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厦门质检作文3.7
六年级 记叙文 2123字 1864人浏览 陆芜初SHNEE

2016年厦门质检作文3.7

l 真题再现

小王出生在一个大家族。每逢节假日,长辈们都会召集家族成员聚会,而小王对此不感兴趣,经常借故缺席。长辈们很不高兴,小王也很苦恼。如今,有不少家族都面临类似的情况,当地的“百姓家事”栏目就此展开了热烈讨论。

对于以上事情,你怎么看?请给小王或小王父母写一封信,或向“百姓家事”栏目投稿,表明你的态度,阐述你的看法。要求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选好角度,确定立意,完成写作任务。若写信,统一以“一平”为写信人,不得泄露个人信息;若投稿,请自拟标题。

l 题目评点

此道厦门市质检作文题,其命题延续2015新课标高考语文写作的“任务驱动型”概念。 任务指令为“向栏目投稿或向对象写信”,与2015新课标I 高考的要求写书信的作文题,略有相似又有所不同。

题目内容与关注范畴是当下社会中的人事现象,富有时代感;引导中学生不是仅仅沉浸于三尺书斋中埋首苦读、题海苦战,而是能够将目光放诸于校园之外、生活之中,思考时代现象与自身行为,即作为一个95后、00后的新新人类,如何面对与处理中国传统文化延续下来的诸多积习,如大家庭中的人伦亲情与人际关系打理。在家庭小型化的当下,多数青少年不再经历传统中国四世同堂式的成长环境,而更习惯于个人独立自主及同龄人关系的处理,视“七大姑八大姨之类”的宗族长辈为高压的约束与规范,不愿亲近,更不愿深入密切地与之联系和交流。此为时代之普遍现象,引人忧心更应引人深思。

另外,难能可贵的是,命题材料是与中学生息息相关的日常现象,为学生所熟稔,亦是学生皆可能会有的困惑与无奈。使得学生在写作之时,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感同身受而言能由衷,不致强以为文。也较好地规避了中学生写作之套作与言之无物、假大空的写作陋习。

l 审题立意

材料中任务指令为写一封书信或向栏目投稿。学生可任选一个任务来完成。明确写作对象,斟酌写作用语。

1. 立意一:就小王或小王的父母写一封信。

1) 需注意书信的写作格式:抬头,结尾,落款。

2) 需根据书信的写作对象及写作人自身的身份,选择适宜的语气。如以同龄人的身份“一平”写信给小王,可将心比心地讲述自己时常面临与对方相同的困惑与窘境,觉宗族关系的打理许多时候流于形式、浮于表面,繁冗耗时。但作为一个后辈、晚辈,应恪守民族之古训,秉承传统之美德,对长辈的尊重与陪伴乃是他们最宽慰的幸福。

2. 立意二:向“百姓家事”栏目投稿。

“百姓家事”可能为报刊、网络、电台、电视节目,虽然有传播渠道与载体之异,但写作者的整体思路与语气大致相同。可采用当下流行的时评体,评述事件,表达观点。且考虑文章的阅读对象为社会公众,应注意思想倾向的正向引导、措辞的准确严谨、用语避免生涩艰深。

l 构思行文

以“立意二”(向栏目投稿)为例,时评写作应采取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的层进式结构展开文章。

l 例文示范

也谈“聚会恐惧症”

佳节良宵,本应是阖家团圆、絮叨家常、共享天伦之乐的时候,然而这一绵延久远的中华习俗,却在当下社会遭遇了尴尬。原本的一家老小,其乐融融,“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可有人就是不愿凑这个热闹。这不,你的金宵一刻,他的如坐针毡。而纵观当下社会,小王的借故缺席、刻意回避,并非独行之特例,乃是普遍之世相。

于是有人感慨,“传统”之不存也,久矣!长辈们唏嘘喟叹,晚辈们焦虑不安,走亲访友的传统礼节,当真成了当下社会的洪水猛兽,让青年们望而却步、弃如敝履?

非也,笔者以为,时代之现象,乃时代之产物。所有时代中人,皆应以平和之心,理性看待。

诚如黑格尔所言:“存在即合理”。此“理”非理性,而指缘由。如小王的青年一代不愿参与大家族的聚会,其行为表现定有心理动因。要知道,成长于家庭小型化之当下的95后、00后一代青少年们,对“各人自扫门前雪”的世道逻辑耳濡目染,早已习惯了与父母双亲朝夕相处的三人模式,习惯了与同龄学友时时陪伴的亲密关系,却十分不熟悉四世同堂式的大家族生活。因此,对于大家庭中的那些“繁文缛节”和长辈们的“高压式”关心,避之唯恐不及,也就不难理解了。

另外,礼之本质,乃是长者身体力行的对于晚辈之教化。而儒家伦理之道所提倡的中国社会里的传统宗族之礼,如三叩九拜,前揖后让,在当下时代看来,未免有些琐碎耗时、流于形式、浮于表面、大过本质的嫌疑。试想,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团圆季,长辈们都谈论些陈

词滥调的老话题与陈年旧事的老问题,不是学业成绩就是工作婚嫁,晚辈们还要毕恭毕敬地笑脸相迎,能不觉得索然无味么?

当然,凡事总是,过犹不及。节庆之礼,亦不例外。正如前苏联作家所言:“一个作家的责任,乃是拷问出人们光鲜外表下潜藏的灵魂罪恶,再拷问出灵魂罪恶后的洁白之心。”节日之“礼”的空洞肤浅、空有其表,正如人之罪恶灵魂;然而正反相成,利弊相济,节日之“礼”,亦在某种程度上延续了日益式微的传统文明与国学智慧。它通过定期的聚会之行为,将被时代浪潮冲击的淡漠之亲情凝聚,将被社会洪流裹挟的沦落之德育重拾,诚应成为薪火相继、代代相传的通过仪式。

如何疗救“聚会恐惧症”,将传统之仪式,注入时代之内容,赋予当下之诠释,使其不被历史的大浪淘沙雨打风吹去,而能在新的场域与语境中焕发出勃勃生机,诚需时代中人仔细思量。