

荡口古镇所剩的古镇风景已经很少了,两岸的咖啡厅三步一家,酒吧十米一处,更不必说沿街的商贩小铺,充斥满耳的电吉他和摇滚音乐,倒只有那条穿过古镇的悠悠长河,依稀能看见历史的痕迹。

那船娘撑一支长竿,一身蓝印花布,戴一顶草帽,侧身立在船头。那条窄小的船里竟坐了八个游客,船身随她撑船的动作一左一右,幅度很大地摇晃,叫人担心它能不能承载这样重的负荷而不会翻在水里。本来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的风景,可是当我看清她脸上的表情时,我有些震惊了。

那是怎样肃穆的神情!仿佛她撑的不是小船,而是什么神奇古老的舟楫;仿佛她载的不是沉重的旅客和货物,而是载着自己的生命或是什么更为重要的物品;仿佛她的终点不是小河的尽头,而是通往淳朴的逝去的岁月里。

然后我看清了她望向前方的庄重的眼神,帽檐下的花白头发,以及晒得通红的脸上依然

看得出的虔诚的光辉。带马达的汽船“突突”地驶过,溅起一串黑色的浪花,而我看见的仍是船娘颔上清澈的汗水。

我不禁肃然起敬了。这船娘的朴实可亲的气息在这古镇无疑是特别的,她对工作的慎重无疑是特别的,那么她在河上敬业地摇船也无疑是一道别样的风景了。

其实她摇船的速度并不慢,只是每当我回想起来的时候,一切细节都清晰而缓慢了。我注视着她的背影,岁月仿佛都凝止了,这是古镇,是真正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是能听到清亮悠长的陶笛声的,是记忆中的,微笑的,美好的。

“真正的宁静不是逃离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或许,船娘是我的摆渡人,让我透过她获得心灵的淳朴宁静,到达美丽的彼岸,看到别样的风景。

这时,我仿佛又看到船娘立在船头,从遥远的河流上,向我,慢慢地,驶来。

7别样的风景

江阴市石庄中学 初三(4)班 邹园 指导老师:冯慧萍

总以为风景是在跋山涉水后收获的美好,亦或是他人鲜有机会一遇的奇景。后来才猛然醒悟,真正的风景并不是震撼眼球的,而是映入心帘的。

最能触动我心灵的风景是我的故乡。我的故乡并不是一个繁华的大都市,而是一个淳朴的小乡村。那里有很多座大山,连绵起伏的,我奶奶家在一个山顶上,其实就是一个小破木屋。爸爸曾劝奶奶搬到城里去住,奶奶喜静厌闹,便赖在山里不愿搬走。

乡村并没有城市的纸醉金迷,是宁静的代名词。每次回到故乡,我都喜欢拿个望远镜站在一个小山坡上眺望。

山里是很美的。每一片青翠欲滴的树叶,在露珠为时一晚的酝酿下都会微微下垂。不时会有露珠顺着树叶下垂的姿态滑落,被大地所容纳。偶尔从望远镜中看到了奶奶脸上放大的皱纹,便会下一次决心将来一定要好好孝顺她!

还有野菊儿,有着娇小的嫩花瓣,叶子脉络清晰可见,玲珑剔透,和城市中家养的菊儿相比多了一份自然的灵气。纯纯的背景衬着轻盈的脉络一直向前延伸、延伸,拨动着我的心弦。

虽然我老在山里东奔西窜,但不用担心找不到回去的路,顺着水流走就一定能到家。山里的清泉像音乐家一直逗出不同清脆的乐章,不像城里的“死水”,它是源源不断涌出来的,喝起来有甘甜、清凉的感觉。

每当我早上没睡醒有点疲乏的时候就会跑去喝一大口,整个人就一下被冰醒了。奶奶在一旁看到我的反应就会咯咯地笑,我也因能逗奶奶开心而被灌满幸福感。

每天吃完晚饭,我就和奶奶坐在门口休息。我老缠着她给我讲以前的事儿,奶奶也很乐意一讲起来就神采飞扬的,肢体语言也甚是丰富。还有大山中的虫儿鸣叫做背景音乐,比城里的喧嚣悦耳多了。

“故事会”结束后,我会扶着奶奶走到一个高处,共赏黄昏。

黄昏的光芒从西天晃悠悠地投射过来,拥裹着故乡的土地,整个小乡村覆盖着一片金黄。

而这个有奶奶的地方,是我的故乡,是风景,别样的风景„„

8别样的风景

江阴桐岐中学初三(3)班 张语嫣 指导老师:单杜伟 “吱嘎吱嘎”,嘈杂、喧闹,炙热的炎夏总是那么沉闷。

我不明白为什么爷爷会带我来这里。广阔的田地里都是耕作的人们,操着一口方言,似乎很享受。烈日肆无忌惮地烘烤着大地,恍惚间看到地上升腾的白气。闷热的空气、周围的嘈杂,让我烦躁不已。

我望着爷爷耕作的身影,只见他大力挥动着锄头,“噗嗤”“噗嗤”的声音一下又一下。缺了一角的草帽在烈日下显得有些无力,豆大的汗珠似洪水般涌出脸颊,顺着刚毅的棱角流入脖颈,映着黝黑的皮肤在光照下刺着我的眼。被汗水浸湿的背心紧紧贴着精瘦的背脊,脖子上的毛巾已被洗褪色,白花花的,浸着汗水的味道。

我找了个树荫,本来想坐下好生歇息一番,可瞧见那片杂乱的野草、野花,被踩烂了混在泥土中,顿时便不想坐下了。我擦了把额头上的细汗,开始打量起周围的景象:一片又一片的稻田紧密相连,疏密有致的田间小路旁尽是一些满天星、牵牛花、以及不知名的野花野草。虽然杂乱无章,但却给人一种真实、淳朴的美。不似玫瑰的妩媚动人,不似君子兰的高洁雅致,却独有它的朴素之美。再看那耕作的人们,虽然汗如雨下,却掩不住脸上的笑意,似乎眼中已经看到了一片丰收之景,金灿灿的,点亮了朴实的瞳孔。

“大爷,这是我家……”隐隐约约听到一些谈笑。我循声望去,瞧见一位戴着旧时最为流行的碎花头巾的妇人站在爷爷身旁,饱经风霜的脸颊布满沟壑,再也不是那样娇嫩,只是岁月的侵蚀并没有带走她明晰的眼眸,反而增添了几分深度。由于距离太远,我并没有听见他们谈话的内容。只是看见爷爷爽朗的裂开了嘴角,对那妇人说了些什么便向我走来。“给,这是你王婶儿送你的。”爷爷把那两只外皮还裹着厚厚的泥土的山芋递给我,我接过后,感到手上热乎乎的,伴随着一股浓浓的情涌入心间。我望着那妇人,虽然太模糊,但依稀能感受到明亮坚毅的眸子和至纯质朴的微笑,心头有万千思绪萦绕,环顾四周,那是一片温暖的风景……

晶莹的汗水,挥舞的锄头,质朴的人,融成一片别样的风景。

9别样的风景

江阴市月城中学初三(1)班 邹心语 指导教师:孙存云

秋日的阳光暖暖的,金灿灿的,投射到书桌旁的书架上,刚好照亮了那本旧相册,它熠熠闪光,散发出怀念的味道。翻开相册,我开始怀念我心中那道别样的风景。

碧绿的菜畦,美丽的野花,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还有许多不知道名字的昆虫在欢快地歌唱,这便是我童年的乐园——菜地。它其实算不上有多少风景,却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地方,因为就在那里,存留着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

美好的童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我与外公外婆也十分亲近。我虽然和他们一起住在一个小村子里,但我在那拥有许多的乐趣。每到午后,外公外婆总会拎着水桶,拿着喷壶走到菜

地。这时的我便像一个小打杂的跟在他们身后拿一些小铲子,小锄头,那样子倒也像个小农民。来到菜地边,眼前一片绿油油的清新景象使我心旷神怡,心中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外公外婆都是种菜能手,他们似乎是魔法师,能用一把菜籽变出一畦碧绿的蔬菜。兴奋的我立即丢下工具,在田间小路上奔跑,一会儿蹿到这,一会儿跳到那儿。

“别摔着,小心点啊!”外婆提着水桶朝我喊道。

“知道啦!”我心不在焉地回答,童稚的笑声洒满了田间的每个角落。

那时的我十分好奇,大到整个地球,小到一花一草。沿着田埂一路走去,路边开满了鲜艳的野花,我采下那些姹紫嫣红的花儿,跳跃着走到外婆跟前,天真地告诉外婆我要种花,接着便用小铲子开始挖泥土。外公外婆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外公慈爱地说:“傻孩子,花朵怎么能种呢?红花虽好,还得绿叶扶持。没有了叶子,花儿很快就枯萎了„”我听得似懂非懂,却也在遗憾,这么美丽的花儿为什么不能直接种呢?

夕阳西下,小小的我牵着外公外婆的手,哼唱着只有我自己听懂的歌谣,蹦蹦跳跳地走在乡间小路上。绿草,野花,耳边回荡着虫儿的歌声,清风吹来,送过缕缕清香,外公外婆牵着我的手,三人夕阳下同行的身影成为了我心中别样的风景!

时光荏苒,转眼我已经离开外公外婆几年了,而那阳光下三人同行的温馨背影一直是我心中最美的风景,那里有风景如画的自然风光,更有祖孙携手同行的温情,是我生命中最别样的风景!

10别样的风景

江苏省周庄中学初三(5)班 赵羚雨 指导老师:李敏

晨风轻轻柔柔地与我的发缠绵,吹得本就杂乱无章的发愈发凌乱。呆望着镜子前这个蓬头垢面的糟孩子,只觉得一阵暖风吹过,似吹走了丝丝倦意,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万般烦恼地拿起梳子,随意拨弄着,却更显得杂乱不堪了,倒显得更加滑稽,无可奈何地玩弄起梳子。突然觉得后脑勺一阵热意,猛地抬头,是他。顿时觉得镜子里的画面实在温馨,倒像是一幅别样的风景。

“哇,第一天上学妈妈就出差,太不靠谱了吧。”我嘟囔着嘴对着镜子后面的他抱怨道。

他拿过我手中的梳子,耍酷似的还把梳子在手里转了几圈,嘴角勾勒出一条自信的弧度,自信满满地说道:“这种小事,你老爸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瞧好了。”我不禁笑出了声,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堂堂九尺男儿竟然还会梳头这种女儿家的事情。

不过我实在不好打击他的自信,又憋住了笑,不再说话。

我专心地盯着镜子,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眼神里的认真,感受着他粗糙的大手抚顺我乱发的摩擦感,感觉怪舒服的。他慢慢挑拨着,不知是施了魔法还是什么的,在我手上贪玩调皮的头发到了父亲的手上竟温顺的像小猫一样,那些乱糟糟的头发全都聚在他温暖的手心。从镜子里看,原来凸起的小疙瘩毛都舒顺了好多呢。接着他打开了水龙头,把梳子接过去沾上了水,就开始对付那些打结的地方。

水珠落在头皮上清清凉凉的感觉,顿时整个人也精神许多。不知怎么水珠就像是一把神奇的钥匙一般,所到之处都毫无阻碍。哪像是以前早晨每次母亲给我梳头时我都要哇哇大叫一番。忍不住细细打量身前这个男人,小女生对父亲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耳畔的风啊,吹着树叶“沙沙”地起舞着。一阵阵的风啊,它打着清脆的节拍,像是在给父亲喝彩一

般。我一直专心地看着他,看着平日认真严肃的他是那么地专注,看着平日略有些生硬冰冷的他身上竟闪着熠熠光辉,看着一个顶天立地的父亲,居然在为他的女儿梳头发。心中强烈的希望着,画面就一直停留在这一刻,就让时光静止,永远留在这一刻吧。

“好了。”父亲的一声惊醒了我。我惊奇的跳了起来,望着父亲梳的完美利落的马尾辫,忍不住夸赞起父亲。就这样骄傲得看着风吹着那束马尾,看着它潇洒地扬起,就像国旗迎风飘扬一般。

飘扬啊,父亲的形象就在我的心里就么高大起来。他总是会给我带来惊喜,他不善于言辞,总是用行动在我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用行动直触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一直记得他曾和我说过“行动往往比言语来的更为实际,更为真诚。”

想起这句话,又想到刚刚那副别样的风景,那副父亲用他真挚的爱诠释着的别样风景。

11别样的风景

江阴市周庄中学初三(9)班 秦韵 指导老师:陈利萍

初春,泥土的意蕴从鲜草的根须处慢慢流淌,青翠欲滴的三叶草爬满了整个山坡,清风徐来,它们跳起了优雅的华尔兹,放眼望去,那是一片绿色的汪洋大海。

我胡乱抓起一件风衣披在身上,翩翩然来到春深似海的公园。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离朋友约定的时间还差十几分钟。

春风抚动我额前的碎刘海,黄鹂在褐色的枝头上唱跳,这时,我的目光突然被桃树下的两位老人吸引住了。

她们满头银丝,一位佝偻着背,身材矮小,另一位则是高得瘦骨嶙峋,背微微有点弯。高的那位老人用一根细长的手指指向开得最旺的一簇桃花,口中不停地说着什么,我听不太清。另一位老人则望着堆满粉色花瓣的地面,一面不停地点头,一面乐呵呵地笑成了一朵黄莲花。

我悄悄走得更近,抬起头望着那些粉嫩的桃花,娇羞之态宛如刚出浴的美人。温暖的轻风掠过枝头,几只粉色的蝴蝶便跳着芭蕾从空中盘旋落下,落在了身材矮小的老人的肩头。我摊开手掌心也接住了一瓣,凑到鼻前一闻,有一股和着泥土芬芳的花香,不免微微醉了。

那位高挑的老人用尽了各种华丽的辞藻来描绘这些桃花,她的眼角已镌刻上两条精致的鱼尾纹,岁月无情地让她那双细如葱白的玉手愣是磨成了枯树枝。

我佩服她文采好的同时心中也有了疑惑,直到我看见另一位老人眼中的迷蒙,像是隔了一层百年的大雾,浑浊深邃。怪不得„„刹那间我明白了什么,鼻头竟有些酸涩。

“她的眼睛不好,我就只好当她的双眼了。”高高瘦瘦的她,云淡风轻地说了这一句。她轻轻地掸去落到身边的老人肩上的花瓣,又踮起脚尖折下一朵较大的桃花,轻轻插在了身材矮小的老人的鬓发中。

我不免感叹这一幕,这是怎样别样的风景啊,岁月带走了你们闭月羞花的容颜,却带不走你们内心深处最真的感情,时光匆匆,它将你们深深的爱紧紧拴在一起,你似我,我亦似你。

她们的嘴角都勾起了一个精致的弧度,笑容是那样宠溺温柔。我后来才知道,她们是发小,携手走过了几十个春夏秋冬。如今丈夫都已不在,她们俩成了彼此生活中的一部分,不可分割。

就让时间在那一刻定格,你为她戴桃花的那一刻,任白发苍苍,四季轮回,那是我至今见过的最别样的风景,如此浪漫如此温馨。

老远看见朋友熟悉的身影,我边挥手边朝她跑去,春风扬起我飘逸的长发,吹动她的裙摆,我回头看

了一眼那两位老人,嘴角微微上扬,牵起朋友的手漫步在了铺满落花的石子路上„„

12别样的风景

江阴市祝塘第二中学初三(6)班 葛思怡 指导老师:戴佳丽

母亲的笑,一抹别样的景,细腻,醉人。

五岁时。

我爱缠着她,但她,却总是在忙碌。

冬日,她的手浸着寒冷的水,洗着衣服。我就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不时,偷耍着肥皂泡,赚得她的一个抬头。她,甩掉手上的泡沫,在围裙上搓几下,抬手想触摸我的脸,可却又总是在快要触到时,转而去摸我那凌乱的发。她,朝着我笑,二十六岁的笑如花,眼角上挑,有着别样的明媚。

十岁时。

她爱跟着我,但我,却总是在奔跑。

像每一个习惯了上学的孩子一样,总是那般期待假期。一到双休日,就像是脱缰的野马,策马奔腾。她,总是跟在我身后,向着一个又一个人道歉。然后,将我领回家。一路上,充满着她的声音,淡淡话着家常,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梦一场。她,朝着我笑,三十一岁的笑如画,眼角依旧上挑,依旧明媚,可却有了岁月的沉淀。

十五岁。

她爱等着我,但我,却总是在晚归。

一连几日的阴沉,滴答滴答的小雨缠缠绵绵,但这终究不是春天,秋风,裹着倾盆大雨来了。

错过了公交的我,慢悠悠地走着。我看到天色在一点一点,却又极快的变暗,我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在极快的抬高音调。我看到这雨重砸着地面,满是水坑,极快的泛着泡泡,我听到周遭的人们踏着水声,极快跑过的声响。我依旧慢悠悠的在走,我依旧沉浸在我的世界里。完全忘却了那个一直在等着我的人。 等到我走过最后一个拐角,天已全黑了,我看到大门敞开,暖黄色的灯光倾泻,斑驳的雨侵袭着这份暖意。我看到,她打着伞,来回踱步,她的步伐一点一点变大,落地的声音一点一点变重,溅起的水花一点一点变多。我停在那,看着她的背影,不出声。就那般躲在阴影里静静看着。

她看到我了。急匆匆跑来,上下打量着我,她不知,我也打量着她。她的衣服湿了,她轻拍着胸膛,伴随着淡淡的舒气声。抬头,她,朝着我笑,三十六岁的笑如诗,眼角依旧上挑,依旧明媚,沾染上那份别样的醉人。

母亲的笑,十年如一日的明媚,母亲的爱,十年如一日的细腻,醉人。

母亲的笑,是一道十年如一日的景,我徜徉其中,任其慢慢侵袭,深入,直至不可自拔。 母亲的笑,一抹别样的景,细腻,醉人。

13别样的风景

江阴市祝塘第二中学初三(2)班 朱铭洁 指导老师:包小慧

人生路上需要一片景,一盏灯,它对别人而言仅是轻微吹过的风,却吹起我心湖的层层碧波,在湖心埋下一颗金色的种子。

小时候,我最怕独自回家。从学校到家必经一条幽深的小巷,从巷口望巷中深远得很。巷子约莫半米,只身过都显狭窄。我总在巷口磨蹭很久,才慢吞吞地摸索着向前。冬夜来得格外快,六点已经黑的渗人,我一个人走在不足百米的巷子中,瑟瑟发抖。这条巷子,我叫它“黑巷”,但即使害怕,每天又不得不走。

大概自入冬后的三四天起,天似乎变得更黑了,我却发现“黑巷”不见了。那天,我如往常一样走进巷中,惊奇的发现巷子正中一户老宅子的后门装了一盏灯。灯不大,却正好用它黄色的光晕填满了巷子的所有黑暗处,我的心田仿佛亮起了一盏小小的灯,暖暖的。我勾起嘴角,高兴地眯起了眼,走了几步,回过头去看那盏灯,在当时小小的我的眼中,它比太阳更耀眼,比群峰更巍峨,是一片美景。

从此,我的放学路上充满了光亮,我有时疑惑,早上那盏灯是不亮的,为什么只有傍晚它才亮?我想,这是天使的光吗?不论风吹雨淋,严冬酷暑,它都准时亮起,照亮一个女孩的心。将近一年的时间,我每天看到这片风景,在这条狭窄的巷子中,它发出淡淡的暖黄色的光,我有时用手触摸它,灼热的温度即使在寒冬也能温暖我的心。它是一盏灯,我却觉得它是那么美,我想它是有灵性的。

有一天,我升学进入四年级后,再走小巷,光却不见了。我急切地奔向那片景,它是凋零了吗?我好失落。我就这样静静地靠在最黑暗的角落,迟迟不走。突然,我看见一位白发苍苍的佝偻着背的老奶奶走进小巷,打开后门,右手向前,轻轻一触,小巷又亮了。我从角落走进光晕中,目送着老奶奶的身影渐渐远离。我想,我找到了“天使”——一个年迈苍老的善良老人,在偶然间看见了一个孩子孤单害怕的样子,用一颗慈心为这个孩子建起一片别样的风景。

我愣住了,然后快步跑回家,打开我家厨房外的灯,照着下班晚归的人们。我的心中金色的种子正在抽芽,开花。现在,我想用另一盏灯,送给别人一片别样的风景。

14别样的风景

华士实验中学九(1)班 李晓彤 指导老师:邹健

一片片雪花悄然落地,无声无息,慢慢地融化在你我的心里。

在显微镜下的雪花,每一片都不同,纯洁无瑕,就如你对我的爱一样,独一无二。

天气一天比一天凉,在故有“水乡”之称的江浙地带,冬天若是下雨,天气甚是寒冷。放学已经提早了,天黑得也更早了。走出校门,便是猝不及防的寒冷。一阵风无情地刮起,带走我对整个严冬的喜爱。回赠给我的是旁边工地的灰土,空气中的灰尘颗粒随风飞扬,围绕着我,想同我来个无情的拥抱。

再温暖的衣服,终究是抵不过严寒。与同伴边走边讲的我,一直期盼着家的归宿,但这路就像是跑步机上的传带,永远也走不完。

天渐渐地下起了小雪,小小的雪花掉到地上,还未等我看清就化成了水,就如这无情的冬天一样。走进小路,只见那摇摇晃晃的路灯下站着我的母亲。她的头发早已凌乱,前额的几缕发丝伸展着身姿,脖子上的围巾飞到的后面。不知她站在那里多久了,我欣喜地跑向她。简单地交谈后,她就抓起我的手走往家的方向。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手上粗糙的茧,不滑也不润,就是热。我这只冰冷的手如同捧着一只暖炉,暖暖的,很贴心。

小区门口堵起了车,母亲说:“天冷,一条大桥断了,封了路,全往我们这里走了,你以后回来的时候要小心点啊!”我点点头。我俩从车流中穿过,停着的车,静静的,没有要移动的迹象。车大灯射出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前方的漆黑。在照耀下,小雪花看得更加清楚,纷扬在寒风里。母亲挡在我前面,她想要为我遮挡所有的困难。

逆着光,母亲的身子好像镀了一层金光,宛如从天而降的仙子,神话般的出现在眼前。雪依旧下着,车依旧堵着,无数的光芒打在我们身上。地上的影子,是无数爱的缩影,漫天飞舞的雪花是这冬天浓浓爱的见证者。

爱充斥着冬天,充斥着寒风,只要有你那独一无二的爱,这个冬天注定将不会寒冷。

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像上天最圣洁的馈赠。看着水珠慢慢从手中滑落,雪落的声音穿透心灵。 走在雪里,心灵的每一次悸动,是与你最好的风景。不一定在开始与终点,不妨好好欣赏每一次的过程,或许幸福就在那里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